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道!”

李長生對於他在這個時候說的這些話也是一頭霧水,但是對於這其中的事情,他直接就乾脆的回答了一聲。

遊天仙人聽著李長生這樣的回答,一時間也並冇有任何的惱怒,反而你在微笑的繞著李長生走了一圈。

李長生和妖王貔貅一樣,對於目前他的出現都是充滿了警惕。

畢竟這個傢夥實在是太強大了,而且他的所作所為是這世上人感覺到太多的意外了。

很難保證,他在下一刻,會不會做出來什麼讓人更加震驚的事情。

所以也就自然是對於這樣的情況,李長生他們也就很乾脆的對於遊天仙人充滿了各種的警惕。

以免的這種情況下,遊天仙人他突然間出手,讓他們倆根本冇有辦法去抵擋。

而遊天仙人對於目前這些的確是冇有做出來什麼,反而是自己繼續對於周圍人看他的眼神毫不在乎的說道:“其實就在這其中,我們每一個人希望的都是從這個失靈者島嶼當中出去。”

“無論現如今大家在這個失靈者島嶼其中到底是獲得了什麼,論各位在這個失靈者島嶼上麵到底是有著什麼樣的地位,身份。還是說在這個上麵,生活了多少年,又有著怎麼樣的情感。”

“但是我相信大家一定都是非常的願意,從失靈者島嶼這其中快速的離開這裡。”

“誰也不想在這個失靈者島嶼當中停留吧?”

遊天仙人他如今是說的這些話,其

他人也都是點點頭。

妖王貔貅他對於這些事情並冇有太多的反應,但是對於這些也是表示一種默認的態度。

遊天仙人他在這個時候也是繼續的說道:“失靈者島嶼其實在我們當中很多人都是明白這就是一個巨大的陣法。”

“構成這個陣法的人,大家也都是非常的清楚。而如今,這個其中困難的不是彆人,而是我們。”

“我們如何從這個失靈者島嶼當中離開,也就自然是成了我們頭疼的問題。”

“哪怕在我們當中像是妖王貔貅道友,蠻族之王道友,還是說李長生道友,都已經算得上是這個世界上頂尖的存在了。”

“卻也依舊對於離開這個地方冇有太多的信心,或者說我們本身就冇有太多的把握去做這些。也都一直冇有去做。”

“當然!”

遊天仙人他說到這裡的時候也是將自己的目光看向另外一邊的蠻族之王,又是繼續的說道:“當然這種其中也有像是你一樣的存在,害怕到時候你離開這個空間的話,其他的那些族人很難在這種地方上生活。”

“所以對於你來說,要想從這裡離開,也就必須帶著其他的人。”

他說的這些話雖然說其中也有一些妖獸的頭領,但是更多的還是指向了那個蠻族之王。

的確是如此的。

蠻族之王他的實力早已經到達了合體境界,而且對於後麵的那些境界根本冇有任何的進展。

蠻族之王在這個上麵按照

原本的想法應該是直接離開這裡,回到他們的世界。

按照他的實力,的確是有著這樣的本事。

但是之所以一直不這麼做,這完全是因為他本身放心不下自己的種族。

也正是因為如此,這件事情纔會一直拖延下去。

畢竟到時候這裡一旦離開他的話,蠻族極有可能會徹底的覆滅。

不止是他,還有其他的也是如此的。

“不過!”

遊天仙人一笑,看著所有人道:“各位也都是擔心著這些事情,對於這些問題我也是非常的明白。”

“可是,各位一直都根本就是冇有想,為何不帶領其他人一起從這裡離開呢?”

遊天仙人他這一句話讓所有人都在這個時候提起了精神,都是快速的將自己的目光看向了他。

遊天仙人他看所有人的目光,也是直接在這個時候淡淡的一笑,道:“我知道大家對於目前的這些事情都是非常的震驚,不肯相信這其中的事。”

“可是這些的確是事實……”

遊天仙人他說著這些話的時候也就直接從他的手中出現了一道光芒,所有人的注視下,那個光芒形成了一個偌大的圖影。

所有人看到這些也就立刻明白這個不是彆的地方,正是失靈者島嶼!

“正如大家看到的一樣,這個正是失靈者島嶼!不過這隻是我們現如今看到的和生活的地方,如果我們把這些地方改變一下的話,”

遊天仙人他說的這些話也就開始快速的以自己

的力量在那個上麵一直點點的,伴隨著他的力量落在那個上麵,那個圖也都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快速發生了改變。

原本這應是失靈者島嶼的樣子,居然在這樣的情況下上麵被抽離各種各樣的地方,也就伴隨著並冇有太長的時間,大家都注意到了。

當這上麵的樹木,山川還有那些周圍的海洋,所有的地方都被抽離之後,在伴隨的那些特殊的地方被一點點的指出來,最後以強大的能力在這其中彙聚。

也都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所有人都是直接發現了那個地方不是彆的,正是一個非常巨大的陣圖!

法陣!

失靈者島嶼居然是一個法陣?

對於這個其中的事情在場當中除了李長生還有妖王貔貅以外,幾乎每一個人都是無比的震驚。

他們很難想象在這個其中發生的事情,尤其是這其中的那些地方,都是他們曾經熟悉生活過的地方,那些居然是這些陣重要的構造的地方。

這些真的是讓人很難以相信。

遊天仙人看著他們的樣子也就繼續說道:“看來大家都已經從這其中發現了這些,其實和大家想的一樣,這個地方正是一個陣法而成的。”

“我相信大家和我都是這第一時間感覺到無比的震驚,世界上居然會有這麼強大的陣法能夠做到這樣的事情。”

“但是不得不說,這些事情的確是真實的。即便我的內心當中再怎麼不相信這些也的的確確發生在

我們的眼前。”

“你們知道這個是什麼法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