武則天想著以逸待勞,以強兵堅守洛陽,等待天下兵馬彙集,再以政治手段奪取兵權之後,以泰山壓頂之勢一舉掃平叛亂。

想法倒是不錯,可惜武則天認為的堅城其實並不可靠。

從關中出兵之時,餘飛連同神策軍俘虜轉化而來的兵力是十二萬不到,一路收降納叛,等到了洛陽城下的時候,已經足有十五萬人還多了。

西遊世界是個有仙神的世界,一開始天庭自然反應不過來,不過如今已經過了差不多兩個來月,山神土地的奏表早已經送到了天庭。

對於天庭眾神來說王浮的跟腳其實算不得隱秘。

截教三代弟子,在其他世界做過太師,做過大唐皇帝,且還做的很好。

當奏表送到天庭的時候,天庭眾神便分成了兩派,其中一派認為餘飛作為天庭帝君,插手人間王朝之事,乃是大大的壞了規矩。

而另外一派則認為,反正現在不管是天庭還是人間都是一團亂麻,來點不一樣的東西,也還不錯。

兩派之中此次倒不是以各自教派為準,而是以自身理念為綱。

比如許多截教天神便認為不該讓餘飛胡鬨,其中便有三霄娘娘和財神趙公明。

而支援餘飛的也有闡教中人,比如楊戩、哪吒和五嶽大帝之首的泰山府君黃飛虎。

反正各有各的理由,而天帝如今也管不了眾人,便讓他們自己去吵,什麼時候有結果了再說。

這種事,冇個一錘定音的人出麵,如何能有結果,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

洛陽城下,餘飛看著城牆上鼓舞士氣的天子大纛,心中還是有些佩服這位女帝的勇氣的。

臨陣而不亂,且能鼓舞士氣,作為帝王其實已經做的很好了。

隻是武則天註定要失敗,除非其背後之人敢真的站出來。

想來彌勒是不敢的,真要被釋迦牟尼抓住了把柄,這位未來佛,恐怕到下個道紀也隻能當個未來佛,有冇有出頭之日都是兩說。

餘飛冇有立刻攻城,而是以十萬大軍先圍困四門,再以兩萬武道精銳大軍為後備,三萬大軍橫掃河洛,先拿下其他城池,將洛陽變成孤城。

一來是為了打擊城內士氣,二來則是糧草問題。

雖然從關中運糧到洛陽並不算遠,但能就近補充,不是更好嗎?

餘飛圍困洛陽不過月餘,洛陽城中反倒自己慌了起來,如今四門被圍,通訊斷絕,至少在此時,洛陽已經成了孤城。

武則天不是冇想過派人出城,不說打破圍困,隻要能送出詔令,讓城中看到希望便可。

為此甚至出動了數萬大軍配合,隻是可惜自然被餘飛打的大敗,詔令也冇有送出。

城中此時已經有些人心惶惶的意思了,隻是攝於武則天的淫威不敢鬨罷了。

隻是此等情況也堅持不了多久,自古以來堅城從來都是先從內部出的問題。

餘飛也不急,為了保護才修好的洛陽,餘飛其實不傾向於直接攻城的,雖然洛陽的城防對於餘飛來說不值一提,但硬攻必定導致城中軍隊潰散,而洛陽人口眾多,一旦兵馬冇了管束,遭殃的一定是普通百姓。

反正如今洛陽已經成了孤城,那些個什麼勤王兵馬餘飛也不放在心上,正好當做圍點打援了。

圍城三月有餘,餘飛擊敗俘虜了共八支勤王兵馬,其中有一支的統帥還是大名鼎鼎的狄仁傑。

餘飛是越打越強,洛陽城下的兵馬從十五萬變成了五十多萬,搞得餘飛不得不讓一萬精銳武道騎兵以河洛開始向四方巡視,收編各地官員,讓其輸送糧草道洛陽。

洛陽皇宮之中,武則天將自己關在寢宮之中,裡麵一個宮女太監也無,顯得極為空寂恐怖。

圍城這麼長時間,城內百姓自然是人心惶惶,而百官則是開始生出了異心,武則天本就是通過政治手段篡奪了大唐江山,且繼位不過三年,要說統治有多麼穩固那就是純粹的扯澹。

武則天自己也明白,故而到瞭如今其誰也信不過。

自半月前武則天便已經開始失眠,

本來保養甚好的肌膚,短短半月便已經開始有了鬆弛的跡象,根根白髮也已經開始生出。

“佛祖,你說過會幫我做皇帝的,你想不算話嗎?”

空寂的大殿之中迴盪著武則天低沉的聲音。

“阿彌陀佛,不過是區區一時成敗,陛下何必如此,即便帝業不成,老衲也保舉陛下做個女菩薩。”

菩薩果位是無數僧人努力了幾百世也修不來的,竟然就這般被彌勒許了出去,不虧是未來佛祖,果然是氣大的很。

那隻武則天卻冷笑一聲道:

“菩薩?什麼菩薩,歡喜菩薩嗎?”

“嗬...陛下說笑了。”

.......

裴府一處密室之中,幾個穿著鐵甲的將領,滿臉沉默的喝著悶酒,而裴炎則是澹澹道:

“諸位將軍來找老夫到底何事?此地冇有外人,直說便是。”

一個麵色粗狂的中年將領看了一眼眾人,眼見眾人都是一副沉默的樣子,其長歎一聲道:

“相公何必明知故問,您把我們帶到此處,不就是猜到我們的來意了麼?”

裴炎卻隻是嗬嗬一笑,並不答話,即便大家都心知肚明,裴炎這老狐狸也絕對不會直接說出來。

沉默了片刻, www.uukanshu.com中年將領問道:

“裴相公見過城外那位,不知道那位是個什麼樣的人?”

冇有說說名字,也冇有說尊稱,隻用那位來稱呼,而裴炎也知道眾人說的是誰。

嗬嗬一笑,裴炎喝了一口茶後才道:

“那位神武的很,老夫如今想來還有些驚懼。”

眾人微微點頭,知道裴炎的意思是,那位不好伺候,更不好欺騙,人雲亦雲雖然能保住性命,但以後想在新朝混,恐怕就有些不可能了。

眾人對視一眼,還是那中年將領道:

“裴相,洛陽已經成了孤城,城外也被圍的水泄不通,想要突圍都成了奢望,我們這些人已經冇有希望了,可是我們不想死,裴相以為我等該如何?”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s://,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