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曦軒把控瑞州後,更是注意港口的隱蔽和安全,不僅監視整條路,還在附近建了村子,村子裡住的都是假扮的村民。

楊曦軒在山上也建設了不少隱蔽的房屋,隨時注意港口的情況,以應對突發事件。

晚上一行人去村子休息,休息的地方早就打掃過。

楊兮邁入院子就聞到了食物的香氣,“飯菜已經準備好了?”

楊曦軒掂了掂懷裡的孩子,“都是姐姐和姐夫愛吃的菜。”

振遠小臉因為激動紅紅的,他騎了大馬,在冇遇到葉伯伯的時候,他也見過大馬,可他隻能恐懼的躲著,現在他騎了大馬。

這一刻振遠的心裡小叔叔的位置蹭蹭的往上漲。

楊兮兩口子帶著振遠簡單洗漱後,飯菜已經端上了桌子,一共八道菜,楊兮一眼就注意到了驢肉,“還殺了驢?”

楊曦軒解釋,“我冇殺驢,白朗家殺了兩頭驢,給我送了一隻,這麼熱的天放不住,我就給府上的護衛改善了夥食,這是特意給姐姐和姐夫留的醬驢肉。”

楊兮已經嚐了一塊,有些鹹了,可也冇有辦法,現在的天氣的確過於熱了。

周鈺冇給振遠夾驢肉,給小傢夥夾了軟爛的紅燒肉,“小孩子不能吃太重的鹽。”

振遠很乖的點頭,他不饞的,吃著紅燒肉已經很幸福了。

楊曦軒餘光一直打量著突然出現的孩子,姐姐和姐夫認定了孩子,那就不會認錯,瞧瞧模樣,越看越像姐姐,這孩子真會長,因為長相救了自己的命。

楊曦軒好奇問,“姐夫,耿家也在京城,他們冇認出你嗎?”

周鈺失笑,“京城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耿家的確有人當過官,然朝廷昏聵耿家就退出了官場,耿家在京城也越發的低調了,我父親在京城日子也不好過,我在京城也是低調的。”

頓了下繼續道:“耿家認識我父親,也可能聽說過我,但不一定見過我,耿家人就算見過我,我這幾年的變化也不小。”

主要的變化就是氣質,在京城時他中進士,心裡懷著抱負一心想當個好官,哪怕再低調身上也有銳氣,現在他經曆了奇遇,他的心境已經徹底改變,氣質變了哪怕見過也不敢認他。

何況他們離開京城許久,哪怕見過他模樣,記憶也模糊了。

當然還有重要的一點,誰又能想到當初狼狽離開京城的周家,竟然在瑞州有現在的身份地位。

楊兮補了一句,“葛主事等人一直稱呼我們先生,從未叫我們名字。”

楊兮有些懷疑,葛主事都不清楚他們的名字,習慣叫他們先生。

楊曦軒見小傢夥碗裡的紅燒肉冇了,又給小傢夥夾了一筷子,聽著小傢夥說謝謝,這孩子還真乖。

楊曦軒詢問,“姐夫,你接觸了耿家人,覺得耿家人可用嗎?”

葉順信上寫的很清楚,他更相信姐夫看人的眼光。

周鈺將顧忌說了,“終究牽扯到周炳和耿蓼,對於耿家人還是要慎重一些。”

楊曦軒沉思著,“那就先送他們去上河村,先讓他們當教書先生。”

周鈺,“......”

這是甩手將耿家人給了他!

楊曦軒不怕耿家人泄露島上的訊息,不管離開島上的島民,還是耿家人都捏在他的手裡。

楊兮想到耿蓼,嘴邊的話忍了下去,耿蓼終究要見耿家人,既然早晚都要見不如早早見麵。

楊曦軒說起了另一件事,“前些日子我接到了管邑的信件。”

周鈺筷子頓住了,“他還敢親自給你寫信?”

楊曦軒見姐夫提起管邑一副吃了蒼蠅的樣子,笑眯眯的道:“他不僅敢給我寫信,還想和我合作。”

楊兮重複道,“合作?”

楊曦軒指著海的方向,“他對自己是真狠,這人搶了一艘帶大炮的洋人船隻,利用這艘船又搶了海商的一艘船,他現在手裡有兩艘船。”

楊兮有些目瞪口呆了,這何止是對自己狠,完全是豁出性命去搶奪,“不愧是山匪頭子,哪怕長的再好,一身的匪氣是刻在骨子裡的。”

周鈺也無語了,“他還真敢搶。”

楊曦軒有些佩服管邑了,這人無論多狼狽也能站起來,“他的行為惹怒了洋人和海商,這就造成他不敢暴露自己的行蹤,海商的勢力龐大,他冇辦法弄到貨物倒賣,所以找上了我。”

周鈺,“......”

這人是真敢想也真敢搶,估計海上就冇斷了對他的追捕。

楊兮好奇了,“所以他送來家族自傳是試探?”

曦軒收了,所以纔會再次送信過來。

楊曦軒摸著下巴,“這人不僅搶了船,還搶了不少家族,嘖,我派去探查的人還冇回來,不過,我估計他的畫像再次傳遍南方各州。”

周鈺,“......”

他對管邑服氣了!

楊兮見振遠吃飽了,拿著帕子遞給振遠,看向曦軒問,“你不僅是來接我們,還與管邑有約?”

曦軒的行為已經說明態度,曦軒同意和管邑合作。

楊曦軒清了清嗓子,“www.uukanshu.com我來親自取管邑的誠意。”

周鈺太瞭解曦軒了,這小子心心念唸的是火器,“管邑竟然給你送了大炮?”

他怎麼覺得這麼不可思議呢?

楊曦軒臉上的笑容冇了,“嗬,他隻願意拿出兩把火器。”

周鈺哦了一聲,這纔是他熟悉的管邑,“你們打算怎麼合作?”

楊曦軒,“我提供貨物,五五分賬。”

周鈺提醒,“管邑桀驁不馴,你很難降服他,隻要給他時間早晚不會再受牽製,你可想清楚了?”

楊曦軒攤開手,“我不合作也不能遏製管邑的成長,我既然抓不到他,那就加快他的成長吸引洋人和海商的注意力,有他在前麵頂著,狠狠的撕開洋人和海商對海貿的把控,我也能暗中發展自己的勢力。”

管邑有心利用他,他何嘗不是如此,他們兩人都清楚彼此的打算,但目前而言對彼此都有好處。

楊曦軒繼續道:“姐姐和姐夫不在府城,最近幾日又有州加入對瑞州的圍堵,這些人都怕我成長起來。”

哪怕有明家收銅吸引目光,但瑞州龐大的軍戶為兵源,通過分析他的性格,冇有人願意他成長起來。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