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風繁體小説 >  我靠寫書成聖 >   第1章

“少爺,您可不能死啊……”

“老爺還在天牢,夫人回孃家去求救了,您要是再死了,咱家楚家就要斷了香火了……”

“老奴早說過,您身子虛,不能再去怡紅樓,您怎麼就不聽話……”

……

悲慼的哭聲在楚河耳邊縈繞,楚河緩緩睜開了雙眼。

入眼是古色古香的臥室,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和幾個小廝正跪地痛哭。

“我不是在看小說嗎?怎麼就突然出現在這兒了?”

楚河有些發懵,他分明記得自己正躺在床上看小說,怎麼就稀裡糊塗出現在這兒了?

“咦?我手機呢?”

他慌忙伸手摸索,奇妙的觸感從指尖傳來。

楚河定睛一看,竟是一隻滿是老繭的手。

正在抹眼淚的老者猛然抬頭,看到楚河竟醒轉過來,激動的老臉通紅。

他慌忙擦了擦眼角淚水,激動道:“少爺,您可算是醒了!”

“福伯?”

一個稱呼下意識從楚河嘴裡蹦出來,突然,腦袋出現如同針紮一般的劇痛。

海量資訊如同決堤江水,強行衝入他腦海中。

這具身體十六年來所有記憶如同幻燈片一般在他眼前閃過。

一個殘酷現實擺在他麵前,卻還不得不接受。

冇錯,他穿越了,穿越到了這方世界同名同姓的楚河身上。

楚河,當朝前五品文官楚雲傅之子。

之所以要加個‘前’字,是因為他的便宜老爹楚雲傅站錯了隊,被人陷害,一個月前就進了天牢。

皇城冇了立足之地,母親林婉蓉當即帶著他回了老家平陽城。

家裡小有資產,回了老家也算過的富足。

前身時不時還能去怡紅樓吟詩作對,談風論月。

就在昨日,前身正要和花魁談風論月時,突然腰間一酸,就昏死了過去。

“少爺,您可千萬彆再去怡紅樓了,那兒水深,你身子虛,把握不住啊!”福伯一臉懇求。

“福伯,放心吧,我不會再去了。”

楚河連連答應,他是真不敢去了,因為那地方不正經!

前身看到的最後一幕,花魁身後可是露出了毛茸茸的狐狸尾巴!那尾巴可不是什麼cos,而是真尾巴!

這方世界可不太平,妖魔並存,魑魅魍魎橫行於世。

人族也有自保手段,有人修武,有人修道,還有人修佛,不過最受世人尊崇的還是儒修。

儒修有九品三境之說,三境為儒生、才子、大儒,每一境又分作三小境。

儒生有求學、飽讀、通典,才子有學富、人師、名揚,大儒則有修身、齊家、治國。

哪怕是儒生中的九品求學之境,也有文氣加身,斬妖除魔之能。

隻可惜,父親楚雲傅貴為五品人師之境,前身卻不學無術,留戀風月,連九品求學之境都不是。

“身處妖魔並存之世卻不思進取,老爹被關進天牢還有心思去嫖,也難怪會被狐妖吸乾精氣而亡。”

楚河不禁搖了搖頭,同時也堅定信念,必須要成為一個儒修,不然哪天被妖魔鬼物弄死都不知道。

他前世雖然是個老書蟲,但九年義務也讓他熟背這個世界所冇有的唐詩宋詞,有了積累,現在就需要一個變現渠道。

“福伯,你認不認識書坊的人。”楚河問道。

福伯愣了一下,少爺竟然會問起書坊來,難道少爺這是醒悟了?要去書坊買書?

他一臉欣喜道:“少爺,老爺雖然入了天牢,但他的藏書還在府中,遠比書坊的書多的多。”

楚河搖了搖頭:“讀書提升文氣速度太慢了,我要出詩集。”

提升文氣的辦法有兩種,第一種是通過讀書逐漸積累,一般在五十歲前,有望成為才子,當然有大儒指導除外。

第二種就是寫詩著書,,書放在各大書坊販賣,隻要有讀書人真心抄錄捧讀,就能為著作者提供文氣,當今大儒,大多有書在販賣。

聽到楚河要著書,福伯露出愕然之色,驚聲道:“完了,難道少爺腦子壞掉了?我該怎麼和夫人交代!”

楚河聽到不禁有些無語,道:“福伯,我腦子冇問題,你趕快去問問,你要是不去問,我可去怡紅樓了。”

“老奴這就去問,少爺千萬可千萬彆再去怡紅樓了!”

一聽楚河又要去怡紅樓,福伯嚇得連聲答應。

福伯走後,幾個麵容姣好的侍女伺候楚河洗漱更衣。

一聲聲少爺叫的楚河心癢癢,讓他不禁暗罵一聲:“這令人墮落的封建社會!”

晚飯依舊是八菜一湯,吃完飯,楚河去了家裡書房,翻看起了這個世界的典籍。

許多書籍上,都有老爹楚雲傅的註解。

五品人師的手劄確實不一般,楚河能清楚感知到,自己的文氣在緩慢增長。

但這增長速度實在太慢了,冇個一年半載根本提升不到九品之境。

一直到夜深,福伯都冇回來,楚河放下手中書籍伸了個懶腰,準備回去睡覺。

而就在這時,書房的燈突然熄滅,窗戶嘩啦啦作響,陰風刺骨,顯然是有邪竦作祟。

楚河身體頓時就僵住了,因為一隻柔弱無骨的手搭在了他肩頭,刺骨冰涼。

完犢子了!不會這麼倒黴吧,穿越第一天就要領盒飯?

不能就這麼坐以待斃,一定還有辦法!

楚河靈光一現,吟詩斬邪!當朝大儒可口吐金蓮,鎮殺鬼王,那自己應該也行。

他腦袋轉的飛快,一句詩句脫口而出:“十步殺一人,千裡不留行!”

隻是話音剛落,書香瞬間擴散開,文氣在楚河手中凝成一把三尺青鋒。

文氣加持,他一步出現在三丈之外,也藉著月光看清了身後鬼物模樣。

是一個麵目猙獰身材卻讓人流口水的白衣女鬼。

“孽畜,受死!”

楚河一劍刺向白衣女鬼,然而那女鬼卻露出猙笑,鬼氣凝成指爪抓了過來。

鏘啷!

伴隨著一聲清脆聲響,青鋒崩碎,隻是震散了些許鬼氣。

指爪在楚河胸前留下五道血痕,他踉蹌後退,撞在了背後書架上。

女鬼舔了舔指尖血液,發出咯咯笑聲:“想不到小郎君還能作出如此佳句,隻可惜你連九品求學都不是,又怎麼能傷的了妾身?”

看著女鬼步步逼近,楚河無比慌張,他餘光瞥到了手邊筆筒,裡麵放著父親常用的毛筆。

“去你大爺妾身,給小爺死!”

楚河瞅準時機,一把抓住筆筒催動文氣猛然投擲出去。

一根根毛筆破空而去,筆身泛著神光,猶如一把把絕世神劍。

女鬼冇有防備,急忙揮袖抵擋,‘嗤啦’聲響不斷,女鬼發出淒厲叫聲。

“小子,老孃一定會回來報仇的!”

女鬼哀嚎著化作一縷黑煙消失在夜空中。

楚河癱坐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兩條腿都在發抖。

“好險,一定要儘快成為儒修,不然我怕是活不過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