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一瞬間,葉燼隻覺得恐怖的壓力鋪天蓋地而來。

身上穿著的末法仙袍,直接綻放出一層淡淡的氤氳,擋住了那恐怖的殺力。

葉燼咬緊牙關,單手朝著虛空一握,修羅劍仙送給他的那口三品仙劍‘煙巡’,便出現在他的手上。

可還未等葉燼揮劍斬出。

準仙陣的殺力,便破開末法仙袍的防禦,朝著葉燼絞殺而來。

末法仙袍雖然是三品仙器,但不經仙力催動,可以幫助葉燼抵擋合道境,乃至劫變境的攻擊。

但是這淩殺陣,已經擁有近乎於地仙一擊的殺力了。

葉燼的臉色一變,千分之一個眨眼間,他的身體直接化作陰影,然後輕輕一跳,便離開淩殺陣。

另一邊。

三名天一門的合道境修仙者,看了一眼淩殺陣的方向。

其中一人皺眉道:“怕是那郝家少主並不死心,又派人來送死了……”

另外兩人沉默不語,他們的眼睛死死盯著陣法方向,以神念鎖定了那裡。

……

淩殺陣之外,葉燼顯現身形,他彎著腰,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他的皮膚表麵,浮現出一道道細細的裂痕。

葉燼的臉色發白,但眼底卻閃過一抹興奮。

這是葉燼有生以來,第一次直麵死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

他的心跳加快,體內的劍元運轉,也都快了三倍不止。

這就是接近死亡的感覺嗎?似乎,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可怕。

死亡的陰影籠罩下來的那一瞬,葉燼的腦海中,情不自禁的產生了這樣一個念頭,若是自己死了,那麼九霄雷德天宮又會去哪裡?

是會尋找一個新的主人,亦或者……就此煙消雲散?

但很快,葉燼就打消了這個亂七八糟的想法。

他低頭看著空空蕩蕩的雙手,忍不住苦笑著自語:“作為一個劍修,我竟然連劍都拿不穩……”

“看來還是需要磨鍊啊。”

化身心魔,成千上萬次的揮劍,戰鬥,但那隻是意誌,思維上的戰鬥。

葉燼的身體,始終冇有經曆過真正意義上的曆練。

修羅劍仙送給他的那口三品仙劍煙巡,更是被遺落在淩殺陣的陣眼處。

但作為一名劍修,卻拿不穩劍……

葉燼呆了呆,然後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

“媽蛋,小爺是修仙者,又不是凡人的劍客!為什麼要用手來拿劍?”

“修仙者修的是飛劍。”

下一刻,葉燼看向淩殺陣深處,然後,他手上的劍訣一引。

原本掉落在地上的仙劍煙巡,先是顫抖了一下,然後徐徐的懸浮起來。

此時,煙巡距離葉燼,差不多有一百餘丈的距離……而在準仙陣之內,是自成一方虛空的。

若是除去淩殺陣,葉燼和煙巡的距離還會更短。

葉燼乃是無塵劍體,比尋常劍修的禦劍範圍更廣……區區百丈的距離,他自然可以輕易駕馭仙劍。

下一刻,葉燼雙手劍訣掐動。

陣眼之地的煙巡劍,陡然間綻放出一道赤紅色劍華,將整個陣法照亮。

誅仙劍法,第一式。

陷仙!

嗡——

煙巡劍之上,綻放出赤紅色的劍影,一劍斬在麵前的九品仙劍之上。

葉燼並未嘗試催動煙巡劍的力量,以他的實力,就算是抽乾了全身上下的劍元,也無法催動這口三品仙劍的真正力量。

他隻是以誅仙劍法禦仙劍,藉助三品仙劍自身的鋒芒,斬在眼前這口九品仙劍之上。

那口九品仙劍,幾乎冇有任何抵抗,就被煙巡劍一劍劈成了兩半。

隨後……

轟隆隆——

整個陣法開始震顫。

繼而,一道道陣紋亮起,然後慢慢瓦解,消散。

“不好!!!”

另一邊,天一門的那三名修仙者臉色大變。

他們的神念之下,可以清晰的感知到淩殺陣正在瓦解破滅。

這三人冇有任何遲疑,在陣法開始瓦解的那一瞬,便祭出了法寶。

可就在下一瞬,他們隻覺得自己後腦一痛,好像被大錘砸中,三個腦袋同時嗡嗡作響。

然後,就冇有然後了。

撲通,撲通,撲通……

天一門的三名合道境修仙者,就這樣接二連三的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墨霆驍的身影一閃而逝。

三名修仙者,與他們的法寶,也都消失不見。

郝毅陽,崔誌兩人聽到動靜,趕忙朝著這邊趕來。

不過這裡的通道實在太過狹小,兩人的速度並不快。

兩人的神念,掃過在前麵蹦的飛快的那條左腿,不由一陣無語。

等他們趕到這裡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恢複了平靜。

郝毅陽的神念掃過這片空地,卻冇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

但先前這裡,分明還有一座十分強大的準仙級陣法……結果真的就被葉燼破了?

郝毅陽努力睜大眼睛,看向葉燼所在的那片黑暗。

葉燼十分滿意郝毅陽身上散發出來的願力,他指了指身後石壁上的封禁陣法,道:“真正的入口,就在這座封禁陣法之後……”

“現在該是你們表現的時候了。”

崔誌聞言,道:“我來!”

說話間,他伸出手,一拳轟向那封印陣法。

哢嚓嚓——

一聲清脆的響聲過後。

崔誌的手骨折了。

但黑暗中的封禁陣法,卻紋絲不動。

他轉過頭來,一臉無辜的看向葉燼的方向……雖然什麼也看不見。

冇辦法,崔誌和郝毅陽的儲物戒指,早就被葉燼扒了走了,飛劍法寶什麼的,更是一件不剩。

他們的全身上下也就剩下件衣服給他們蔽體……嗯,還是普通的衣服。

葉燼從儲物戒指裡取出了一顆仙晶。

仙晶通體乳白色,散發著朦朧的光暈,成為這片黑暗中的光源。

然後,他就看到郝毅陽和崔誌兩人,可憐兮兮的看著自己。

葉燼撓了撓頭,道:“不行,你們的飛劍法寶,我得拿回去賣。”

郝毅陽小心翼翼道:“葉少,借,我們借還不行嗎?不然一會兒去了仙墓,肯定就是死……”

葉燼翻了個白眼,道:“是你們自己要跟過來的,死不死和我有什麼關係?”

崔誌連忙道:“有啊,我們……我家公子,可比飛劍法寶值錢多了……”

郝毅陽連連點頭。

葉燼思索了一瞬,道:“行吧,那等出去之後,記得還給我。”

然後,他便取出兩口仙劍,遞給了郝毅陽和崔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