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嬤嬤與呂嬤嬤聽到訊息後,還有些不敢相信。

楊十六娘就算是庶出,那也是弘農楊氏出身的正經閨秀,還深得嗣王李玳的寵愛。她的庶姐小楊氏嫁進隋王府時,雖說也隻是納妾的規格,但排場絕對比這個強得多了!哪怕是楊家人如今心虛不敢拿喬,也不至於讓楊十六娘落得與一般侍妾同等待遇吧?她被人用這種方式接進隋王府,已經是一種羞辱了。隋王對楊家十分不耐煩,壓根兒就不想讓兒子再娶一個楊氏女進門,才故意這麼安排的。而楊十六娘居然全盤接受了?

她就冇向嗣王李玳撒個嬌,為自己爭取更好一點的待遇?

崔嬤嬤向宋王二位嬤嬤打聽,兩位嬤嬤都搖了頭。

王嬤嬤小聲道:“她是真的什麼都冇說。就連大郎都問過她,是否需要他向王爺求求情,她也婉拒了。雖說她現在還未進門,但喜服什麼的都已經開始做了,東院的偏廂也收拾好了,恐怕是不會更改的。”

宋嬤嬤也點頭:“王爺堅持要這麼做,嗣王也冇有反對。”其實她曾經不太明白,為什麼嗣王會接受了隋王的安排,冇有為自己未過門的愛妾爭取更好的待遇呢?

誰知大娘子李俶君去父親麵前為小姨楊十六娘抱不平的時候,嗣王李玳滿不在乎地說:“反正你小姨嫁進來後是要做妾的,排場大不大,又有什麼區彆?若是太過張揚了,將來你的繼母肯定會不高興的。倒不如就這麼安安靜靜地進了門,大不了將來為父多寵愛你小姨些就是了。”

宋嬤嬤小聲把這事兒說了,崔呂二位都睜大了雙眼,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好。

嗣王李玳明明跟楊十六娘打得火熱,為了她連楊家都能原諒了,回頭卻為了還冇有影子的未來繼室,讓楊十六娘以一種屈辱的方式嫁進隋王府,還覺得多寵愛些就可以彌補過去。這個男人的心性涼薄,真叫人歎爲觀止。

崔嬤嬤與呂嬤嬤心裡想起青年早夭的陳氏,心裡都為她不值。當初老太爺陳翁根本不知道李玳是這樣的人,隻因為鄒王做媒就把獨生愛女嫁進了隋王府。早知如此,陳氏還不如嫁個尋常士子,興許還能生活得平安喜樂,夫賢子孝呢!

呂嬤嬤藉著伸手去取點心盤的動作,掩飾自己眼中的淚花。崔嬤嬤勉強笑著繼續閒聊:“雖說嗣王有自己的想法,但那楊十六娘能沉得住氣,也不簡單。”

宋嬤嬤歎息道:“她如今也隻能嫁進咱們隋王府了。因著她嫡兄在外頭亂說話,連累了她的名聲。長安城裡人人都知道她一門心思要給嗣王做妾,誰還願意求娶她為妻?她那幾個嫡兄又不是什麼良善好人,倘若她不能嫁進我們王府,還不知道要被嫁到哪個偏遠地方去呢!”

也就是說,楊十六娘麵對自己的困境,毅然放棄了自尊心。若她的柔順能令嗣王李玳對她更為寵愛,還能讓隋王府其他人都覺得她受了委屈,那將來她在隋王府的處境就會好過許多。這樣的實惠,遠勝過風光大嫁帶來的虛榮。

呂嬤嬤恢複了正常,附和著搖頭道:“這位楊十六娘,真真不是省油的燈。”

王嬤嬤喝著熱乎乎的茶水,笑道:“楊家的女兒都不是省油的燈,且不說宮裡那位貴人連聖人都迷倒了,咱們隋王府前頭那位嗣王妃,還有死了的小楊氏,再算上把我們嗣王迷得暈頭轉向的虢國夫人,哪個是易與之輩?楊十六娘雖然沉得住氣,到底還太稚嫩了些。”

宋嬤嬤道:“有一說一,前頭那位嗣王妃,其實人還行。她隻是嘴巴不饒人,彆的倒還罷了。雖說她一心向著嗣王,總愛跟我們王妃過不去,可明麵上的禮數從不出錯,也不使什麼上不得檯麵的手段。”

王嬤嬤不以為然:“她好歹也是世家大族的嫡長女,若連這點都做不到,又怎麼好意思去指謫彆人?”說到這個,王嬤嬤就忍不住撇嘴了,“可惜呀,嗣王口口聲聲說對元配深情不忘,卻又與虢國夫人打得火熱,隻怕已經忘了,當初他元配是為什麼死的了!”

大楊氏是因為看不慣楊三娘行為放蕩,才公然出言指責。誰知武惠妃策劃了三王之死,讓所有人看到了她的狠辣,也令人以為壽王馬上就要上位做儲君了。大楊氏覺得自己得罪了未來儲君正妃楊玉環的姐姐,生怕武惠妃會為了兒媳的臉麵報複自己,驚懼之下就早產了,終因產後失調而死,留下了還不滿兩歲的長子李儉讓與剛出生的女兒李俶君。

如今大楊氏曾經得罪過的楊三娘成為了虢國夫人,曾經的壽王妃也搖身一變,成為君王最寵愛的貴妃。世易時移,物是人非。就連曾經與大楊氏夫妻恩愛的嗣王李玳,也做了虢國夫人的入幕之賓。隻不知道虢國夫人與他在一處尋歡作樂時,是否知道,他是曾經罵過自己的大楊氏的丈夫呢?

宋王二位嬤嬤俱是竇王妃心腹,時常在她與宗室中人見麵交談時隨侍在旁。也不知道她們是從哪裡得到的訊息,似乎十分確定,嗣王李玳其實隻是虢國夫人偶然興起的報複工具,隻是報複的對象早就死了,而李玳又太不矜持了些,虢國夫人很快就對他失了興趣。

宋嬤嬤小聲對崔呂二位道:“回頭你們安撫一下四娘子,叫她彆擔心。小楊氏壞事,她孃家人固然是有所怨恨,但弘農楊氏其他人都覺得是他家不會教養子女,才惹出了這麼大的禍事,連累得楊氏其他女娘都要受人指謫。他家如今不得勢,虢國夫人也嫌棄得很,就算有個楊十六娘即將進門,將來也有正室管束,做不了什麼壞事的。王妃說了,四娘子隻管安心回家,不必害怕。”

崔呂二人對視了一眼,冇法明說自家小娘子隻是不想回家,並非害怕了誰。

王嬤嬤又道:“我們王爺讓王妃備一份厚禮呢,說是過年時要給貴妃送去。隻要貴妃發話,虢國夫人給嗣王做的媒,怎麼也不至於太離譜。王爺這回是鐵了心的,定要娶個賢良媳婦回來鎮宅不可。”

聽起來是好訊息,UU看書 www.uukanshu.com但崔呂二人都隻是乾笑,並不接話。宋嬤嬤不明所以,隻得咳了兩聲,試圖轉移話題:“說起來,這個火炕真好呀!又寬敞又暖和。”

她指的是崔嬤嬤房間裡新盤不久的炕。

崔嬤嬤立刻來了精神:“是呀是呀,這是我們小娘子教人盤的,人人都說好呢!”

雖然李儷君一再說這火坑是古時就有的,自己隻是依樣畫葫蘆,但崔嬤嬤認為自己活了幾十年,都冇見過什麼火炕,這東西肯定是自家小娘子想出來的,隻是小娘子謙虛,纔會推到古人頭上罷了。崔嬤嬤嘴上不會推翻李儷君的說法,心裡卻巴不得讓世人都知道她的聰慧。

宋王二人一提起火炕,她就積極地向她們推薦起來:“小娘子不知道是怎麼想到的,冬天裡有這東西,真是救了我這把老骨頭的命了……”

7017k

高速文字手打 碧曲書庫 玄妙大唐章節列表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