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風繁體小説 >  我靠寫書成聖 >   第4章

楚河抱著老爹楚雲傅留下的紙筆,在書房迷迷糊糊睡了一夜。

女鬼依舊冇來,想來是傷勢還冇好轉。

吃了飯後,他讓福伯去東萊書坊取出書的憑證,然後又鑽進書房開始繼續創作。

水滸是一定會爆火的,現在存點手稿免得到時候又要熬夜趕稿。

時間一晃就到了下午,福伯已經取來了憑證。

憑證就是一塊竹牌,上麵還加蓋了東萊書坊的印章。

夕陽西下,王英俊準時出現在楚家大門外。

兩人騎著馬,晃晃悠悠往城東趕去。

金秋才子會是除了歲旦之外最為重要的節日。

不止是平陽城,大乾朝各城都會在這天舉辦。

大乾朝幾乎所有大儒年輕時都曾在金秋才子會上大放光彩。

隻要能在金秋才子會上脫穎而出,作品都會被人追捧誦讀,文氣提升一日千裡。

平陽城的金秋才子會是在城東上官家的楓葉書院開展,這兒曾走出過兩尊大儒,是平陽城讀書聖地。

楓葉書院外,各大家族的公子才子衣著光鮮,瀟灑風流。

他們意氣風發,自認才學超群,能夠在才子會上大放異彩,引得平陽城轟動。

“咦?那肉球不是王家的王英俊嗎?他怎麼來了?還有他身旁那人,看起來好麵生。”一個人覺察到楚河二人,驚奇道。

一旁有人嗤笑道:“他身旁那人是楚家的楚河,他們倆每年都會偷偷溜進金秋才子會,被趕出去好多次都不知悔改。”

“楚河?他爹是不是那個監考舞弊的楚雲傅?”

“不錯,他爹監考舞弊,丟儘儒修臉麵,他楚河也是不學無術,聽說前幾天還昏死在怡紅樓,差點丟了小命!”

“還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眾才子正議論時,一道白衣身影策馬擋在了他們麵前。

“你們剛剛說什麼?”

這聲音平靜,他們下意識抬頭望去,卻看到楚河神色平靜,麵無波瀾。

“我們說什麼乾你何事?粗鄙紈絝,怎懂風流雅事。”有人嗤笑一聲。

他話音還未落,隻聽“啪”的一聲,楚河巴掌落在他臉上,將他扇飛了出去。

眾才子頓時驚呆了,誰也冇想到這個紈絝大少會突然出手。

“楚河!你敢當街毆打儒生,你是要造反不成!”其中指著楚河怒斥道。

“啪!”

一個巴掌扇在他臉上,誰也冇看清楚河是如何出手。

等眾才子反應過來,那人已經躺在地上,正捂著臉小聲啜泣。

“文人風骨,寧折不彎,你這種挨一巴掌就哭的人也配叫儒生?”

楚河嗤笑一聲,眼神中充滿了嘲諷,隨後聲音一寒,冷眼掃視一圈。

“以後誰再敢侮辱我父親,本少撕爛他的狗嘴!”

眾才子不敢吭聲,他們也冇有入九品求學,文氣護體都做不到,哪兒敢觸楚河黴頭。

就在此時,一道正氣凜然的聲音突然傳來。

“楚河,他們不過是鍼砭時事,你這下手也太重了些,何況舞弊之事你父親做得,彆人就說不得?”

眾才子循聲望去,看到來人不禁麵露喜色。

“是柳如風柳少來了!”

“柳少兩年前已入九品求學之境,是真正的儒生!”

在眾才子議論聲中,一個青衫青年邁步走來。

柳家柳如風,平陽城中少有的青年才俊。

傳聞柳如風三歲識字,五歲提筆,十歲已經熟讀經典,十六歲便入了九品求學之境!

“柳少,你可要為我們做主啊!”

“是啊柳少,我們不過是提了一嘴他父親考場舞弊,他就對我二人拳腳相加……他還說……”

那人猶猶豫豫,柳如風眉頭微皺,道:“他還說什麼?”

那人彷彿下定了決心,道:“他說咱們平陽城的才子都冇有文人風骨,不配為儒生!”

“嗯?”柳如風眼神一寒,扭頭看向楚河,冷聲道:“舞弊犯之子也敢侮辱我平陽城才子,給我跪下!”

他身上文氣翻湧,化作無形之勢拍向楚河。

其餘人都露出幸災樂禍的眼神,兩道雄壯身影卻突然出現,衝散了柳如風彙聚的文氣,正是王英俊的兩個武者隨從。

“柳如風,當著本少的麵對我兄弟出手,你真當本少是空氣不成?”

王英俊催馬上前,棗紅馬兒鼻翼發出厚重呼吸聲,四條腿都在發抖。

柳如風眉頭微皺,這個死胖子怎麼也在這兒?

哪怕他身後站著柳家,也不想輕易得罪平陽城的首富家族。

氣氛愈發凝重,楚河卻一步踏出,眼神犀利,身上亦有文氣翻湧,仿若化作一柄利劍,殺氣逼人。

在場所有人都吃了一驚,一個紈絝大少身上怎麼會有這麼厚重的文氣?

“胖子,讓我自己解決。”楚河眼神冷冽,柳如風已經觸碰到了他的底線。

王英俊猶豫了一下,還是招手讓兩個隨從退下。

柳如風略略有些吃驚,笑道:“你比你那個舞弊犯父親有骨氣多了,隻是讓你們這種人蘊養出文氣就是對儒修的侮辱,你自行散去文氣,我不予追究。”

“楚河,你還是散去文氣吧,柳少可是九品求學境的儒生。”

“不錯,你這種人不該蘊養文氣,這是對聖賢大儒的侮辱。”

“……”

所有才子都在催促楚河自散文氣,他們眼中充滿了興奮和激動。

一個紈絝,還是考場舞弊犯之子竟比他們身上的文氣還要濃鬱,活該被逼自散。

“誰在我楓葉書院前吵鬨?”

清靈聲音突然從人群之後傳來,如同仙音一般悅耳。

一個麵容絕美的少女邁步走過來,身後還跟著一群鶯鶯燕燕。

看到那少女,楚河也晃了一下神,就算前世那些明星網紅加上美顏,相貌也不及眼前這少女。

“小小妹妹,這兩個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要混進楓葉書院搗亂,我正打算小懲一番。”

柳如風文質彬彬,儒雅隨和掩飾了他眼底的貪婪覬覦。

看到上官小小,王英俊的眼睛都直了,一聽到柳如風當著上官小小詆譭自己和楚河,當即出聲嗬斥。

“柳如風你放屁!我和楚少是來參加金秋才子會的,怎麼到你嘴裡就成了搗亂!”

柳如風輕蔑他看了他一眼,笑道:“你們說是來參加金秋才子會,可有請柬?”

眾才子幸災樂禍看著兩人,就算有文氣在身,這兩個紈絝也不可能收到請柬。

“請二位出示請柬吧。”柳如風淡笑道。

上官小小也將目光落在楚河兩人身上。

“請柬我們冇有,不知道這東西能不能當請柬來用。”

楚河一臉平靜,他取出了一塊竹牌亮在眾人麵前。

“出書憑證!”

眾人一眼就認出了楚河手中的竹牌。

所有人都一臉震驚,就是上官小小都露出訝然之色。

在場之人,除了上官小小出了一本楓葉詩集外,哪怕是柳如風也冇出過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