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塵拿著錢走出了平商銀號,到了一家飯館前,飯館很是豪華,裡麪人很多,夥計們也忙的不可開交。蕭塵拍了拍剛剛從銀號取出來的兩千新幣,昂首闊步走了進去。

"您來了,客官,您吃點什麼?"小二急忙的小跑過來支應著蕭塵。

"咳…你這有什麼特色啊,都給小爺上來,哈哈哈,小爺今天吃個痛快"

旁邊的小二一看,這算是來了一位大主顧,今晚的提成肯定又多了不少。他喜笑顏開,已經把蕭塵當成了一顆巨大的搖錢樹。

"得嘞!您稍等!這就來!裡麵的,給這位小爺上一壺好茶"

"去吧!"

蕭塵覺得無論在哪個世界,有錢人,永遠是活的最自在的,也容易引起彆人的注意和尊重。

旁邊的幾個女子也看到了這一顆巨大的搖錢樹。互相招呼一下,走了過來。

"呦~這是哪位小爺呀,自己一個人吃飯多無聊啊,來姐妹們,咱們陪這位小爺喝幾杯"

姑娘們,紛紛圍著蕭塵坐下,一個個的輪番敬酒給蕭塵,有的人還給蕭塵按摩著肩膀,蕭塵作為一個母胎SOLO二十年的單身老宅男,哪見過這個場麵。頓時臉就紅了。身體裡也有一股暖流向下行進。這絕對不是"殤"的流動。

看得出,蕭塵今天也真是儘興,喝了不少酒,也吃了不少東西。

"哈哈哈,明天我還來啊…你們吃著,喝著"

"小二!小二!算賬!"蕭塵晃晃悠悠的走向櫃檯。

"這位爺,今晚您消費八千,您是出現金啊,還是留幣卡呀"

一聽這話,蕭塵一下子酒都醒了不少,自己一塊玉賣了一萬,一頓飯花去了八千,蕭塵頓時覺得自己真的是嘴饞。啪啪給了自己兩個大嘴巴。

"那個…他們也吃了能AA不…"

"啥A?客官您是不是喝多了"

"呃呃…算了"蕭塵從襪子裡取出了八千幣卡,遞給了掌櫃。掌櫃的甩手拿了過來,回手遞給了一個小二。小聲說道。

"你去看看,這裡有冇有錢"

"這位客官,您稍等,我們覈實過後,您再離開"

"覈實什麼覈實,我剛取來的"

"對了,我在這消費這麼多,你不給我送個房間讓我好好休息休息麼?還有彆讓她們去了"

"好的,這就贈送您一間上好的客房"

蕭塵拿了鑰匙就向樓上走去,心中想著事,盤算著之後的日子要怎麼過。一時間有點失神。

"你走不走,不走就閃開,姑奶奶喝多了,要上樓休息"

蕭塵轉頭看到了背後出現女子,此女子,柳葉彎眉,櫻桃小口,臉若珍珠,身形窈窕。隻見她頭束玉簪,身披青衫,腰繫玉帶,下著一襲白裙,腳踩玲瓏長靴。真是比花花無色,蕭塵心想:真是賽過西施,比過貂蟬,好一個仙女下凡間。

"看什麼看,還不滾開"

姑娘醉醺醺的,搖搖晃晃,身旁的侍女連忙攙扶。

"小姐,小姐,您慢著點,千萬彆摔著您"

蕭塵看著一群人攙扶著把那個姑娘上了樓,自己啪啪又給了自己兩個巴掌,心想:蕭塵你癩蛤蟆想吃什麼天鵝肉呢?你現在連一頓飯都吃不起了,還尋思人家大小姐?

蕭塵上樓進入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好一會,他便覺得口乾舌燥,他就出去找水喝,剛出門,他猛然間回過頭,他的右眼又出現了那種感覺。

這個方向好像是當鋪的方向。

蕭塵又感受到了無儘的火焰,烤的他喘不上氣,蕭塵開始大口大口的喝水,他想把體內的這股灼熱感清除出去。

"你是超能者吧"淡淡的聲音,從女孩的櫻桃小口中緩緩飄出。

蕭塵猛的一驚,想起來賴毛對自己說過的話,不禁冷汗直流,連忙否定。

"不是,不是,我就是喝多了,不舒服"

女孩滿臉懷疑的看著蕭塵,她覺得麵前的這個男子在和她說謊,女孩和蕭塵素不相識,並冇有揭穿蕭塵謊話。

突然女孩感受了一股力量從城主府,飄向前方。她可以感覺到火焰的力量更加強大,另一股力量她感覺熟悉。女孩滿臉驚愕。心裡想:難道是我爸爸?另一個比我爸爸還要厲害的是誰?

此時的蕭塵彆提有多難受了,一股不行,又來一股,兩股超能氣息,把蕭塵折磨的快要死過去,根據賴毛所說,這兩個人似乎都是異能了吧,這種感覺不如老宅的那次的人,但是兩個人在這邊緣城內彷彿就很難有敵手。

"轟!"

一聲巨響,在寧靜的午夜炸裂開來!

女孩心中滿滿的擔憂,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父親在和彆人戰鬥。

"壞了,有人過來了,我們走"蕭塵感受到三股小小的能量團,從北城飛快地向這邊移動,他連忙抓起了身邊的女孩,出了飯店,向城南跑去。

"你放開我!你乾嘛拽著我"女孩用力的將蕭塵的手甩開。

"我告訴你,有超能者來了,而且不是一個,現在我們都到這了,你想和我逃命,就一起,你不想和我逃命,你就自己走"

"我憑什麼相信你啊,你不是說你不是超能者麼?你怎麼知道這些事呢"女孩看著蕭塵的臉說。

"這…我不管你了,你愛走不走!"蕭塵聳了聳肩。

"等一下,你叫什麼名字"

"蕭塵,你呢?"蕭塵回過頭。

"斷小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