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瀾公主番外(七)

我正在奇怪,荷塘中心忽然鑽出一個小腦袋,另一個小嬰兒詭異的鑽出水麵,對著那荷塘邊的小嬰兒笑道:“寒衣這下麵有肥嫩的蓮藕,瞧姐姐摘來給你吃”

我幾乎立刻嚇暈過去

這兩個嬰兒看上去一般大小,隻有三五個月,那個自稱姐姐的竟然會伶牙俐齒的說話,還會戲水嬉鬨,還要去池底摘蓮藕給那叫做寒衣的小嬰兒

懵懂中,我竟然像中了邪一般,再次背起沈柯,幾近爬行般的爬到了那池邊,想叫他們一聲,卻呆呆是說不出話來。小^說^無廣告的~q .26dd.閱讀網)

那個被叫做寒衣的小嬰兒覺察出我們的到來,滿臉疑惑的回頭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躺在地上氣息全無的沈柯。

我以為他那姐姐會說話,他也該會說兩句吧,便滿心期待的等著他跟我打招呼,活著因為我們渾身的鮮血而顯出一點害怕的神色來,誰知,他卻隻是向看見兩個螞蚱一樣——不對,看見螞蚱,他的眼睛會亮一下吧,他冇有,隻像看見兩片尋常的草葉一樣,麵部表情的轉過頭去。

小傢夥,這纔多大,就和墨銘一樣,得了麵癱的毛病?

可是,我卻不敢說話,隻是傻傻的等在那兒,似乎我隻要說上一句話,就會褻瀆了他們一般。

也不知過了多久,池裡那個小女嬰終於再次浮出水麵,一眼瞧見了我,略略詫異了一下,便手腳利落的遊到寒衣身邊,把一節白嫩肥胖的藕節交到寒衣手裡,才趴在池邊笑吟吟的問我:“你是誰?怎麼渾身都是鮮血?那邊那個好看的哥哥又是誰?”

我本來身心疲憊,困頓交加,可不知為何,此刻聽了她珠落玉盤般的清脆之聲,整個人竟然輕鬆了許多,連方纔這一路跑來的戾氣都消減了不少。

“我叫暖陽,躺著的這個是我的朋友,被人殺了……***,你叫什麼?你可能幫他?”

那小女嬰眼珠一轉,忽然歡快的笑了起來:“我告訴你我叫舞空,你是不是也得告訴我,他是不是你的情郎?如果是,我便願意替姐姐救他,如果不是,又何必在意他的生死?”

我臉色大囧,竟不知如何作答。

那叫做寒衣的小男嬰斜眼瞥了瞥我,狀似無意的自言自語道:“這裡叫做洗仙池。”

舞空笑著推他:“你要說什麼?要讓他們在這洗仙池裡洗澡不成?咱們偷偷回來遊一遭也就罷了,師父故意裝作不知道,不但不跟咱們計較,還故意撤了守衛,你讓他們來洗,難不成讓師父罵你?”

寒衣冷著臉把頭轉向一邊:“在你心裡,師父向來比人命更重要。”

“呸”舞空笑吟吟的給了寒衣一巴掌,寒衣卻不敢躲,隻是縮著脖子受了,“你這樣的人,居然在意起了人命?也不知是誰殺了噬天的。”

寒衣大概無話反駁,隻是悶著頭不說話。

“好吧,”舞空伸手捅了寒衣的腦門一下,把手裡那白嫩的藕節遞給我,說道,“你將這藕節搗爛了,敷在那位好看哥哥的傷口上,該是還有剩餘,你等他醒了,要他嚼著吃了,便可安然無恙——除了腦子會慢些,但也好過死了,是不是?”

“真的?”我伸手探了探沈柯的脈搏,早已冰冷沉寂,這小嬰兒居然用一節藕就能讓他氣死回生?

當然,我雖然這樣問,心裡卻不自覺的相信了——若是普通的孩子,誰會這麼小便侃侃而談?還能自由自在的在這荷塘裡遊泳?

“信不信由你。”舞空並不解釋,隻是笑嗬嗬的迴應了一句,又道,“這洗仙池可不是你呆的地方,你還是帶著你的情郎快快離開吧,那藕節來之不易,你可不能不信我的話,隨意扔了。”說完,也不等我迴應,便小手一揮,使得我翻滾著飛了出去。

“啊”我驚叫著起身,才察覺自己出了一身冷汗,方纔,也隻是南柯一夢。

我漸漸清醒了些,便環視四周,發現自己原來身處一處破廟之內,我坐在廟裡的乾草堆上,身邊躺著仍舊不知死活的沈柯。

奇怪的是,我們衣服上的血跡都已消失不見,我的左手邊,也確實躺著一節白嫩肥厚的藕節。

我呆了一呆,這纔像真正睡醒一般跳了起來,從那乾草堆底下扒出一隻碗來(這裡怎麼有碗),用鋒利的石塊割了半塊藕節下來,在那碗裡搗爛了,又同幾年前一樣解開沈柯的衣衫,將那糊狀藕泥塗抹在他的傷口上。

令人稱奇的是,那傷仍舊和當年在同一個位置,也就是他的左胸處,也一樣又深又可怖,隻怕動手的人都恨透了他,想要一刀致命。

過了半日,沈柯竟然真的醒了,呆呆的坐起來喊餓,我又驚又喜,連忙把剩下的那點藕節給他生著吃了。

——*——*——

沈柯果然好了,卻也果然癡傻,我隻得繼續帶著他,又賣了我們身上值錢的玉墜首飾之類的東西,暫時維持生計。

好在他身上的東西就算不價值連城,隻要隨便賣出一件兒,也夠我們吃上一年的了,可惜我怕在這兒賣了東西,會有有心人跟蹤至此,於是每賣一次,我都帶著沈柯離開那裡,一路向北前行。

一年多的時間裡,我們竟然到了京都附近的一個小小村落,正巧那裡有個清幽的小院子要賣,我索性把它買下來,和沈柯隱姓埋名的暫時住在那裡。

沈柯雖然癡傻,隻要跟他說,他都能好好的聽話,生活又能自理,所以,我並冇有費什麼心思,倒是他,一直傻兮兮的叫著我暖陽,又最真切最體貼的疼**我,讓我的心情漸漸平複下來,甚至覺得,也許這樣過一輩子,也不錯。

終於有一日,我帶著沈柯去村子北門趕集,忽然發現一對男女正在偷看我們。

正是墨銘和那位冒牌公主。

我從小習武,習慣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又怎會注意不到他們?索性和沈柯做出一副相親相**的樣子,用自己的方式告訴他們,請滾遠些,我過得很好。

沈柯見我對他好,越發的高興,嘴也越發的甜了,連吃西瓜的時候都不忘跟我說:“暖陽,我要把世上最好的東西給你一個是我,一個是西瓜”

我竟忽然從心裡**上了這種生活。

我笑吟吟的牽著沈柯的手離開,也再不單單是為了給墨銘看,他此刻在我心裡,已經像一陣清風一樣毫無重量,反而是眼前這個癡傻的人,成了我生活的全部。

沈柯,這樣的日子我很喜歡,咱們就一直過下去吧。

我在心裡偷偷說道。

————*——表錢滴字——*————

PS1:最後一章有點神化了,各位彆介意,我想在最短的時間內讓海瀾公主過上好日子。

關於舞空和寒衣,是墨蘭池的完本仙俠文《丹色撩人》中的男女主,有興趣的筒子不妨去看看它的第一章,看看有興趣看下去冇。我一會兒把它放在本書的直通車裡。

PS2:海瀾公主的番外發完了,明天也是週一了,接下來的番外可以發免費章節了。

新書正在修改中,小醉會好好努力,爭取讓它早一天跟大家見麵。下週這本書的更新會有些不力,筒子們不要把我下架,很快新書就出來了,在書架裡放著,等新書一出來,書架上方馬上就會有提示的。

多謝多謝╭(╯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