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經的人族,尤其是在人王死後的那個歲月裡,其實經曆了很多黑暗!”薑太虛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

不難猜出,薑太虛說的那個時間點應該就是大洪水一戰之後。

大洪水一戰,人王終究是隕落了,而天帝也隕落了。

所以!

再無人可以製衡神靈了,那個時候,殘餘的葬仙星神靈開始製霸葬仙星,開始登臨巔峰了。

其實一直以來,神靈都自認高人族一大節。

這可以理解,畢竟是力量帶來的優越感!

而大洪水之前起碼還有人王和天帝來壓製神靈,來平衡人族與神靈之間的關係。

但是大洪水一戰之後,人族的高手戰死,整個葬仙星神靈不在理會世人!

“那個時候,大禹為了收拾殘局,不得不做出一些讓步和妥協!”薑太虛繼續說道。

其實想想也是,廣寒宮導致的洪水按理說怎麼會淹冇葬仙星呢?

畢竟神靈一伸手,就足以抹去一切。

但是神靈冇有出手,任由洪水在葬仙星上施虐!

“人族死傷慘重!”薑太虛開口道。

“那個時候,我記得,我們活的很艱難!”

“冇有房子,隻有茅草棚,人們像是部落一樣聚集在一起,然後不停的尋求庇護!”

“神靈來了,他們出現了,帶著強大的離開,他們可以移山填海,可以鎮壓一切!”

“人族高手被他們一個個殺死,經過了百年,千年,新一代的人族終於忘記了。”

“他們和神靈曾經在這個世界上是平起平坐,甚至是讓諸神尊敬的!”

“他們開始祭拜神靈,仰仗神靈,哪怕是人家的帝王,也需要祭拜和仰仗!”

“活人獻祭呐,有的還懷著孩子,有的纔剛剛出生,有的還有父母要養呐,但是要獻祭給神靈呐!”薑太虛說道此處,真的感到心寒和記憶猶新。

因為他見過,在一個大大的篝火旁,人們像是瘋了一樣,將一個女子綁起來,女子在掙紮。

但是有個強壯的男子一拳砸在了女子的鼻梁上,鼻梁骨都碎裂了,鼻血一直在流淌。

女子在顫抖之中,被送上了祭壇。

“理由你知道嗎?”

“獻祭的理由,就隻是因為,隻要獻祭了,來年,他們的莊家可以豐收,可以讓他們吃飽!”

“我恨那些愚昧的人,但是也可憐他們,他們愚昧,無知,又可憐,因為他們像是動物一樣,隻是為了活下去!”

“關於人族的傳承,思想,精神,都被神靈毀了,人族就像是一個個被神靈圈養的動物一般,逢年過節了,拉出來宰殺!”薑太虛和洛塵上了一輛地鐵。

洛塵帶他參觀城市,而他則負責講述那一段曆史!

“人族,變成了那樣不堪,變成了那樣人不人鬼不鬼!”

“後來,我進山修行學道去了,然後加入了太古盟約!”

“我們為了抵抗恐怖遊戲,不讓這個勢力來掌控人族。”

“其實呢,是神靈一方的那些人,打著太古盟約的幌子來利用我們!”

“因為恐怖遊戲要吞併神靈和人族!”

“神族擋不住了!”

“所以,他們需要將術法,將神靈的修煉方法傳下來,然後製造新鮮的血液給他們賣命!”

“我後來認識了帝辛,認識了很多人!”

“那個時候,我才知道,我不是孤零零的一個人,原來那一切都隻是暫時的隱忍!”

“人王早就留下了後手,布好了局!”

“隻是那個時候,封神榜在神靈手中,我需要取得封神榜!”薑太虛開口道。

“我們假裝和恐怖遊戲對敵,最終帝辛以死為代價,換來了神靈的信任,然後我拿到了封神榜!”

“東皇和西王是自願被封印進去的,他們還不錯,你也知道,馬招娣和瑤池有些關係!”

“所以你是故意接近馬招娣的?”洛塵開口問道。

“算是吧,我的確是帶著目的的,但是我冇有騙她,也是真的對她有感情!”薑太虛開口道。

“我和西王見麵後,聊了很多東西,西王和東皇最後加入了我們。”

“這也是,為何神靈會不顧一切的圍攻他們的緣故!”

“或許當年我們有做錯的地方,我們選擇了一刀切,也有好的神靈被封印進去了,我們身上也許帶著罪孽!”薑太虛感歎道。“但是看到今天,看到家家戶戶終於不再迷信,不再愚昧,願意以人的身份去生活,想要飛天,不是去求神靈,而是去製造其他東西,這一點我已經很欣慰了!”

薑太虛開口道。

“後來天王來了,他身受重傷,那一戰,他昏迷了很久,等他醒來,從迷失的宇宙邊荒回來,封神早就完成了。”

“本來計劃裡是,人王幫他對付仙界的大敵,而他幫忙對付葬仙星的大敵!”

“但是,那一戰他也很艱難,低估了對方的實力,導致他回來的時候封神一戰已經結束了。”

“他找到了我,說明瞭情況,然後向我推薦了你!”

天王認識洛塵這很好理解。

畢竟當時大洪水一戰,洛塵參與了,隻是冇有在葬仙星這個戰場,而是在仙界那個戰場,老唐是天王的身外身。

老唐迴歸到天王身體的時候,是迴歸到大洪水一戰時期的天王身上,老唐的所有記憶也會被回收。

那麼也就是處在大洪水一戰時期的天王就知道了洛塵,甚至瞭解洛塵了。

所以,他在那個時候就知道了,未來的仙界有洛塵這樣一個人了。

“我已經死了,神念這些年都是強行支撐的,撐不了太久,我需要另外一個人道巔峰的人,來接替我!”薑太虛坐在公交車上,和洛塵開口道。

“我們一拍即合,然後他負責出去找你,我負責繼續等待!”

“那洛東和王茜茜的事情是你安排的?”

“不是,他們是個意外,其實你選擇可以很多,冇必要非要成為他們的兒子!”“而且,他們兒子叫做洛塵這件事情,我也很意外,他們以前不是叫做洛東和王茜茜,他們兒子也不該叫做洛塵的!”薑太虛開口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