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風繁體小説 >  新江湖令 >   第61回:

沁兒大怒,“年叔!你……”

年昌俊道,“宮主肯定會在碼頭等我們,你應該好好想想,到時怎麼辦吧……”說完,年昌俊回船艙,準備收拾東西,等船靠岸好迅速離開。

幾人收拾待閉,早已站在船頭遠遠眺望,船隻也正慢慢靠近島嶼碼頭。遠遠的也能看到碼頭佇立二人。隨著船舶的靠近、也慢慢稍微看清楚了兩人。隱約看到,岸邊兩人好像是一男一女。

言煞此時悄悄側頭到曾玄君身邊,小聲說道,“小夥子,老夫挺喜歡你的。”

“嗯?”曾玄君詫異道,他不想言煞能說出這話。

言煞立刻補充道,“所以你要小心,彆死。”

說完,言煞馬上扛起沁兒,一個縱身跳入海麵,腳尖輕輕一點,言煞帶著沁兒又一個縱身,翻了一跟頭落在岸上兩人身後。

年昌俊也趁冇注意,抓起潘石智以同樣方式登岸。隻是他的內力比言煞稍遜,落在了那一男一女麵前。

曾玄君還不知這啥情況,還沉侵在言煞剛纔說的話中,還被明白其中意思。碼頭那男人見言煞和年昌俊已登岸,二話不說,直接腳踏碼頭木板,縱身一躍。他腳踏之處,木板頓時碎裂,他卻直接飛起數丈,徑直落在船上曾玄君麵前。

曾玄君更是一驚,此人內力如此強大,除了自己幾位師兄,少林俱空大師,好似整個江湖無人有此內力。來人卻不說話,直接出手對付曾玄君而來。

曾玄君年輕力壯,眼疾手快,反應迅速,立刻躲閃並出招抵擋來人攻勢。此人招式和內力極其霸道,雖冇有直攻要害,但卻每招每式及其凶狠。隻三五個回合,船頭一處已被此人強勁內力的破壞力損壞過半。如此下去,再不過十招,船頭必損,船隻必沉。

沁兒也是被這一景象驚呆了,片刻反應過來,已是這三五回合後。她趕緊上前兩步,大聲喊道,“爹!您彆打了!”

船上之人聽到沁兒呼喚,出招更是凶狠了,曾玄君見狀隻得全神貫注一一躲避和抵擋,也不出招還擊。

沁兒見了,趕緊勸到碼頭那名女子,“姑姑……您趕緊勸勸爹爹吧。”

那女子緩緩道,“宮主要做的事,我們下屬隻得服從。你這次可惹你爹了,他很是不爽。”

沁兒見姑姑如此回覆,也知道她所說不假。這竹虛宮宮主其實平時也是和中原保持距離,基本井水不犯河水。不過一旦和他寶貝女兒扯上一點關係,他那暴脾氣自然是不可控製。

不過麵對這樣的老爹,也隻有沁兒才能收拾住這個竹虛宮的宮主。

沁兒趕緊大喊道,“朱文,曾大哥是我的朋友,你不許傷害他!你要是再出手,我就死在你麵前!”說著,她用手掐住自己的脖子,以死相逼。

宮主朱文冇辦法,才收手,最後一掌大開之勢擊向曾玄君,曾玄君立刻條件反射,用上丹元道玄神功第三重,以掌對掌。頓時船頭木板全部龜裂。

朱文也借這一掌之力反推自己,跳回到岸邊,快速奔向自己愛女。

曾玄君見船已不穩,也是助跑兩步,一個跟頭高高躍起,平穩落在岸邊。霎那間,身後木船船頭自己炸裂開。除了朱文,所有人目光齊齊看向木船,頓時船舶下沉,水麵上留下大大小小的木板漂浮著。

這時纔看清楚,朱文是一位四十八歲的中年男人,身高一般,但樣貌不凡,濃眉大眼,輕微有些發福。嘴角上還有一搓鬍子,打扮也是頗有氣度。一身白衣,身後也拴著黃色披風。此人若是年輕,絕對是一位風度翩翩的美男子,不,即使是這個年齡的朱文,也有一番風味。

曾玄君被這突如其來的突襲驚出一聲冷汗,他聽到岸邊沁兒喊他爹,自然明白他就是竹虛宮宮主。即使再不濟,曾玄君也聽過四大門派竹虛宮朱文的大名。

於是曾玄君拱手作揖道,“感謝朱宮主手下留情。”

朱文早已通過言煞和年昌俊的書信對曾玄君有了初步瞭解,大怒道,“看在你護我女兒周全的份上,先饒你一命。”

一旁的沁兒聽到,趕緊撒嬌道,“爹……”

朱文一下心軟,轉身對著自己寶貝女兒柔聲道,“好好好,咱不說他了。你可讓爹擔心死了,本來還說要懲罰你。不過你回來就好,回來就好。走,家裡早備好了你愛吃的。”說著,半拉半推拽著朱沁兒往島中央建築走去。

沁兒還想和曾玄君說幾句,可被朱文這一係列動作和說話,竟是擠不出半個字。

不過朱文雖然怒吼,心裡卻十分理智,清楚得很。曾玄君這小子年紀輕輕,武當丹元道玄神功已到三重。雖初入三重,已經實屬罕見,隻拚內力,江湖上能勝他之人已不足十人。能學至此,江湖除了關於江湖令和這小子扯上了關係,但幾乎就冇聽到過他的名號。看來又是張三豐那老道不知什麼時候,暗中又收了一名入室弟子哦。張三豐擇徒也是苛刻,由此看出這小子人品和資質也是不俗,不然也不會入那老道士法眼,至少也有人先篩選過這小子了。

隨著朱氏父女半拉半拽走在最前麵,

這邊年昌俊也對著潘石智道,“潘公子,你是客人,宮主此刻愛女心切,勿怪。”

潘石智本就江湖人,更何況還是丐幫,受過高等禮節,也被嫌棄過為乞丐,所以也不在意這些小節。回道,“年先生客氣了。”

年昌俊攤手向島內建築物處,“潘公子請。”

潘石智也同樣姿勢,“年先生請。”

這邊言煞也來到曾玄君身邊,笑道,“不錯嘛。”

曾玄君回道,“什麼不錯?”

“能接下好幾招宮主的招式,看來你和老年交手後,短短數個時辰,在少林那群和尚那又學了會什麼、精進了自己修為啊。”

曾玄君這纔回想到當時少林俱空大師和自己詮釋的奇經八脈的事,UU看書 www.uukanshu.com立刻轉移話題道,“言老先生,這朱宮主脾氣不是很好?”

言煞也明白曾玄君用意,故而回道,“走吧……先進去吧。”

說閉,二人走在最後,也徑自朝島內建築走去。

到了建築才發現,這裡雖不大,但及其精緻奢華。此處就像一座大寺廟一般的建築,竹虛宮作為一個門派來說,人數真不多。弟子不過二三十名,內務衛生餐食都有門內弟子自行分配,島上也終值了許多瓜果蔬菜,養殖了一些牲畜。基本自給自足足矣。

今日纔到竹虛宮,大家也累了,到了竹虛宮朱文也冇做其他特彆安排。曾玄君和潘石智也被分配了住房休息。朱文則纏著朱沁兒給他講這一路所見所聞,可沁兒滿嘴都是曾大哥曾大哥的,聽得朱文很是不悅。

…………

第二日一早,朱文便召集三堂堂主、沁兒、潘石智來到大廳有事相告。當然,曾玄君也是跟著來了。

當主事人朱文踏進廳內看到曾玄君時,指著曾玄君道,“他怎麼在這?”

沁兒跳起來道,“我叫來的,曾大哥不可以在這裡?”

朱文也怒道,“胡鬨!這事與潘大俠有莫大的關係,一個外人怎麼能聽這些?”

潘石智此時也不好意思起身道,“朱宮主,曾兄弟與我情同手足,他在場無妨,出什麼事我來擔當。”

朱文冷冷道,“你擔當?嗬嗬,你可擔當不起哦。這事和你們丐幫有莫大的淵源,興許丐幫在江湖一蹶不振的地位恐會因為此事而終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