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口區的戰鬥,波及好奧樂市的商業區與市中心。

藍紅的警燈閃爍,警鳴聲不停,特性發光的燈罩夜孤成排,在電力係統陷入癱瘓的黑夜,發光的孢子成為了為數不多的光源。

居住在好奧樂市的普通居民,臉上帶著驚恐,時不時朝向發出恐怖嘶吼與爆破的方向瞭望,嘴唇顫抖著翕動,在政府訓練家的指示性,移動至安全區域。

貓鼬少四肢伏地,身上毛髮根根倒立分明,齜牙咧嘴,時而直立起上半身,眼眸警戒周圍。

被冠以秀麗的一般係王子,尹利馬站在好奧樂市高樓的頂層,爆破餘波產生的罡風,吹拂粉色的劉海,眺望港口區的戰鬥。

比凋羽冠修長絢麗,腹部奶白色的羽毛覆蓋,上身健壯胸肌,銳利的目光直視前方,口中發出不安的鳴叫。

奈克洛茲瑪的粒子,大範圍影響通訊,卻並不能乾擾有著黑科技之稱的寶可夢圖鑒。

尹利馬放下手中的寶可夢圖鑒,眉頭緊皺,“島嶼之王...暫時也分不開身。”

請求支援的想法,怕是隻能放棄了。

島嶼之神卡璞·鳴鳴的身姿引動雷霆,在海邊炸響,尹利馬有些頭疼地揉了揉眉心。

這種級彆的戰鬥,他甚至連近距離觀戰的資格都冇有。

兩隻自己完全冇有印象的寶可夢身形交錯,引發海麵上的巨浪,吞冇船隻。

“現在隻能祈禱...儘量讓戰鬥的餘波,不要這麼快的波及市中心。”尹利馬握拳咬牙,為自己的實力敢到不甘。

好奧樂市作為美樂美樂島最大的城市,市中心的人口密集,一旦被捲入如此恐怖的戰鬥,傷亡數恐怕不會在少數!

尹利馬的耳麥,連接著寶可夢圖鑒,突然傳來聲音,讓他的神色稍稍緩和許多。

“這個區域的居民,終於疏散完畢了麼。”

右手按住耳機,尹利馬快速下達指揮,準備轉移至下一個目標地點。

他的實力,雖然不及島嶼之王哈拉,但也已經是美樂美樂島上,現實力最強的訓練家了。

同時也是負責諸島巡禮考覈的隊長訓練家。

島嶼之王不在的現在,指揮居民疏散的任務,自然是由他負責。

一躍翻身上比凋的後背,尹利馬微微一怔,下意識停下身體的動作,繼而抬頭直視港口區的方向,雙目不受控製地睜大,一時之間喪失了語言能力。

那...那個是什麼??

......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奈克洛茲瑪化作組件的四棱形尾巴,暴力插入露奈雅拉的背部。

尾部的信號燈瘋狂閃爍,餘下的棱甲鏘鏘嵌入露奈雅拉身體,驟然亮起彷若進化的光芒。

蘇緣童孔收縮,孟依然訝然側目。

光芒散去,顯露出奈克洛茲瑪將自身棱甲分解重組,強行支配了露奈雅拉的全新姿態!

胸部展開後倒覆於露奈雅拉第三隻眼上,宛若的漆黑麪罩,三棱柱狀腦核穿過麵具,插入露奈雅拉第三隻眼之中,裡麵交織的彩虹色物質亮起,化作冷戾眼眸。

原本屬於露奈雅拉的金色月弧與星雲色的蝠翼,受到奈克洛茲瑪粒子的影響,身軀藍白色的一片,泛著妖冶的冷光。

胸部的棱鏡裝甲向下,奈克洛茲瑪原本的兩隻巨型手臂連接胸甲,掌心朝上,如同機械風格的翼翅。

被紙禦劍與mega巨金怪撕裂開的棱鏡裝甲,折射月光,因為露奈雅拉的光芒,迅速修複至完好無損的狀態。

身形暴增至4.2米,奈克洛茲瑪隨意驅使著露奈雅拉的身體,眼眸中的戾氣隻增不減!

漆黑之獸展露的全新的姿態,驚詫所有人。

“竟然......”

孟依然神色複雜,嚥下一口唾沫,凝望天空的展翼的棱甲巨獸,良久吐出話語,“將另一隻傳說中的寶可夢給吞噬了??”

“奈克洛茲瑪......拂曉之翼形態!”蘇緣的臉色同樣有些不好看。

完全的始料未及。

他曾經在腦海中考慮過許多,也設想了多種情況,都是為了避免露奈雅拉,被奈克洛茲瑪強行奪取光芒。

但是唯獨這最後,奈克洛茲瑪以完完全全出乎意料的身體輕量化,使用分離、重組的方式強行支配露奈雅拉,冇有被他考慮進去。

“這是我的...指揮失誤。”

原本就應付的有些吃力,此時的奈克洛茲瑪再加上露奈雅拉的力量......

幾乎可以說是摧枯拉朽!

“誰也冇能預料到奈克洛茲瑪那詭異的招式。”

孟依然左手打在蘇緣肩膀,輕輕搖頭開口,“這並不是你的失誤。”

“倒不如說...你已經將露奈雅拉,指揮到了極致。”

進攻、輔助的切換時機,蘇緣的有些指揮在孟依然看來,也都顯得有些極限。

但也是因此,才能合力壓製住奈克洛茲瑪。

換做是他人,即便是由露奈雅拉自己來行動,也未必能做的比蘇緣更好。

露奈雅拉,它能懂個吉爾的露奈雅拉!?

吸收了露奈雅拉的光芒,天穹之上拂曉之翼姿態的奈克洛茲瑪,連續的暗影球逼退mega巨金怪與卡璞·鳴鳴。

孟依然表情恍忽,目光旋即冷凝,將蘇緣護在身後,聲音柔和,“接下來的,就交給我吧。”

天穹上方,奈克洛茲瑪森然低吼,精神利刃接連命中有些力竭的卡璞·鳴鳴與mega巨金怪,爆炸的光芒照亮廢墟港口。

相比之下,孟依然的聲音,微弱不可聞,語氣不容置喙,給人一種十足的安全感。

蒼穹之上的究極之洞緩緩閉合,吞噬了月亮的漆黑的凶獸狀若神明,雙眸不帶一絲情感俯視下方。

本該是露奈雅拉的專屬招式,拂曉之翼形態的奈克洛茲瑪施展的信手拈來。

甚至,在吞噬了露奈雅拉的光芒之後,奈克洛茲瑪本就拔尖的特攻能力,此時更是向上提升了一個層次。

後背的棱鏡噴射口彙聚黑光粒子,拂曉之翼形態的奈克洛茲瑪倏地射出漆黑的能量光柱,天穹為之顫抖,海麵噗嗤的掀起巨浪,港口的地麵裂開、破碎。

這是遠比露奈雅拉,招式範圍更廣,且更具破壞力的暗影之光!

力度大概有兩個蓋歐卡那麼高!

暗影之光從海麵橫掃大地,暗色的海麵如同被熔岩侵蝕,紅色的熔岩伴隨著漆黑物質擴散。

回球的波克基斯與沙奈朵自行出球,光牆前擋,下一秒頃刻破碎。

暗影之光連續穿透光牆,扭曲燒焦的氣體味道,黑色的光柱橫掃,廢墟上的碎石塊溶解成黢黑的晶體。

地麵猛然坍塌,mega巨金怪及時回防,孟依然站在mega巨金怪的背上,如乘風破浪,衣襬髮梢簌簌拂動。

腰間自行綻開的紅白精靈球。

僅是一段進化模樣姆克鳥,特性明明是威嚇,卻依舊像自己的訓練家展現捨身的姿態,爪子抓起蘇緣的手臂,避免被海洋吞冇。

姆克鳥的舉動,明顯出乎孟依然的預料。

mega巨金怪的動作停止,孟依然嘴角牽起難得一見的笑容,將髮絲挽至耳後,輕聲道:“姆克鳥,那麼...小緣的安全,就交給你負責了。”

繼而看向七夕青鳥。

“七夕青鳥,由你負責開路,將姆克鳥、小緣以及他的父母,帶到安全的地方!”

最後纔將視線對準蘇緣。

“以後返回魔都的時候,代我向霜兒道個歉......”

“我的家事,霜兒會處理好的。”

就像是交代完了最後的遺言,孟依然也不管蘇緣表現如何,背身直麵拂曉之翼模樣的光輝大神。

兒時的記憶。

奶奶口中的冠軍時刻也不儘都是美滿的結局。

懵懂無知時的發問。

那些個冠軍明明知道自己不敵,卻還是選擇在最後的最後,獨自迎戰傳說中的神明,最終隕落。

奶奶的回答,至今在耳,猶不能忘。

“因為...他們在決定成為冠軍的時候,就已經做好的覺悟。”

為了守護地區人民,犧牲自我的覺悟!

有些力竭的mega巨金怪,感受到背上訓練家赴死的決心,紅色的眼眸冷靜中染上一抹瘋狂,腦力過載運轉,強行催生氣力。

後備隱藏能源,隨時處在引爆的邊緣!

卡璞·鳴鳴陷入沉默,看向孟依然的眼眸之中,忽的帶上敬重。

儘管它自己,此刻又處在力竭的邊緣,卻還是飛身而出,選擇與孟依然與mega巨金怪共戰!

這個人類......

卡璞·鳴鳴忽的想起與蘇墨夫婦的初次見麵。

同樣是在這種絕地下,挺身而出!

他們本可以逃離。

孟依然的背影,與蘇墨父母二人的背影相重疊。

並非所有的人類都值得守護——

但是!

卡璞·鳴鳴心臟急速跳動,血液奔湧,電弧來回躍動,島嶼氣場環繞外甲。

但是——這個世界上......

卻還是有那麼一群人,閃耀著熠熠生輝的靈魂!

“光輝大神、奈克洛茲瑪——”

孟依然眼神銳利,磅礴的氣勢不輸任何一位冠軍,將美樂美樂島擋在身後,凝望天空上的神明。

“嘗試著...突破我吧!

突破......人類的覺悟!

你做好覺悟了嗎?

我早就準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