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風繁體小説 >  我靠寫書成聖 >   第7章

頓時,所有人目光都彙聚在柳如風身上。

柳如風臉上依舊帶著和煦笑容,笑道:“那本公子就陪你玩幾把。”

他邁步走向鬥文台,低聲道:“楚河,你真以為贏了一個關鳴就能挑戰本公子了?”

“還真不是。”楚河嘿嘿一笑,低聲道:“我不是針對你,我是說你們這群才子都是垃圾。”

柳如風眼神一寒,心中已經動了殺機。

楚河突然提高了聲音:“什麼?柳兄,你說三局兩勝製?誰輸了誰跪地磕頭?”

頓時,看台上眾人一片嘩然,這兩人竟玩的這麼大。

文人有風骨,寧折不彎腰!

一旦磕頭,那這輩子都再難抬頭了。

“你找死!”柳如風臉色森寒,沉聲道。

楚河笑道:“玩玩嘛,難道柳兄覺得自己會輸?”

“我會輸給你?可笑!”柳如風冷哼一聲,道:“既然你自己找著被打臉,那就怪不得我了。”

“三局兩勝,一對一詩一曲,如何?”

楚河嘴角帶著笑容,既然要踩著柳如風將名氣打出去,那就要全麵碾壓。

柳如風冷笑道:“好!按照你說的來!”

楚河想踩著他將名氣打出去,他又何嘗不想儘展才華,成為這屆金秋才子會的魁首。

他抬頭看了一眼上官小小,若是能夠抱得美人歸,那就更好了。

“還請小小姑娘給做個見證,我怕柳兄耍賴。”楚河朗聲道。

柳如風氣的額頭青筋暴起,這傢夥真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但他還是強壓火氣,表現的儒雅隨和。

“小小妹妹,還請你做個見證了。”

上官小小也來了興致,道:“好,那我就給你們做個見證,不管誰輸了,都不能耍賴,否則就是不給上官家麵子,不給我上官小小麵子。”

上官家的臉麵在平陽城極為好用,當今朝堂上還有一位大儒是從上官家走出。

有上官小小作保,再想耍賴也就不可能了。

“楚河,第一局本公子就讓你先出聯,免得彆人說我欺負你!”柳如風冷笑道。

楚河也不客氣,笑道:“那就多謝柳兄了。”

他抓過毛筆,筆走龍蛇,洋洋灑灑將上聯寫下。

等他閃身躲開,一聯已經出現在白紙之上。

“白蛇過江,頭頂一輪紅日。”有才子念出了楚河所書上聯。

“上聯也不過如此嘛!氣勢是夠磅礴的,但卻完全冇什麼難度。”

“是啊,白蛇過江,隨便對一個動物不就行了,頭頂一輪紅日,以景物相稱足矣。”

眾才子議論紛紛,皆是一臉不屑。

看來楚河之前表現,不過是有高人指點,腹無筆墨,哪兒是柳少的對手。

柳如風也放鬆了許多,笑道:“能寫出這一聯,也算你有些水平了。”

他手握毛筆,很快寫出下聯。

“赤虎飛岩,身後萬點蔥蘢。”

“不愧是柳少,對的好啊,白蛇對赤虎,紅日對蔥蘢,妙啊,妙啊!”

眾人紛紛讚歎。

聽著眾人讚揚聲,柳如風露出了滿意笑容:“不知這一聯,能不能對得上你的上聯?”

他自信對仗工整,絕不會有任何差錯。

“你這對的什麼玩意?驢唇不對馬嘴。”

一道嘲諷的聲音在成片的讚揚聲中顯得極為刺耳。

柳如風的笑容頓時僵在了臉上,他循著聲音傳來方向望去。

當看到嘲諷他的人是楚河時,不由得露出釋然之色。

笑道:“楚河,你這是惱羞成怒了?難道你還能比我更懂什麼是對子?”

“柳少說的對,楚河這種紈絝子弟懂什麼對子,他隻是湊巧看過些許書籍罷了。”

“說的不錯,柳少的下聯對仗工整,怎麼可能是錯的,這不是開玩笑嘛!”

“……”

嘲諷聲一片,都在指責楚河胡言亂語。

就在此時,一道清靈聲音突然響起。

“楚河說的對,柳公子確實對錯了!”

這時候還有人敢說楚河是對的,眾人當即尋聲望過去。

頓時所有人都傻了眼,開口之人竟是上官小小!

彆人說柳如風是錯的,那一定會被罵的狗血淋頭,但上官小小不同。

平陽城兩尊大儒都出自上官家,她說錯了,那一定有原因。

柳如風臉色也很不好看,他冇想到上官小小會認同楚河的說法。

但為了維護形象,他臉上依舊掛著和煦笑容。

麵對眾人的疑問,上官小小開口了:“剛纔我聽到柳公子下對,我也認為對仗工整,但仔細琢磨後,卻發現不太對勁。”

她目光掃視一圈,正色道:“這不是尋常對子,而是謎語對。”

“白蛇過江,頭頂一輪紅日,這分明說的就是油燈,所以下聯必須也是謎語對。”

此言一出,眾人皆驚。

竟然還有這種說法,楚河出的竟然是謎語對!

仔細琢磨,白蛇不就是油燈中的燈線?那紅日不就是燭火?

謎底當真是油燈!

柳如風雖臉上依舊帶著笑容,但袖中拳頭早已攥的骨節發白。

這種紈絝子弟竟然還知道謎語對,還讓自己在小小妹妹麵前丟臉,他真是該死!

“不對,這一局我還冇有輸,我還冇有出對。”

柳如風再次挺直了脊梁,朗聲道:

“楚河,我承認你這一聯精妙,但你能否對出我這一聯!”

楚河笑道:“請賜教。”

柳如風大筆一揮,在白紙上寫下一聯。

當眾人看清那一聯時,皆吃了一驚。

哪怕是上官小小都瞪大了眼,因為這是她爺爺出的上聯,除了當今幾個大儒外少有人能對出。

她有些看不起柳如風,竟然拿爺爺的對聯來和楚河比試,這絕對是取巧。

“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楚河念出上聯,不由得笑出了聲。

柳如風也知道自己手段不光彩,當聽到楚河笑聲時,更覺得刺耳。

當即質問:“楚河,你笑什麼!”

“這對子也太簡單了,就算是讀書的孩童也對得上來吧?”楚河笑道。

當然,他所說的孩童,是前世的小學生,這還是必考題之一。

但落在柳如風等人耳中就變了味道,特彆是上官小小,更是氣的俏臉微紅。

她原本還對楚河有些欣賞,但現在看來,楚河就是一個紈絝,一個狂妄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