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開局十萬西涼鐵騎第177章 突破邊境

北安大軍跋涉三日後,來到秦州邊境。

趙雲一眼望去,群山環繞,道路狹隘,從這裡開始再進去,並排最多隻能走四五人。

這意味著,十萬大軍將不得不拉出一個長長的軌跡,首尾之間可能會長達十幾公裡之遠。如此的“長蛇陣”,一旦遭受到敵人伏擊,是很有可能會自亂陣腳的。

趙雲不會盲目進軍,他先把數百名江湖高手調出,讓他們先走一步,去山上做偵查。確定冇有埋伏後纔會讓大軍行進。

如果發現有什麼不對勁,這些江湖高手也不用與敵人作戰,隻要退回來即可。

得到這命令,江湖高手們不敢不從,他們加入軍隊之初蘇元就說得明白,一切行動都要聽軍令。如果不聽,直接軍法處置。

開始時還有人抱著僥倖心理,心想大不了到時候逃跑就好。結果在見到趙雲之後,這份僥倖心理便徹底崩壞,因為他們冇有任何人有信心能在趙雲的視線內逃走。

這名大將軍的武功境界遠在他們之上,讓他們不敢有半點違抗其命令的想法。

一時間,江湖高手們散了出去,各自利用輕功進入山林之間,查探有無埋伏。

就這樣,在查探清楚後,冇有埋伏,大軍便繼續前進。同時江湖高手繼續往前查探,這樣一直行進了十幾裡後,忽然一道驚呼聲響徹山林。

一名探查的江湖高手看到一群人趴伏在一處山坳之間,手中拿著弓箭,明顯是伏兵。他發現這些伏兵,這些伏兵也發現了他,其中有白素門的高手,當即出手將他擊殺。

這名江湖高手寡不敵眾,來不及撤走,但臨死前發出一道慘叫,足夠讓北安軍其他人知道發生了什麼。

趙雲令全軍停步,李元霸則主動出擊,他雖然冇有武功,但身體素質堪稱怪物,縱身一躍便跳起三四米高,幾個縱跳間就來到有伏兵的山坳處。

“都都都給我死死死!”

李元霸揮動雙錘出擊,埋伏在此的上千伏兵一併動手,搭弓放箭,戴著麵具的白素門門人也欺身而上,可這些在李元霸麵前,都像是紙湖般不堪一擊。

他大錘揮動如狂風,頃刻間砸死七八名白素門人,將他們的腦袋連同麵具一併砸得粉碎。至於那些弓箭,大多被他的錘子擋下,就是有射在他身上的,也破不了堅固的鎧甲。

“逃啊!”

李元霸這凶悍表現登時嚇破了伏兵們的膽,他們本身戰鬥**就不高,這會兒更是紛紛從小路往山下跑。

隻是他們似乎忘記了,山下便是趙雲帶領的大軍,趙雲見大量秦州兵從山間小道跑下,直接讓一千火銃兵動手。

“砰砰砰砰砰砰!”

一排火銃齊射,聲音震天,黑煙從銃管瀰漫出來,換來的是秦州兵潮水般的倒地。

剩下的都被嚇傻了,趴在地上投降。

北安軍內,一些真人士兵和江湖高手,也都十分震驚。他們從來冇見過火銃兵,不知道這玩意兒這麼厲害,隔著幾十米一下就將人打倒,比弓箭要快得多。

一些江湖高手感觸更深,他們瞧著那些冒煙的火銃槍管,暗暗心驚。心想要是蘇元拿這些玩意兒對付他們門派,那他們弟子再多又有什麼用?

一時間,對於漠州門派全部投靠北安軍一事,先前無法理解的他們,現在也慢慢的理解了。

趙雲對投降的秦州兵審問一番,得知秦州兵同白素門聯合起來,在山間道路上佈置了諸多處伏兵。有些唯一的道路還被他們破壞,如用大石頭堵住路、將橋毀掉之類。

這會給北安軍的行進造成諸多麻煩,但麻煩隻是麻煩,或許會拖延些時間,卻不會改變最終的結局。趙雲對此很有信心,很快便讓大軍繼續前進。

一路前行,秦州和白素門的埋伏基本起不到用處,他們根本瞞不過數百江湖人的眼睛。有這些人先行打探,任何埋伏都會暴露。

一旦暴露,就會麵臨清除。李元霸獨自一人就能完成這項工作,哪怕是先天境界的白素高手,也接不住他那一對擂鼓甕金錘。

一直到夜裡,大軍行進了將近二十公裡,在這山林間尚且能走這麼快,已經十分不容易。

夜晚走山路太危險,趙雲便讓大軍就地休息一晚。他安排了數量非常多的警戒力量,防止敵人想要趁晚上偷襲作亂。

待夜深後,幾道身影偷偷從遠處窺視北安大軍。

“他們竟然走得這麼快……”白素門左護法,此刻盯著大軍營火,眼中滿是憎恨。

他冇想到佈置了那麼多埋伏,結果一個奏效的都冇有。這北安軍實在太小心謹慎了,任何機會都冇給。

“左護法大人,不如我們趁著夜色,去他們軍中放一把火?”旁邊的門人提議。

“不行。周圍一定有許多暗哨,我們隻要一靠近,就會被髮現。”

“左護法大人武功高強,又怕什麼暗哨。”另外一門人道。

白左微微點頭,他對於自己的武功還是有自信的。而且這群山之中非常適合施展輕功,他也不擔心自己會被大軍包圍,無處可走。

若是不能再拖延北安軍,再讓他們這麼行進一天,就要到達秦州的城池。那樣一來可就麻煩了。

白左思索片刻,決定冒險看看。

他帶上火油,帶著幾名門人弟子悄悄摸過去,想要放火引燃北安軍附近的山林,將軍隊燒死嗆死,或者哪怕隻是逼退都好。

隻是白左冇想到的是,他實在是高估了自己的武功,也低估了北安軍中的高手之強大。

他們一行人甫一靠近,軍中閉目養神的趙雲陡然睜開雙眼,兩道精芒自眼中一閃而過。他宗師境界,感知範圍極廣,已然注意到了白左等人。

“全軍戒備!”他下令後飛身而起,瞬間鎖定了白左等人的位置,自己親自帶隊,讓江湖高手們同他一併過去。

白左剛帶著門人弟子靠近些許,便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壓迫感。抬眼一看,隻見數道身影正朝自己身邊趕來。

“不好!快走!”

他低呼一聲,下一刻一道銀光乍現,朝著他飛速襲來,白左大為驚駭,連忙閃身躲避,同時拉過一名門人朝那銀光扔去。

噗嗤一聲,銀光貫穿了那門人身體,白左看得清楚,那是一把銀槍。

一時間,他大腦嗡嗡一聲,暗道糟糕。

這一槍的威力絕不是他能抵擋的,敵人恐怕已是宗師高手,不是他能匹敵的。

“走!”

他爆發出全部內力要逃命,但先天和宗師畢竟是有著鴻溝般的差距。更彆提趙雲等人還有牧師給施展的加速,速度是尋常兩倍。

電光火石間,趙雲便已追上幾人,他二話不說,施展真元收回銀槍,戳死數人。

白左眼見逃生無望,怒喝一聲:“該死的北安軍!我和你們同歸於儘!”

他將火油桶摔碎在地上,火油蔓延而出,流到了雜草之上。他隨後拿出打火石想要點燃,引發山林大火,但下一秒,他拿著打火石的右手便消失了。

“先天巔峰,你應該是白素門一號人數吧?”趙雲一槍斬去白左右手,隨後槍尖抵在後者喉嚨前,冷冷問道。

白左感受著右腕處傳來的疼痛,心中恨極:“不錯!你爺爺正是白素門左護法!”

趙雲槍尖往前一送,貫穿白左喉嚨後收回。後者瞪大眼睛,滿臉難以置信地倒下。

白左死不瞑目,他冇想到趙雲就這麼殺了他。好歹他是左護法,知道很多情報,難道不該勸降、審訊他嗎?UU看書 uukanshu.com

趙雲並冇有那個心思,他不喜歡留出變數,且也冇有什麼情報需要詢問。大軍出發前蘇元已經交代過他,對敵人隻要攻擊就好,不需要知道太多。

不過,瞧著地上碎裂的火油桶,趙雲也感到一陣心驚。倘若敵人真要用這種極端的法子,在山林間倒入大量火油,然後一把火點燃……那勢必會阻攔北安軍的進軍。

隻是如此一來,秦州各城肯定也不好受,甚至有崩潰風險。畢竟這片地方不適合種地,把山都燒了,還上哪裡去采集花果、上哪裡去狩獵野獸。

趙雲本著做最壞打算的想法,去推演假如敵人放火燒山,一定是會在發現冇有任何辦法阻撓北安軍後。

如果是這樣,那北安軍要做的,就是在敵人做出這個判斷前,就兵臨城下,讓他們失去放火的機會。這便意味著以當前的行軍速度是絕對不行的,必須要強行軍,晝夜不停地趕路。

趙雲想通後,立刻就下達命令連夜行軍。但他冇有讓真人士兵一起,真人士兵連夜走山路,體力士氣都會崩潰,到時反而會影響到召喚士兵。

他隻帶召喚士兵行軍,真人士兵則在此休息一晚,第二日再去追趕前軍。現在當務之急,是在敵人發現埋伏無效、白素門左護法死亡之前趕到城下,為此也顧不得分兵了。

當下,趙雲帶領約五萬召喚士兵連夜急行軍,到次日中午,便穿過大山,來到秦州邊城前。+ 加入書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