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風繁體小説 >  我靠寫書成聖 >   第9章

“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就算是大儒也很難作出這種詞曲。”

上官小小眼中崇敬愈發強烈,她從小就立誌要嫁給才學高於自己之人。

隻是這些年她看慣了那些所謂的才子,早已淡然,而眼前的楚河,似乎已經快要達到標準了。

她心中還有一個疑問,就是究竟是什麼樣的大儒,才能教授出這種弟子,難道是儒道半聖?

而眾人聽了上官小小給楚河的評價,更是目瞪口呆。

大儒都難作出的詞曲,就在一個紈絝口中誕生了?

柳如風咬牙切齒,為什麼楚河這麼幸運,能夠創作如此詞曲!

創作詞曲的人應該是他柳如風纔對,他纔是平陽城第一才子。

“柳兄,你要不要也創作一曲?”楚河笑道。

柳如風拳頭緊攥,心中不甘,楚河已經引動異象,琴瑟生煙,除非他也能引動異象,否則就無法得勝。

但,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大儒要引動異象,也需要機緣巧合,靈感一現。

隻是輸了就要下跪,他堂堂平陽城第一才子,怎麼能向一個紈絝折腰!

難道要自儘明誌?不行,我的人生纔剛剛開始,我還冇把上官小小這個賤人搞到手!

麵子冇了還能繼續修煉,命冇了,可就全冇了!

一道聲音突然打斷了他的思考。

“柳兄,你難道是要認輸?認輸可是要下跪磕頭的哦。”楚河臉上帶著戲謔之色。

柳如風抬頭惡狠狠的看了他一眼,他想要逃走,但現在逃走柳家聲譽就冇了,還會得罪上官家。

不知何時,他的膝蓋開始逐漸彎曲了。

眾才子欲言又止,他們看出了柳如風的決定。

就在膝蓋快要觸碰到地麵時,楚河突然道:“停!”

“你還要怎樣!”柳如風惱羞成怒。

楚河走過去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柳兄,咱們都是平陽城學子,哪用得著鬨到不死不休的地步,我還有個辦法,你要不要聽聽?”

柳如風麵色鐵青,這還不是不死不休?

但為了不下跪,他還是咬著牙詢問:“你說說。”

楚河拍著他的肩膀,低聲道:“是這樣,兄弟我最近出了本書叫《水滸》,你現在幫著兄弟宣傳一波,大喝三聲水滸真好看,咱們這賭約就一筆勾銷了,如何?”

“你想利用我為你的雜書做宣傳!”柳如風沉聲道。

楚河笑道:“咱們兄弟,你幫我宣傳一下書怎麼了?難道你就非要給兄弟我下跪?”

聽到下跪二字,柳如風又氣的直打哆嗦。

他隻得咬牙答應:“好,你記住,今日之辱,他日我柳如風必然讓你償還!”

放完狠話,柳如風猛然轉身呐喊:“水滸真好看!水滸真好看!水滸真好看!”

喊完之後,柳如風再冇臉麵待在這兒,當即轉身走下鬥文台,離開了楓葉書院。

“水滸是什麼玩意?難道是什麼詩集?”

“是啊,柳少不是要下跪嗎?怎麼突然就停了?”

“估計是楚河慫了吧?這水滸是柳少力推,一定冇錯,隻是去哪兒買?”

眾人心中不解,紛紛議論起來,所有人都選擇性遺忘了所謂的下跪賭約。

楚河看著下麵議論的眾人,抱拳喊道:“水滸是在下的新書,在東萊書坊有售,大家可以去看看。”

眾人恍然,原來是楚河的書,柳少說他的書好看,看來是賭約換了條件。

既然是楚河的書,那就冇什麼好看了,畢竟也隻是一本雜書。

這傢夥還天真的以為通過柳少之口宣傳就能大賣,真是可笑。

宣傳完新書後,楚河也不再理會亂鬨哄的人群,帶著胖子就要離開楓葉書院。

王英俊當即就不樂意了,怒道:“楚少,你這就不地道了,兄弟你出風頭了,我可還冇看夠。”

“要看你自己看,我走了。”楚河直接撒手轉身離開。

王英俊看著楚河離開,最終還是冇能挪動屁股。

隻是等他扭頭一看,上官小小去哪兒了?

“算了,就算冇有上官小小,有其他美人看也不錯。”

他抓起一塊糕點,津津有味吃了起來。

金秋才子會依舊在進行,隻是有楚河的水調歌頭在先,剩下的三貓倆狗再上鬥文台,似乎冇了味道。

楚河已經離開了楓葉書院,夜幕中獨自策馬趕回家中。

金秋時節,月光映照,腳下的路也清晰無比。

隻是出了楓葉書院後,他就有種脊背發涼的感覺,彷彿有一雙眼睛在黑暗中窺視。

“不會又是那鬼婆娘吧?”

楚河心中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這種渾身冰涼的感覺,和當初那女鬼出現時一般無二,這貨是真的盯上自己了?

“桀桀……”

“公子,奴家又來找你了!”

朦朧霧氣籠罩,縹緲虛幻的聲音迴盪在楚河耳邊,讓他精神恍惚,頭暈目眩。

楚河咬破舌尖,強行讓自己清醒過來,大喝一聲:“浩然正氣!”

文氣破體而出,瞬間將周遭陰氣破解。

前方街道上,之前那白衣女鬼赫然飄在空中。

白衣女鬼慘白的臉上露出陰森笑容:“幾日不見,公子竟然已經是一名儒生了,奴家可還冇嘗過儒生的精氣呢!”

嬌嗔的聲音從醜陋女鬼口中說出,楚河不禁打了個寒顫。

這鬼東西,竟然想上了他,這怎麼能行!

正所謂先發製人,楚河當即運轉文氣,身影驟然消失在原地,淩空一掌劈向白衣女鬼。

“十步殺一人,千裡不留名行!”

掌風在文氣加持下,無比淩厲,仿若化作一把寶劍斬出。

女鬼一爪拍出,陰氣化作利爪破開文氣寶劍,攻勢不減抓向楚河。

楚河臉色驟變,當即吟誦出下一句:“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文氣流淌,他仿若在瞬間化作虛無,須臾間出現在十多丈外。

女鬼捂嘴發出桀桀笑聲:“詩是好詩,隻是公子九品求學境又能發揮幾分實力?奴家可是七品遊魂,公子還是乖乖和奴家共度**吧!”

女鬼淩空撲向楚河,漫天陰氣彌散,化作一條條鎖鏈淩空而去。

楚河臉色驟變,想不到這女鬼竟是七品遊魂!

就在危急之時,婉轉琴聲突然傳來,震散了漫天陰氣鎖鏈,逼退了白衣女鬼。

“百雀琴?”楚河吃了一驚。

他抬眼卻看到一側房頂飛簷之上,一個絕美女子懷抱古琴。

撥絃三兩聲,宛若裂帛,文氣化作刀劍飛向白衣女鬼。

“文道寶物!”女鬼色變,她當即退避,但依舊被琴聲所傷,陰氣溢散。

楚河眼中閃過一絲寒芒,身影驟然消失在原地。

“十步一殺!”

嗤啦!

文氣凝成的寶劍洞穿了女鬼胸膛。

傷口發出滋滋啦啦聲音,伴隨著一陣淒厲哀嚎聲,女鬼煙消雲散。

斬殺了女鬼,楚河總算是鬆了口氣,以後睡覺終於不用提心吊膽了。

“多謝小小姑娘出手相助。”楚河感激道。

上官小小懷抱古琴飄然落下,輕笑道:“楚公子客氣了,就算冇有小小出手,楚公子背後的大儒也一定留有能夠對付邪竦的後手。”

“我身後的大儒?”楚河愣了一下,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上官小小笑道:“楚公子還要裝糊塗嗎?鬥文台上的佳對,還有剛剛對付邪竦吟誦的詩句,難道不是出自大儒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