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虎回到岷山王府後,拜見各位叔父,送任倩倩母子回到後宮,代理朝政,聽取文武百官上奏,治理國策。特彆是與其他諸國的外交問題,如今的岷山王國已經是一方大國,崎立餘諸國之間。

晚上,於虎拜見岷山王道:父王,我如今到了半步元神境不得存進,所以孩兒想出去遊曆一番,朝政我已做好安排,以我岷山王府軍力、國力、修士,足以鎮壓一方。於錦州道:我兒放心,這些我早已知曉,你儘可做你該做之事。我定會好好教導謙兒。

於錦州道:虎兒,我有件事一直冇有告訴你。

於虎道:何事?

於錦州道:虎兒,其實你並不是我的孩兒,你是我當初在鬼泣崖下所撿來的,我後麵也打聽過,你因該是被猛虎寨從哪裡綁來的,後麵掉落山崖,他們以為你早已死,當時你也就隻有半口氣……。

於虎道:父王,你說的我都知道,我突破陰神境,修複一部分魂魄,記憶早已恢複。隻是父王對我有救命養育之恩,我不忍心說破,我乃是楓葉城高家貨站高偉的長子,真名叫高潘。

於錦州聞言虎淚朦朧道:我還擔心虎兒知道後……,哎,為父想多了,你如今知道父母所在可有去看望?到時候接回王宮供養如何?倩兒母子也因該供養你的親身父母。

於虎道:不用,我和倩兒已經去看望過了。

於錦州道:虎兒做事,我知道,你會安排好的。

於虎道:我此次出去,不知道何時才能回來,所以說,我先安排了,我高家還有兩個弟弟頗有文才,以後輔佐謙兒,還望父親與嶽父嶽母叔父們用心修煉。早成正果。

一個月後,於謙滿週歲,被冊封王太孫,高家兄弟已經進入岷山國太學學習,以期望以後輔佐侄兒。

安排好所以俗事,於虎開始遊曆之旅,從岷山山脈一路往烏斯藏國而去。

於虎一路向西,離開岷山國,途徑諸多山川河流,湖泊城市。

兩界山,西域與大唐交界處,離開兩界山就西域諸國了。

於虎來到大唐西域交界的邊城,來到一家茶樓,於虎坐在靠窗邊的茶幾上,看著外麵馬路上,人來人往,諸多西域商賈在路上行走。

茶樓是一個訊息雲集之地,此刻一眾茶客正在討論著,城中王員外家小妾如何如何漂亮,從哪裡來種種。

於虎從字裡行間得之,王員外是本地一大惡霸,強搶民女,而這小妾是員外在西山村收租從路上搶來的,長得非常漂亮,自從搶回家後,王員外多日不曾離開房門,每日和這小妾廝混。

如今的王員外已經日漸消瘦,眾人皆言媽小妾可能來路不明,而王家皆是心驚,私下裡到處尋找法師降魔。

於虎一聽就知道這小妾可能就是一個妖怪,但是道行不高。

於虎從茶樓出來後找到一個客棧,換上法師袍,背後揹著寶劍,腰間掛著寶塔,鈴鐺,右手手持拂塵,左手舉一黑番。邊走邊道:

世人都曉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冇了。

……

癡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孫誰見了?

邊走邊唱,街邊有閒漢者道:嘿那法師,你可會降妖伏魔?

於虎道:小道略有小成。可是你家有何事?

那閒漢道:呸,大吉大利!你往街頭去,見一王府,裡麵王家大娘子可能有所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