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摺子很破舊了,像是被經常來回磨砂,所以顯得有些破舊,應該是貼身放在身上的!

摺子上隻有十五萬七千八百五塊三毛錢!

這是世俗的錢!

這些錢,是洛東和王茜茜賣糧食攢下的,一輩子的錢,除了吃喝,就隻剩下這麼一點了。

很艱難。

因為洛東和王茜茜從未用過彆的身份去掙哪怕是一分錢。

也就是,這就是洛東和王茜茜兩個普通人一生的積蓄!

而這錢,不夠!

洛塵拿著這摺子,不知道是何感受。

隻是這一刻,忘記了自己是誰的洛塵,死死的拽著這摺子。

“我知道不夠,但是希望你死前能夠明白,他們真的儘力了,真的儘力了!”

一句儘力,說明瞭一切。

因為!

洛塵不知道的是!

他這三年的和平,他這看似淒慘的遭遇,其實都是王茜茜和洛東三年浴血奮戰得來的!

泰山之巔!

王茜茜眼角閃著淚花!

“洛東,我堅持不住了!”王茜茜的雙手在顫抖。

她耗儘了她的所有力氣和力量了一般。

而已經一頭白髮的洛東此刻咬著牙,開口道。

“為了孩子,再堅持一下,快了,快要結束了!”洛東說完這句話,整個人不由自主的哇地一口鮮血噴出!

他也快堅持不住了!

“不該動情的,一旦動情了,你我就隻能沉淪了!”

“但是,這個兒子,老子寧願永墮沉淪,也要守護!”

三年前!

洛東一襲短褂,王茜茜一件長袍!

他們風姿絕代,洛東氣焰通天,有氣吞寰宇,壓塌四方的無敵姿態!

王茜茜母儀天下,威嚴撼動四方,有種萬物之母的霸道!

兩尊神靈!

但是他們麵前,大海深處,汪洋的地平線,天空之上!

那是密密麻麻的神靈大軍!

有高天原來的五柱神,有高天原的密密麻麻神靈大軍。

恒河畔,那裡五位強大的生靈俯瞰天地間,氣息通達萬古,不滅不死!

尼羅河畔,梵天,濕婆,吡濕奴,因陀羅,阿耆尼,伽羅樓……

神光環繞他們!

無儘的璀璨光華奪目閃耀。

而在他們後方,大大小小的神靈大軍同樣數之不儘!

他們翻越天地,像是把宇宙起源帶到了這裡!

高天垂落下無儘的華光,無儘的璀璨奪目神霞像是不要命一般的垂落下來了。

那是奧林匹斯的提爾,他率領大軍,牽著公羊來了!

而古羅馬的朱庇特親自來了,手持神矛,駕馭天地間最為可怕的戰車,率領了無儘的神軍!

荷努斯的天空之眼照耀四方,洞悉萬物,照亮真理,讓一切虛幻都被照耀的無法觀看了!

最為關鍵的是,華夏這邊,依然有幻化的神靈,有遮掩了真容的神靈,他們戴著古老的神靈麵具,手持兵刃,對準了那一對站在泰山之巔的兩口子!

天帝不在了!

人王不在了!

兩大王者頂級戰力不在了!

餘下的都隻是天尊級戰力!

雖然天尊級戰力有所不同,甚至還有準王!

例如王茜茜便是準王!

但是,始終是準王!

而這樣的準王有很多!

並且!

“你們二人要攔整個葬仙星的神靈?”

此刻迦樓羅開口道。

他相當於天尊!

因為葬仙星的神靈隻有神靈,冇有再細分境界了。

“你安敢與我們這樣說話?”

“大家如今都一樣,縱然你以前境界比我高,神格比我強大!”

“但是,你們如今能夠發揮的實力又有多少呢?”

“跟我持平而已!”迦樓羅開口道。

相當於天尊,相當於準王也好。

其實在封神榜內,大家都被鎮壓封印了,能夠動用的力量其實不多!

就像是普賢不懼怕楊戩一樣,迦樓羅如今也不懼怕王茜茜和洛東!

因為大家的力量,其實都被限製了,越是強大,限製越是更大,哪怕是準王,發揮的實力也就那樣了!

所以,滿天諸神,麵對這葬仙星的漫天諸神,洛東和王茜茜,已經註定了冇有了任何勝算了!

“天帝不在了,人王不在了,我華夏神明也有內訌!”

“然,今天是我王茜茜和洛東的私事!”

“無需仰仗任何神!”

“誰也不許去找他!”

“誰也,不許!”

“打擾他!”

轟隆!

滿天神焰飛舞,天地間像是要翻覆了一般!

這一戰!

就是三年!

三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但是對於戰鬥之中的人而言,其實很長了!

三年了!

鏖戰了三年!

兩年前,受到圍攻加偷襲,王茜茜差點堅持不住了!

“不行,那孩子為我做過飯,我第一次嚐到了做母親的滋味,我要繼續活著!”

“放棄吧,去輪迴吧,不然你元神破碎,神格碎裂了,到時候就真的永墮輪迴,再無甦醒之日了!”洛東在浴血奮戰之中勸道。

“不行,我走了,你就堅持不住了!”

“我捨不得他,我放心不下他!”王茜茜咬了咬牙,拔出了胸口上燃燒著烈焰的一杆長矛!

一年前!

洛東重傷,筋疲力儘,幾乎要碎裂了。

“洛東,你放棄吧,彆戰了,我來擋著!”

“哈哈哈,我也不想放棄,這小子,我答應了,要給他三年的和平生活!”

“我說到做到!”洛東冇有過多的解釋,依然選擇了損傷神格來療傷,來拚命!

“我夫妻二人傲立天地間!”

“身後是家,身後是孩子!”

“誰敢越過此界?”洛東狂笑!

鮮血在橫流,第三年!

楊戩著急忙慌的跑到了那大海邊!

“師叔,有辦法嗎?”

“救救她們!”

“還在打?”

“他們還在堅持!”

“我已經死了,幫不了的,而且我的力量已經和封神榜融合,他們不衝擊封神榜,我動不了手!”

“你養傷吧。”一道柔和的光輝禁錮住了楊戩。

因為楊戩肉身碎裂了,隻剩下一道元神了。

此刻他被禁錮了!

三年!

外界的世界是戰火橫生,紛爭無儘!

洛塵在那個飯館渡過的每一個平靜的夜,都是洛東和王王茜茜用鮮血和無儘戰爭換取來的!有一種守護,叫做默默的守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