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顯然,這個問題太值得深思了。

天帝都隕落了,這問題可就複雜了。

但是洛塵忽然眼前一亮,似乎是想到了答案了。

“這門後麵是什麼?”

“應該還需要去探尋一番。”洛塵回答道。

“那洛先生,我們的交易可否?”朝鳳凰直接了當。

“無我山和四方海,你那邊派人去剿滅了。”洛塵開口道。

“洛先生為何動他們?”

“炸魚!”洛塵開口道。

“我以為你不知道他們呢。”朝鳳凰眼神之中也帶著一股讚賞。

因為顯然,洛塵的懷疑的。

“你這個倒是好打算,我去殺了他們,然後將魚炸出來,到時候即便出了問題,也和你冇有關係。”朝鳳凰看向了遠處。

“讓那不成器的東西先出去恢複傷勢吧,我可以親自為你去無我山和四方海,蕩平他們!”朝鳳凰答應了。

“但是相應的,我需要洛先生你給我一個身份。”

“或者借你一個身份一用。”朝鳳凰開口道。

“你要什麼身份?”

“保證我在葬神星安全的身份。”

“朋友?”

“那不夠,保證不了,女朋友,或者未婚妻,你看怎麼樣?”朝鳳凰開口道。

因為隻是朋友的話,朝鳳凰擔心去了就走不了了。

但是如果是女朋友或者未婚妻的話,那麼去了,起碼等於是多了一道免死金牌。

“那你大概知道了,那邊有些不得了的存在,你怎麼就確定,我的麵子好使?”洛塵笑著開口道。

“洛先生,那是你老家,你既然能夠走出來,就說明,他們肯定會給這個麵子,不然你根本就無法走出葬神星!”

的確,葬神星那邊,也就是地球很神秘,裡麵肯定有一些不得了的存在。

而這些存在,如果一開始就要動洛塵的話,按理說早就把洛塵殺了。

不動洛塵的話,就說明其中有一些厲害關係。

也就是,問洛塵要一個身份,這就是一道免死金牌!

尤其是未婚妻或者所謂的女朋友。

這些都是世俗的說法,而朝鳳凰早就打探了,自然是知道的。

“女朋友吧。”

“身份借給你。”洛塵倒是不在意這些。

畢竟這隻是一個交易而已。

“那好,我先以洛先生女朋友身份去一趟那邊。”

“先去看看洛先生的父母如何?”

這讓洛塵倒是眉頭一皺,因為有人在那裡,這一去,還真有點誤會了怎麼辦?

其他人洛塵可以不在意,但是那個人,洛塵還是在意的。

“做戲做全套,要是我從你洛家大門走出來,然後在葬神星上逛一圈,肯定是冇問題的。”朝鳳凰開口道。

這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因為朝鳳凰她也怕。

她又不是那些蠢貨神子,狂妄自大或者無知。

去那種地方,她不得好好的想想辦法,不然去了,十有**就回不來了。

尤其是她這個不屬於這個紀元的人。

“唉,你倒是聰明,去了那裡,提洛先生名諱好使!”洪彪歎息道。

“去吧。”洛塵點點頭,這畢竟是交易。

主要是阿離,也就是張仙聖確實在人家手中,不能說撕破臉皮。

得知進退。

“能否給我一個信物?”朝鳳凰開口道。

“給!”洛塵將手中的手錶取了下來,丟給了朝鳳凰。

“那就多謝洛先生了,我先去你家裡一趟,然後回來之後,我親自去蕩平無我山和四方海!”

“然後我再根據機會和情況詳細的探查葬神星。”

“有些地方彆亂來,你提我也不見得好使,除非我親自去。”

“明白!”朝鳳凰開口道。

“洪彪,你帶她去一趟吧。”洛塵開口道。

洪彪心頭一樂,這是一份好差事啊。

這要是去了,還能夠回家度個假呢。

上次回去的太急,冇來得及去逛一下。

這一次就不一樣了。

“那爺,我們下去了啊。”洪彪揮揮手。

有洪彪帶路,肯定是很快的。

而盤龍灣這邊,其實時間也就過去了十幾天。

畢竟開始的五千年也就十天,然後時間仙界同步之後,算下來也就十幾天,快接近半個月了。

而沈月蘭在後院裡教夢南包餃子。

她是越看這個女娃越喜歡。

畢竟懂事不說,完全有股那種能夠撐得起家庭,甚至一個家族女主人的那種氣質和潛力。

“咱們女人啊,其實彆看大老爺們都是在外麵拚搏,其實還是離不開我們的支援!”

“咱們要是最好了啊,他們在外麵才能夠放心拚搏!”沈月蘭不停的偷偷給夢南灌輸一些思想。

而門口院子裡那些跪在那裡的九大聖地聖子還跪著。

但是沈月蘭已經習慣了,管他們的呢,兒媳婦最重要不是?

而且最近藍貝兒有點忙,也不常來。

但是像是離魅姿等倒是經常來。

這讓沈月蘭十分的頭疼,好在冇有出現那種什麼正牌女友出現的事情了。

不然她這可要怎麼解決?

而這個時候,洛父忽然來了,表情很不自然。

“老伴兒,你要不出來一下?”

“怎麼了?”沈月蘭一扭頭。

“有點事情找你。”

“有事你就說唄,這裡又冇有外人。”沈月蘭冇好氣的開口道。

什麼事情還要揹著夢南說?

這不是見外了嗎?

把人當外人?

她都決定好了,這夢南就是盤龍灣的女主人了!

這還不明白?

所以她內心一邊暗自責怪洛父不懂事,一邊嗬斥道。

“確定要在這裡說?”洛父問道。

“我說了,天大的事情,你也在這裡給我說!”沈月蘭包著餃子,直接吼了起來。

“小塵女朋來了!”洛父實在冇招了。

這話讓沈月蘭像是當頭棒喝一樣。

氣氛瞬間尷尬到了極致。

“阿姨,你要不還是出去處理一下。”夢南包著餃子,頭也冇抬。

“夢南,你彆多想,喜歡我們家洛塵的人很多,經常有人說是他女朋友,肯定是假的!”沈月蘭解釋道。

“人家好像是帶著信物來的。”夢南開口道。

“是帶著小塵手錶來的,你給買的那塊!”洛父這個時候也不合時宜的開口說道。“哎呀,這要命了啊!”沈月蘭簡直要無語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