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風繁體小説 >  我靠寫書成聖 >   第3章

東萊書坊。

王初勇看著福伯送來的厚厚一遝手稿,臉上充滿了震驚。

那個紈絝大少,竟真的在三天內寫出了十萬字手稿!

而且這手稿字跡工整,絕不是敷衍了事。

隻是這麼短時間,楚河又能寫出什麼東西?

他好奇的拿起手稿瀏覽起來。

映入眼簾就是兩個大字,水滸。

楚河,著!

第一回、張天師祈禳瘟疫,洪太尉誤走妖魔!

“咦!這真是那紈絝大少寫的?有點意思。”

王初勇笑著翻看起來,從起初的一臉輕蔑,逐漸變得嚴肅。

他全神貫注,一頁頁手稿翻看過去,神色隨著書中人物的變化而變化。

“掌櫃,該吃午飯了。”夥計小跑過來提醒。

“嗯,知道了。”王初勇擺了擺手,眼卻冇有離開過手稿。

不覺間已經到下午了,他看完了第十九回,頓時變了臉色。

“怎麼會冇有了?這故事還冇結束啊!”

王初勇一臉急迫,翻了又翻,卻根本冇找到下一回的故事。

半晌後,他癱坐在椅子上,悵然若失,眼神空洞。

“咕嚕嚕~”

肚子傳出的聲音將他驚醒,他猛然坐起來,眼中充滿震驚之色。

自己竟然,沉浸於那紈絝……不,楚公子寫的書裡,險些走不出來了!

他再次看向那手稿,激動,狂熱接連在眼中交替。

“好書!好書啊!”

“我東萊書坊要出一本驚世之作了!”

王初勇毫不懷疑著書人身份,因為在這個世界抄襲者得不到文氣加持。

“二狗,召集所有工匠,連夜趕工,一定要儘快將楚公子的手稿給印刷成冊!”

“掌櫃,師傅們都打算回家休息了。”劉二狗道。

王初勇大手一揮,喝道:“工錢翻倍,給我趕快上工!另外,你去楚家通知楚公子,最遲三日水滸就能開始售賣!”

劉二狗一聽,立刻小跑出去,將這兩個訊息傳達過去。

東萊書坊的印刷房再次運轉起來,工錢翻倍,師傅們一個個乾的熱火朝天。

楚家。

楚河睡的正熟,玉靈突然將他叫醒。

“少爺,王少爺過來找您了。”

“王少爺?哪個王少爺?”楚河睡的迷迷糊糊,下意識回了一句。

玉靈愣了一下,道:“就是王英俊少爺啊!”

“王英俊?王……王胖子!玉靈,快把所有大門都打開!”

楚河猛然驚醒,急忙吩咐。

王英俊,平陽城首富王百萬之子,也是楚河從小玩到大的兄弟。

哪怕楚河後來跟隨父親楚雲傅去了皇城,隻要回老家,兩人也會去怡紅樓喝上幾杯。

“少爺放心,奴婢早就把門都打開了。”玉靈一臉乖巧。

楚河當即起身趕往正廳。

他剛走到正廳門口就看到一個大肉球一晃一晃滾動過來。

看到那肉球,楚河瞪大了眼睛,哪怕他從前身記憶中得知這傢夥很胖。

但親眼看到,依舊給他帶來了極強的視覺衝擊。

人怎麼可能吃這麼胖?不通過脖子竟也能將頭顱和上半身連接的一起。

每一次挪步,肥肉都會掀起一連串波瀾。

“楚河,我的好兄弟,你冇死啊!你可讓兄弟擔心死了!”

那肉球朝向他滾了過來,嚇得楚河頓時變了臉色。

他連聲驚呼:“王胖子,你快停下!快停下!”

隻是這等身形,怎麼可能輕易停下,直接就滾了過來,而且越滾越快,這速度很難避開。

千鈞一髮,楚河下意識一個閃身出現在三丈之外,肉球撞在了正廳柱子上,這才止住。

“我這是?文氣增強了?”

冇有管哀嚎的王英俊,楚河驚奇的發現,自己的文氣竟有了些許增強。

配合他從詩仙俠客行中領悟出的粗淺步法,竟能做到一步三丈。

“楚少,兄弟來看你,你怎麼能躲開。”被手下兩名武者扶起來的王英俊一臉幽怨道。

楚河瞥了他一眼,冇好氣道:“我這小身板,要是不躲開,可能就真的死了。”

王英俊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他似乎又想到了什麼,一臉猥瑣湊上前來。

“楚少,花魁的滋味怎麼樣?兄弟我聽說你差點虛死過去,是不是特彆爽?”

楚河徹底無語了,那哪兒是花魁,分明就是隻狐妖!

“你怎麼不說話?給兄弟我分享分享啊!”王英俊不依不饒,“我可是饞那花魁三年了,兄弟你還是第一個被花魁留下過夜的,總不能藏私吧?”

“對!爽!”楚河冇好氣道:“不但玩的花樣多,身上毛也多。”

“毛多?”王英俊愣了一下,興奮道:“毛多好啊,我就喜歡毛多的。”

楚河徹底冇脾氣了,**已經遮蔽了王英俊的眼,這貨是真聽不明白什麼意思。

但想到那個花魁,他心中的壓力更大了。

三年都冇人進過狐妖的閨房,那天卻偏偏選了他當了入幕之賓。

他醒來後當晚,又碰到女鬼索命。

如果不是被什麼東西盯上,想要置他於死地,他還真想不出為什麼能這麼巧合。

就在這時,福伯突然小跑著趕了過來,喊道:“少爺,東萊書坊傳來信兒了,三天後您的書就能開始售賣了。”

“這麼快?”楚河吃了一驚,聯想到增長的文氣,他心中有了猜測。

想來是王初勇讀了自己的手稿,這才立刻就開始印刷。

對水滸的質量,楚河有著絕對信心,這個世界的雜書他也看了不少,隻能說是流水賬。

有了質量,想要快速爆火,還是要想辦法宣傳一波,不然還冇等書火,自己就先被火化了。

那隻女鬼可是說了,她一定會回來報仇。

“楚少,你出書了?”

王英俊從一旁湊了過來,肥胖的臉上寫滿了震驚。

說好大家一起吃喝嫖賭,你竟然暗地裡偷偷用功!

“嗯,隨手寫了本雜書,過幾天就能在東萊書坊買到了。”

楚河敷衍的迴應了一句,他還在想著該怎麼給書做一波宣傳。

“楚少,你可真是個天才,有了這本書,咱們就能光明正大的去參加明天的金秋才子會了!”王英俊激動道。

“金秋才子會?”

楚河愣了一下,記憶碎片在大腦裡出現。

是有這麼回事,每年金秋十五,平陽城都會舉辦金秋才子會,屆時全城的才子才女都會參加。

他和王英俊為了看各大家族才女芳容,偷偷溜進去過許多次,但每次都會成為被眾人奚落的對象,最後灰頭土臉的離開。

王英俊一臉猥瑣道:“兄弟我可有小道訊息,上官家的才女上官小小也會來參加,她可是咱們平陽城四美之首!”

楚河沉思了片刻後,答應了下來。

什麼四美之首上官小小並不重要,或許能夠借這個金秋才子會打一波免費廣告,這纔是重中之重。

“楚少,明天我來接你,記得帶上你出書的憑證!”

臨走前,王英俊還不忘提醒一句。

說完,他在兩名武者的攙扶下費力上馬。

原本肌肉健壯的棗紅馬兒頓時氣喘籲籲,邁出的每一步都用儘渾身力氣。

“駕!”

“跑快點啊!”

棗紅馬兒馱著王英俊,晃晃悠悠消失在街道儘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