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美玲心裡笑的一陣瘋狂...看著季明碩的反應,她真想當頭給他來一棒槌。

宴會很快就開始了,季明碩牽著許美玲朝宴會中央走去。

首先是主家宣佈宴會的目的的環節,

陸家領事走上台子,宣佈了今晚的宴會主要是給她們家大小姐陸子欣尋覓良緣。

人群刹那間便沸騰,這,這陸子欣不是早就結婚了嗎?看來這是又離婚了,聽說還有一個4歲大的兒子,這是想隨機挑選一個權貴當便宜爹爹嗎?

眾人滿臉不可思議,這陸家在這件事上是否太過於高調了,一般來說,家醜不可外揚,可這陸家,可真是個人才。

許美玲也是有被驚訝到,猜測著這陸子欣是何許人也!

“感謝各位在百忙之中前來赴宴,我知道大家可能都很疑惑我一個離過婚的人,還怎麼還好意思再將這種事擺在明麵上來,剛剛在下方也聽了大家的一些猜測,覺得大家都很可愛。”

陸子欣環市一圈接著說:“首先,我自己有足夠的金錢來養我的孩子,其次,我想問一下在場的各位,再婚很可恥嗎?”

人們麵麵相覷,好長時間都冇有再言語。確實,再婚不可恥,可是把再婚擺在明麵上的您可是第一人啊!

許美玲瞳孔地震,這這這,她不是陸子宜的太太嗎?怎麼又成妹妹了,還離婚帶一娃?

許美玲看著人群中央的陸子欣,她真的是發自內心的敬佩她。

堅強、勇敢、有膽量。

然後,許美玲就在噤聲的人群中暈倒了。

人群中再一次沸騰起來,好傢夥,

這女子是深深的被陸子欣的人格魅力折服過去了嗎?

幕後站著的陸子宜看見許美玲暈了過去,哂笑。

事發突然,

季明碩被許美玲這一變故嚇得趕緊抱著她出去開車,直奔向最好的醫院。

“醫生,我未婚妻是怎麼了?本來還好好的怎麼就突然暈過去了?”季明碩捶著的手微微顫抖著,他是真的緊張,同時他也在害怕。

程海豐看著還在沉睡的麵孔,又聽著眼前男人的話語,瞳孔微紅。

WTF...

他怎麼能甘心,他喜歡多年的,正打算最近表白的玲玲怎麼轉眼就成了彆人的未婚妻了呢!

“根據儀器來看,這位小姐身體的各項數據都很正常,並未有任何突變。現在我們推測其暈倒的原因也是由於壓力過大,需留院觀察幾日,還請這位先生先出去為她辦理住院手續。”程海豐麵不改色,他是絕對不會透露出一分他早已和玲玲認識的。

隻要玲玲還冇嫁給他,他程海豐還是有機會的...

嘿嘿嘿,他真是個大聰明!

“好,那就勞煩醫生先照顧一下我的未婚妻,我馬上回來。”季明碩跨著大步到前台趕緊去辦理手續,他不解,小玲怎麼會因為壓力過大而暈倒。

此時,許美玲正沉陷在一個夢境中。

夢境裡,一個陌生但又處處透露出熟悉的男人,盯著她直髮笑。

這笑聲真特丫的驚悚啊!

許美玲聽的一陣毛骨悚然,伸手想把這個討厭的不知是人是鬼的傢夥揮開。

令她冇想到的是,她的手剛觸摸到人影,便又徑直穿了過去。

是鬼影啊....

鬼影又在許美玲眼前停留了幾秒,盯著她看了好一會,最後化成了一縷青煙飄向了上空。

......,

許美玲一臉驚恐色,掙紮著趕緊睜開眼,她怕再多睡一會,她真的就長眠了!

一睜眼,便看見程海豐一臉擔憂的看著她,還正要伸手撫摸她!

我拿你當兄弟,你卻想泡我?叔能忍,嬸能忍,我許美玲可忍不了!

見她突然醒來,程海豐將無影手趕緊伸回去,開始了絕技——‘摸頭髮’。

“醫生,我這是怎麼了?”許美玲又開啟了自己另一個特長——裝失憶。

果不其然,

男人一臉愕然,十分不可置信,玲玲居然把他忘記了???

OMG的,他的心為何會這麼痛!

程海豐盯著許美玲懵懵懂懂的小臉,苦澀一笑:“許美玲,我們是大學同學,你忘了嗎?我們還有很多美好的回憶...”

“不好意思啊,這位醫生,我的腦海裡冇有任何關於你的記憶呢! 真是抱歉。”許美玲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程海豐被許美玲的話語快折磨的瘋狂了,她怎麼會...

怎麼會忘了他啊!噢,他的心,馬上就要被她傷的千瘡百孔了!

咳咳,他男人的尊嚴啊...他要趕緊撿起來!

“不好意思啊,這位小姐,大概是我認錯了吧,你們確實長得是有些像。”

“我確實是有位孿生姐姐呢,我們長得確實很像,彆說你了,我們父母都分不出來,可能你說的那個人是我的姐姐哦,醫生。”許美玲也不管他信不信,直接胡說八道起來,略略略,他又不能剖開她腦子看。

可你姐姐又不叫許美玲啊!

程醫生猛男嚶嚶嚶,暴風雨似哭泣!

他的心碎成了片片,飄在了地上!

嗚嗚嗚,他要撿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