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這邊幾天都冇有韋浩的訊息,很擔心,擔心韋浩會不同意這樣乾掉世家,而且李世民自己也有擔心,擔心如果真的乾掉了,會帶來麻煩,但是如果不乾掉,自己也不放心,

所以李世民現在心裡還是很糾結的,這件事如果要擴大,那麼世家的那些官員,可能都要倒黴,最多留下幾個人,可是空出來的位置,會不會帶來麻煩,以後上來的那些官員,能不能穩住朝堂,這個李世民可是需要考慮的,

另外就是,韋浩如果有意見,那麼對於以後朝堂這邊還是有影響的,還有就是,現在長安這邊,有很多工坊,稅收卻冇有大量增加,

相反,還有縮小的趨勢,之前開辦的那些工坊,現在銷售都在減少,這個也讓李世民擔心,如果朝堂冇有這麼多錢,那麼以後如何打仗,這些都是需要韋浩去做好的,李世民知道,韋浩手上其實還是有很多工坊的!

“朕等會去看看,朝堂的事情,你先處理著,父皇要和慎庸談談!”李世民對著李承乾說道。

“父皇,這,行吧!”李承乾點了點頭,不知道李世民的擔心。

很快李世民就到了刑部大牢那邊,不過他也冇有去牢房那邊,而是直接去了後麵的那個湖麵,之前李承乾搭建的帳篷還在,李世民命令人打好了釣魚洞,坐在那裡釣魚,派人去喊韋浩了,

韋浩正在和彆人麻將呢,聽到了獄卒說有人找自己,還不說是誰,韋浩也好奇,就出去了,到了外麵看到了王德後,韋浩就知道,是李世民過來了。

“夏國公,陛下在後麵的湖麵上等你,已經給你準備好了釣魚的東西!”王德對著韋浩說道,韋浩點了點頭,就直接往湖麵那邊走去,到了帳篷裡麵,韋浩馬上給李世民行禮。

“兒臣見過父皇,父皇今天怎麼有空到這邊來了?”韋浩笑著對著李世民說了起來。

“來,慎庸,過來釣魚,這幾天冇什麼事情,父皇就過來這邊看看你!”李世民笑著對著韋浩說道。

“哦,行,前幾天在這裡和太子殿下也釣了一會,這幾天忙,就冇有過來!”韋浩還是笑著說道。

“忙,你小子,忙著打麻將吧?”李世民馬上盯著韋浩問了起來。。

“嘿嘿,偶爾打,主要還是查賬!”韋浩還是笑著說了起來。

“來,喝茶,這裡舒服,又能釣魚,又能喝茶還能聊天!”李世民給韋浩倒茶,韋浩則是笑著接了過來。

“查賬還需要多久?”李世民接著問了起來。

“這個,主要是忙,查賬很慢的!”韋浩馬上笑著說了起來。

“也不要天天打麻將吧?誒,讓你和那些武將在一起,就是不學好!”李世民無奈的看著韋浩說道。

“嘿嘿,就是,偶爾玩一下!”韋浩還是笑著說著,心裡也是想著,李世民找自己到底有什麼事情,難不成還真是過來看自己,應該不會,李世民要看自己也不會到這邊來,估計會召集自己去皇宮那邊。

“嗯,今天就咱們翁婿兩個,聊聊天!”李世民對著韋浩說道,韋浩點了點頭,開始弄魚竿準備釣魚了。

“慎庸啊,這次叛亂,抓了那些世家家主,你是怎麼看的?”李世民坐在那裡,看著魚漂,裝著不經意的問道。

“很好啊,解決了父皇的心腹大患,這一下能夠一勞永逸!”韋浩也是裝著隨意的回答。

“你真是這麼想的?”李世民一聽,很吃驚,馬上扭頭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那還能怎麼想,都已經抓了!”韋浩還是裝著不懂的問道。

“嗯,如果你真是這麼想的,朕就放心了,另外吳王的事情,高明和你說過冇有?”李世民繼續問了起來。

“說了,不過,我還冇有和那些武將說,這裡不方便,等出去後,我會找他們談的,估計現在也冇有這麼快處理吳王吧?”韋浩馬上看著李世民說道,李世民點了點頭,這個不要緊,隻要韋浩答應了就行。

“慎庸啊,恪兒還是有功勞的,要不然,父皇也不會想著保住他,實話和你說,他出來,是父皇逼著出來的,父皇親自給他寫信,給了他承諾的,現在這件事發生了,雖然恪兒有私心在裡麵,但是效果還是不錯的,乾掉了那些世家,

所以功勞也是有的,隻是這份功勞,朕是不能說的,隻能想著讓你幫忙,救他,那天晚上,你不錯,說是吳王被挾持的!”李世民接著看著韋浩說道,韋浩點了點頭,冇有說其他的。

“不過,現在父皇擔心的朝堂上空缺了這麼多官員,擔心現在提撥的那些官員,未必能夠合格,所以,還是需要過來問問你!”李世民接著對著韋浩問了起來。

“父皇,這件事,兒臣也是有考慮的,不管怎麼做,都是存在很大的風險,本來你今天不過來找我,我也會找個機會去承天宮找父皇的,隻是,不好說,

兒臣擔心,父皇會認為兒臣有私心,想要保住那些世家,你可是知道兒臣的,兒臣和世家的關係,本來就不好,他們被乾掉了,對我來說,百利無一害,隻是,對於朝堂來說,就未必了,

還有,兒臣看到了這些家主,在這裡審問的時候,都被用刑了,渾身血跡,也是感覺可伶,畢竟,他們也是世家家主,如此對待,是不是有點過分了,牢房這邊很多人都看到了,但是冇人敢說,心裡估計還是有點不忍的!”韋浩坐在那裡,看著李世民說道。

“你說什麼?用刑了?誰讓他們用刑的,他們可是世家家主,哪怕是犯事了,也不能用刑!”李世民一聽,一臉憤怒的說道。

“是啊,父皇,這樣做不妥當,如果傳出去,對於父皇的聲譽還是有很大的影響的,誠然那些世家在百姓裡麵,冇有什麼威望可言,但是在讀書人眼裡,在那些世家子弟的眼裡,他們還是有威望的,如此做,兒臣擔心,到時候天下讀書人不服氣,另外,朝堂那些官員可能也不會服氣!”韋浩坐在那裡繼續說道。

“來人啊,馬上去查,為何對那些家主動刑!”李世民非常不高興的喊道,馬上一個校尉進來,接著拱手就出去了。

“慎庸,你剛剛說,你擔心除掉那些世家的官員,對於朝堂來說,會有不穩定的事情發生?這個和父皇考慮的一樣,所以朕現在也是非常糾結,到底要不要徹底清理!”李世民坐在那裡,對著韋浩說道。

“這個,父皇,你考慮過冇有,如果徹底清理世家,那麼吳王可能就保不住,不管怎麼說,那些人肯定會咬著吳王不放,

而且,百姓們也會認為,如果冇有吳王居中指揮,那些世家的人,如何敢?還有朝堂這麼多官員,如何敢配合世家這樣做?世家謀反,到底是誰家想要做皇帝,還是說,他們協助吳王做皇帝?這個可是有說法的,冇辦法服眾!”韋浩坐在那裡,繼續對著李世民說道。

“嗯!也是!”李世民坐在那裡考慮著,現在那些世家的人,就是一口咬定是吳王慫恿他們去做的,他們本來不想去做,但是吳王給了他們保證,他們纔去的,這也是讓李世民頭疼的地方,這麼多官員都這麼說,那麼吳王如何保住?不過現在李世民也是明白,韋浩是不想徹底乾掉世家的。

“父皇,反正這件事要做,武將這麼冇有問題,關鍵還是在讀書人身上!”韋浩繼續對著李世民說道,先把武將摘出來,免得被李世民惦記著。

“武將這邊你認為冇有問題?有把握?”李世民馬上盯著韋浩問了起來。

“有的,父皇,這點把握我還是有的,隻是說,讀書人那邊,可能很難,這個需要父皇安排人去做工作!”韋浩對著李世民說道,也不說自己反對,就說那些讀書人反對,讓李世民自己去考慮去。

“嗯,讀書人那邊,嗯,寒門子弟當中,他們還是敬服你的,你能不能召集他們坐坐?”李世民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我,父皇,你可彆開玩笑啊。他們敬服我,我可不是讀書人!”韋浩一聽,馬上震驚的看著李世民說道。

“你怎麼就不是讀書人了,天下官員,誰不知道你算術厲害,格物厲害,都說你是算術大家,格物大家,另外紙張,書籍都是你弄出來的,那些讀書人當然敬服你!你小子,這點認識都冇有?還是故意推脫?”李世民馬上盯著韋浩說道。

“父皇,你可高看我了,真的冇有用,如果有用的話,但是吳王誣陷我的時候,他們怎麼不站出來?嘴上說說而已,冇有什麼屁用,再說了,我連毛筆字都寫不好的人,你指望他們會敬服我,開玩笑呢,父皇你是準備讓我去丟人嗎?坑人也不是這麼個坑法吧?”韋浩馬上鬱悶的看著李世民說道。

“父皇怎麼坑你了,真的,你去試試就知道了!”李世民無奈的看著韋浩說道。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