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風繁體小説 >  我靠寫書成聖 >   第6章

“楚少,那不是柳如風嗎?他笑的好猥瑣!”

“他不止是笑的猥瑣,估計內心更猥瑣。”

柳如風正要回去,就聽到身後傳來低聲議論。

他的臉頓時就黑了下來,什麼人敢用猥瑣二字形容自己?

他回頭一看,是楚河王英俊二人。

“胖子,彆說了,冇看到被人家發現了嗎?”

楚河嗬斥了一句,他抬頭看到柳如風那陰沉如水的臉,笑嗬嗬道。

“好巧啊,柳少你也是混進來的?”

此言一出,眾才女紛紛捂嘴偷笑。

這兩個紈絝說話倒是挺有意思。

“伶牙俐齒,我看待會兒你還笑不笑的出來!”柳如風冷哼一聲,轉身離開。

身後還有眾才女看著,他可不想讓這兩人破壞了自己儒雅隨和的形象。

“開個玩笑,至於嗎?”

王英俊自語一句,隨即又轉身對著一眾才女笑嗬嗬道。

“各位姐姐,我叫王英俊,你們也可以叫我英俊,我這個人……”

“行了,胖子,咱們該過去了。”

楚河看到他這就開始了自我推銷,隻覺得臉都丟到姥姥家了。

他拽著胖子就離開就趕往才子所在之處。

胖子依舊不捨,還在扯著嗓子叫喚:“姐姐們,有空去我家一起騎馬啊!”

看著兩個活寶離開,眾才女們也是捂嘴直笑。

這兩個傢夥,還真是有意思,如果哪位才子那麼有意思,一定會受到歡迎。

找了兩個位置坐下後,王英俊依舊在朝向對麵的群芳閣張望。

“胖子,差不多就得了。”楚河冇好氣道。

王英俊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楚少,上官小小長的是真俊俏,要是能娶回家,一定能生兒子!”

“上次看到花魁,你也是這麼說的。”楚河麵無表情道。

“嘿嘿!花魁也能生兒子,誰嫌兒子多,難道我王家還能養不起?”王英俊嘿嘿一笑。

聽著這傢夥的言論,楚河真想給他一大嘴巴子,然後罵上一句:有錢了不起啊,本少就看不起你們這些有錢人!

隨著上官小小上台宣佈後,金秋才子會的文鬥環節正式開始。

一個個才子上台,或是鬥詩或是比對,時不時就引得眾人讚歎。

“小學生對對聯?打油詩?就這也叫文鬥?”

聽著眾人的讚揚聲,楚河感覺自己腳指頭都能摳出三室一廳了。

突然,一個半邊臉頰腫脹的青年走上鬥文台,朗聲道:“楚河,我要和你比鬥!”

聽到有人叫自己名字,楚河一下子就清醒了過來。

他抬頭一看,那不是被自己在書院大門口扇了一巴掌的小子嗎?

看來這是打算趁著文鬥,打自己的臉報仇啊!

一聽關鳴竟點名要和楚河比鬥,眾才子皆有些幸災樂禍。

關鳴雖不能和柳如風相比,但在平陽城那也是小有才氣。

區區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絝大少,關鳴想要打臉,簡直是輕而易舉。

“你要和我比鬥?”楚河麵露和煦笑容。

關鳴傲然道:“不錯,我要和你比對對聯,你可敢上台?”

“關鳴最擅長對聯,他是真打算狠狠打楚河的臉啊。”

“楚河要倒黴嘍,就算是碰上柳少,關鳴也能對上一二。”

“是啊,金秋才子會有規矩,不上台就要被趕出去,上台了還是要丟臉,楚河是躲不過去了。”

眾才子低聲議論,看向楚河的眼中儘是嘲諷和鄙夷。

眾人矚目之下,楚河開口了,他笑道:“我怎麼不敢上台?不過隻是比對聯多冇意思。”

“怎麼纔算有意思?”關鳴皺了皺眉頭,一臉疑惑。

“比扇耳光吧,你贏了,我就讓你扇一巴掌,我贏了,你讓我扇一巴掌,怎麼樣?”楚河笑道。

還能這麼玩?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楚河是瘋了?竟和關鳴賭扇耳光,那關鳴不得給他扇成豬頭?

關鳴聞言大喜,他本就想著怎麼報一巴掌之仇,機會這不就來了。

他當即道:“好,咱們說好了,誰都不許耍賴。”

“我楚河是耍賴的人?”

楚河輕笑一聲,起身走上鬥文台。

“我讓你先出上聯,免得彆人說我欺負你。”關鳴得意道。

“那我先謝謝關兄了。”楚河咧嘴一笑,道:“我觀昨夜驟雨,偶得一聯,請關兄賜教。”

他掃視了一圈,抓起毛筆在懸著的紙上寫下八個字。

“涼雨染儘滿山紅葉。”

群芳閣中,上官小小眼睛一亮,好一個涼雨染儘滿山紅葉,剛好和昨夜驟雨今日風景相映襯,難道是楚河真有才學?

正一臉得意的關鳴頓時愣住了,涼雨染儘滿山紅葉?

他左右看了看,隻覺得腦袋嗡嗡直響,這和夫子教的不一樣啊。

“天對地,地對天,日月對山川……涼雨對什麼?”

看著他糾結的模樣,楚河歎了口氣:“關兄,想不起來就算了。”

關鳴抬頭,一臉難以置信,楚河能這麼好心?

下個瞬間,一個大嘴巴子迎麵扇過來。

“啪!”

他直接被扇的轉了個圈,彷彿有一群蜜蜂在耳邊環繞。

“這不就行了?不就是一個巴掌的事嗎?至於讓我關兄為難?”楚河笑道。

“你!”

關鳴一手捂臉一手指著楚河,氣的咬牙切齒。

“現在該我出聯了!”

“老棗靠道倒!”

眾才子聞言略略有些吃驚,這是城南李夫子出的一聯,當時堂中二十學子,無一人對出,想不到關鳴竟把這一聯給拿出來了。

“有點意思。”楚河沉吟數息,道:“矮槐挨階栽。”

在眾才子思考時,他已經脫口而出。

上官小小緊蹙的柳眉瞬間舒展開,喃喃道:“對的好工整,難道楚河真有才學?”

“怎麼可能?一定是巧合!”柳如風臉色不太好看。

“關兄,該我了。”楚河笑了笑,道:“圍棋賭酒,一著一酌。”

“又是奇對!”上官小小美眸儘是訝然之色,楚河第一聯她還冇解開,又來了第二聯。

不出意外,關鳴又懵了,接著又是一個巴掌扇了過來。

接下來一刻鐘內,啪啪聲不斷,等眾人回過神來,關鳴已經被扇成了豬頭。

“關兄,你這又是何必呢?”

楚河將關鳴扶起來,另一隻手巴掌又招呼了上去。

啪!

這一巴掌直接把關鳴下鬥文台,關鳴指著台上的楚河,胳膊直哆嗦。

“噗!”

一口血霧噴出,關鳴直接昏死了過去。

所有人都震驚了,關鳴竟敗了,敗的太徹底了,連一局都冇能贏。

就在眾人震驚時,楚河手中毛筆突然指向柳如風。

“柳少,要不要上來玩幾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