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寧的心砰砰直跳!

她從未想過這個問題,但此刻想來,除了心慌意亂,居然還有那麼一絲絲的……刺激?

是啊!

範氏是大楚第一望族,如今的範氏長兄範明,用範氏商行幾乎掌控了整個大楚的經濟。

範家老三範純,將國都彭城的十萬衛戍軍全部牢牢掌控。隻要他一聲令下,十萬衛戍軍就算皇宮也敢攻打!

就連範家這一代唯一的女子,有仙子之稱的範月華。

她在大楚國內仰慕者眾多,不論範月華最終決定下嫁哪一家豪族,對方一定都會成為範家的忠實追隨者。

範氏如此強大,如果皇家與之聯姻,難道不也能讓項氏的皇權永固嗎?

“他莫非是為了朕,纔想出這樣兩全其美的辦法?不用廝殺,不用互相傷害,隻要兩家聯姻。今後朕為女帝,他仍然是文武百官中的第一人。”

項寧想著想著,心裡居然還有點美?

她媚眼如絲的偷瞄範離一眼,此刻才以欣賞男人的目光去看他。

原來,範離竟是如此的俊朗。

滿朝文武之中,再無人似他這般,簡直是謫仙降世般的人兒。

“那……”項寧紅著臉,聲音減弱道:“晉公覺得好,朕便也覺得挺好。”

範離聽得鬆了一口氣。

今天她表現不錯嘛,居然這麼聽話。

既然如此,以後除非係統任務,自己就彆再欺負她了。

範離笑著,朗聲道:“陛下英明,那就請陛下在【三帝會盟】期間,主動向漢帝劉協求親。”

“劉協?求親?”

項寧愣了幾秒,腦子裡漸漸浮現出劉協的模樣。

那是漢使進獻的畫像,項寧隻看一眼就冇興趣了。

畫像中的漢帝劉協,舉止斯文麵相柔和,頗有名儒風采。

但是,項寧並不喜歡此類男子。

她嚮往太祖霸王,認為普天下真正的男子漢,都應該是像太祖項羽那樣,渾身上下散發著陽剛氣息的真漢子!

“範離什麼意思?他不和朕聯姻,卻要朕與漢帝劉協……”

“劉協都多大年紀了?朕分明記得,劉協生有三個女兒,似乎都與朕一般大了!”

“範離混蛋!既然知道朕是女子,居然還讓朕向劉協求親?即便天子的婚姻身不由己,但哪裡有女子向男人求親的?”

項甯越想越委屈,幾乎都要被氣哭了。

幸虧她還記得,自己此刻女扮男裝,更是在朝會上麵對文武百官。

眼淚肅然冇有落下來,但項寧一雙眸子如尖刀般,真恨不得立刻把範離捅死!

“這娘們什麼毛病?”範離也納悶。

但他還是繼續說道:“請陛下求娶大漢長樂公主,公主與陛下年齡相仿,更有大漢第一才女之稱。在梵音淨土,劉曼也是芳名遠撥。”

範離說完,禦階下百官都忍不住拍手叫好。

“晉公高妙!陛下與長樂公主,實在當世之絕配!”

“公主此刻就在大楚,臣久聞其容貌絕美、才智過人,修行天賦更是世之罕見!”

“陛下若娶了長樂公主,不僅能拉攏大漢,更使我大楚與梵音淨土親近許多!”

百官議論紛紛,無不誇讚範離的妙策。

坐在龍椅上的項寧,心中憋悶的情緒卻是無處發泄。

她有一種拳頭砸在棉花上的感覺。

怎麼?

範離還成了能臣、良臣、賢臣?

他出的餿主意,朕還必須接受?

項寧無奈的接受了眼前的事實:範離冇有看穿自己女扮男裝,並且在楚漢聯姻這件事上,他應該是對的。

連拒絕的理由都冇有,項寧卻更鬱悶了。

“陛下,你的意思是?”範離好奇問道。

自己已經建議了,百官也都支援,這傢夥還發什麼呆?

哦,莫非她在顧慮自己的性彆?

這卻是範離不方便明說的,一則他估計以長樂公主的聰慧或陰險,肯定能輕鬆搞定項寧。

二則,除非必要情況,否則範離也懶得揭穿女生的小秘密。

“聯姻大事,朕還要與母後商議!”

“至於呂城那邊,朕明日就出發!”

說完,項寧拂袖而去,臉上寫滿了不高興。

回到後宮,項寧直接撲入太後的懷裡。

“母後,朕該如何是好?”

她帶著哭腔,把朝會上的事情說了一遍。

太後聞言也是皺眉,但沉默良久後,終於說道:“範離是對的。”

項寧大驚:“母後!朕如何能與長樂公主成親?”

太後卻道:“這種事情其實也不難辦,自古以來,多少後宮秘聞。尋常百姓不知道,哀家卻多少聽說過一些。”

“那該怎麼辦?”項寧問道。

“皇兒,你有正事,先將【三帝會盟】應付過去。至於長樂公主那邊,哀家會在你前往呂城時,單獨與公主談一談。”

項寧聽得有些迷糊。

“母後,那皇兒到底要不要娶公主?”

從心裡說,項寧天天都希望能恢複本來麵貌。

當皇帝,她也想當個女帝。

若是能再立個男皇後,項寧大概會很開心。

項寧想到此處,腦海裡居然冒出範離的身影。

她很想威風凜凜的對範離說:祖宗有訓,後宮不得乾政!

但要她娶公主,卻是一萬個不情願!

太後卻道:“隻要公主識大體,你就必須娶她!至於你與公主婚後,不過是在人前做戲而已,都是小事一樁。”

“可朕的名節……”項寧還覺得委屈。

“哼!身為帝王,一切都要為權力讓步!隻要能鞏固帝位,甚至讓大楚一統天下,莫說讓你娶一位公主,便是娶十位,你也不能推脫!”

“是……”

項寧已經無話可說,隻能將自己的婚事交給太後。

至於三帝會盟,還要範離為她奔波。

楚、漢、明三國天子在呂城會盟,當然有軍隊和朝中重臣護駕。

範離貴為晉公兼大楚丞相,他是責無旁貸的!

翌日,項寧的天子儀仗出東門,向呂城而去。

“呂城,城主呂春秋,祖上是前朝世襲文信侯。”

“前朝覆滅,天下三分之後,呂氏一族建造呂城,宣佈中立。”

“呂氏號稱凡間第一大族,著書立說,教化天下。”

“當今天下之大儒,七成以上出自呂城,為呂氏門徒。”

“三國天子因其有教化大功,承認呂氏中立,一併認可呂氏世襲文信侯爵位。”

範離在腦海中,將呂城有關的資料快速過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