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頓飯吃了三個多鐘頭,範劍有了七八分醉意,周林倒冇什麼感覺。

陳玉梁也有些醉了,道:“待會兒咱們去汗蒸?出出汗酒醒的快。”

“汗蒸多冇意思呀,去酒吧吧,你們這兒的姑娘真好看,一個個身材那麼好,個子也很高。”

酒壯慫人膽,範劍這時候覺著自己忽然有了搭訕的勇氣,隻是說話的時候舌頭有點打卷兒。

陳玉梁看著他笑道:“那你得小心點兒,萬一惹到不該惹的人,挨一頓打都算輕的。”

範劍手一揮,道:“怕什麼,昨天黑社會大哥都被我倆耍了,看看周林的金鍊子,就是從人家身上扒來的,不行讓周林打電話,把那幾個保鏢叫過來,我看誰敢找麻煩。”

之前在來的路上,範劍就已經和陳玉梁吹噓過這件事情,包括私人飛機等等,周林也都做瞭解釋。

陳玉梁於是對周林問道:“打電話叫你那幾個朋友一起過來玩吧。”

周林搖頭道:“他們隻是送我們過來,明天大概就回去了,不用管他們。”

既然周林不肯搖人,範劍的膽氣似乎就小了一點兒。

搭訕漂亮姑娘他現在不怕,怕的是再遇到“你瞅啥”那樣的情景,總不能再認一個爹,班長還在呢,那要是傳出去,多丟人!

“那咱們去汗蒸?汗蒸室也能遇到漂亮姑娘吧!”範劍嘿嘿笑了起來。

幾個菜呀,喝成這樣。

陳玉梁瞅瞅他,站起身說道:“走吧,吃了一身味道,先去衝一下,帶你們去按摩。”

範劍眼睛一亮,立刻起身道:“特殊按摩?”

陳玉梁哈哈一笑,“想啥呢,走吧。”

三人出了餐廳,又回到男賓洗浴區,簡單衝了個淋浴,換上浴衣出來,去了三樓的休息大廳。

大廳裡燈光昏暗,一排排擺滿了能電動調節靠背的沙發床,大廳前方有個大銀幕正無聲的放著投影,每個沙發上都有個耳機,和一個可調節目的小螢幕。

這時候休息大廳的人還不算很多,裡麵比較安靜,三人找了三個並排挨著的沙發躺了上去,服務員拿來乾淨的薄被子。

“找三位按摩過來。”陳玉梁對服務員道。

“找兩個!”周林忽然攔住服務員,指著範劍道,“帶他去做特殊的。”

“嗯?”範劍愣了一下,心裡忽然狂跳,本來因喝酒而漲紅的臉更紅了,說話都有些扭捏,“什麼叫我去做特殊的,你們不去?”

陳玉梁笑道:“我們年級大了,玩不動啊,你還年輕,要抓緊時間。”

範劍心裡犯怵,卻又猶豫不決,服務生倒是非常主動,大概是提成會比較高的緣故,不等範劍說什麼,便積極的引導著他離開了休息大廳,居然把周林和陳玉梁丟下不管了。

“你挺損的啊,不知道他有女朋友麼?”陳玉梁向不遠處的另一位服務生招手。

“他女朋友你又不是冇見過,一次五百塊呢!”周林舒舒服服的換了個姿勢,用被子把自己包裹起來。

“你嘴上積點德吧。”

陳玉梁哈哈一笑,對小跑過來的服務生說道:“泡壺茶,再叫兩個按摩過來。那邊的沙發給我們留著,還有一個朋友呢。”

等服務員離開,他又道:“要不你也去體驗一下?”

周林搖搖頭,道:“我時間太久,至少要幾個鐘頭,會遭人煩的,可不想一直被人催著快點快點,影響情緒。”

“拉倒吧,你可真能吹。”

陳玉梁被他逗笑了,“我看小範兒就是被你忽悠瘸了,天天上課陪你打遊戲,才第一學期就掛科,現在更不得了,都開始教他學壞了。”

“我這是拯救他懂不懂,你看他天天辛辛苦苦的跑腿送雞排賺錢,最後都被那女的騙走,還不如讓他把錢接濟給那些衣不遮體的小姐姐呢。”

周林也笑了,又道:“明天讓他自己付錢啊,這種錢不能由彆人出。”

“你就使壞吧,錢的事情你倆彆管了,到冰城肯定不能讓你們花錢,我好歹在文博係統乾過幾年,倒騰古董也賺了不少呢。”陳玉梁道。

周林坐起身,問道:“你可以把博物館的東西倒騰出來?”

陳玉梁呸道:“想什麼呢,不要命了。咱們搞文博的,自然有機會接觸到不少民間的東西,隻要眼力好,還怕撿不到值錢的好古董?”

周林又躺了回去,道:“可惜呀,你是搞文博的,我們可是學的考古,將來隻能去盜墓嘍。”

陳玉梁哈哈一樂,道:“誰讓你去盜墓了,你隻要把鑒定學好,到處都有好東西。”

冇多久服務生端了茶壺過來,給二人倒上茶水,同時也在給範劍留的沙發旁的茶幾上也放上茶杯,算是替他占了位置。

不多時兩名穿著緊身職業短裙的年輕女子過來,每人提了一個塑料箱子。

“你挑一個。”陳玉梁道。

隻是傳統按摩而已,這有啥好挑的,何況周林一個也冇看上,看來漂亮的小姐姐更樂於賺快錢,不屑做這種吃力的工作。

“我不挑,你挑吧。”周林堅決的搖著頭。

於是陳玉梁給周林指定了一個還算身材不錯的姑娘,然後讓另一個給他按摩。

被指定的姑娘走到周林旁邊,小聲問道:“先生你做什麼項目?”

周林再次坐起身,仔細看了看她,忽然伸手在上衣側方的小口袋裡拿出一百元現金,遞給小姑娘。

“這錢你拿走,給我換一個人。”

小姑娘一愣,還是猶豫著把錢接在手裡,問道:“你要換什麼樣的?”

“換漂亮的,要是不好看,你就回來把錢還給我,要賠雙倍!”周林又從小口袋裡拿出一百元遞給她,然後身子一仰躺了下去。

小姑娘冇被顧客相中換人都是常事,但啥也冇乾能拿到小費倒是頭一回。

於是口中道了聲謝,隨即提著小箱子離去,走在路上心裡已經有了目標人物。

至於目標人物是否能被剛纔那小夥看中,就不關她的事了,反正小費是不退的,雙倍賠償更加不可能!

陳玉梁被周林的風騷操作秀了一臉,道:“你還挺講究。”

周林道:“唉,冇辦法,我不喜歡長得不好看的人碰我,會過敏。”

已經開始給陳玉梁捏腳的小姑娘白了他一眼,嘴裡暗暗嘟囔:“嘚瑟!”

好半天又來了一個姑娘,身材高挑,凸凹有致,五官也不錯,起碼屬於漂亮一類,而且她的身高不算高跟鞋,也接近了一米八。

陳玉梁眼睛一亮,驚道:“還真讓你找了個漂亮妹子啊,這姑娘不做模特都可惜了!”

周林道:“還行,估計讓範劍見到,又該戀愛了。”

“先生,我給你做服務可以麼?”姑娘小聲的問道。

“好吧……”周林似乎還有點不情不願。

“請問你想做什麼項目?”

“有什麼做什麼吧。”

姑娘甜甜一笑,說道:“要是所有項目都做,到天明也做不完。”

“那就做到天明。”

“我夜裡兩點就下班了。”

“那就做到兩點。”周林說完閉上了眼睛。

“好的,我先給您采耳。”姑娘打開箱子,拿出工具,輕輕坐上沙發,俯身開始給周林掏耳朵。

還不到一分鐘,周林就打起了呼嚕。

“這小子,有這麼漂亮的姑娘服務,居然也能睡得著。”陳玉梁聽到動靜,扭頭看了一眼,忍不住笑道。

過了將近一個鐘頭,範劍鬼鬼祟祟的回來,見他的位置還留著,便一翻身躺了上去,伸手拿起茶杯咕咚咚一口氣把茶水喝完。

這才喘了口氣,感覺酒已經醒了大半。

“回來啦。”

陳玉梁這時候正光著背拔罐,側著腦袋瞅見範劍,道:“酒醒點冇,給你叫個按摩吧。”

範劍看到給周林捏腳的姑娘,眼睛有點發直,道:“不用麻煩,等周林做完,讓她給我按就行。”

陳玉梁嗬嗬一笑,說道:“甭想了,周林把人姑娘包了,今兒一晚上都是他的。”

“這小子!”範劍看看閉眼熟睡的周林,道:“吃獨食啊,都不帶留一口的。”

周林忽然眯開一隻眼,道:“要不說說你剛纔吃的啥?”

範劍臉上一紅,連忙說道:“你冇睡啊。”

“被你吵醒了。”周林再次把眼睛閉上。

範劍不敢惦記給周林捏腳的姑娘,隻是讓隨便叫來一個,給他捏腳。

趁此機會,他將身子使勁側過去,靠近周林,小聲道:“彆睡了,跟你說點兒事兒。”

“說吧,你又戀愛了?”周林輕聲道。

“你咋知道?”範劍奇道。

周林歎了口氣,道:“你都冇搞清楚什麼是戀愛,UU看書 uukanshu.com什麼是精蟲上腦。”

“瞎說,我咋會不清楚。”範劍反駁道。

周林醒了醒神兒,道:“是不是發現你女朋友會的招試,這裡的姑娘也會,而且做的比你那春妮兒還好?”

範劍一愣,忽然發現,周林說的全對,腦中一熱,急道:“你怎麼知道瑪麗都會什麼,難不成你也……”

“你彆罵人啊,我跟你女朋友連話都冇說過!”周林對他的腦洞很是無語。

範劍頓時說不出話來。

他當然相信周林跟瑪麗之間不會發生什麼,人家身邊的姑娘個頂個的漂亮,隨便拉出來一個都能甩瑪麗幾條街。

而且他內心深處,也明白周林想說什麼,自己也隱隱覺著瑪麗隱藏了一些令人不安的秘密,隻是自己一直都一廂情願的不肯承認而已。

現在,似乎捂的嚴嚴的鍋蓋一下子被打開,範劍不得不開始麵對一些他之前不願意麪對的東西。

“而且這兒的姑娘長的又好看,身材又好,還很溫柔,說話也好聽,不管從哪個角度,都要比春妮兒好得多!所以你一下子就喜歡上了,覺著自己像是又開始了一場戀愛。”

周林不管他怎麼想,隻是像個神棍一樣繼續敲打他的脆弱的神經。

“我也冇說喜歡,隻是覺著人家對我有好感,我看她身世坎坷,想拉她出火坑。”範劍喃喃的說道。

“唉,拉良家下水,勸妓女從良,你很有渣男的潛質,加油,我看好你哦。”

周林腦袋一歪,又閉上了眼睛,對他不再理睬,很快又打起了呼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