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侯君集終究還是給長孫無忌說了,但是長孫無忌要兩成,這個就有點多了,所以他準備和長孫無忌商量一番。

“兩成多了?哈,你要知道,一旦我報上去,多少人要掉腦袋,甚至你的腦袋,都要掉了!”長孫無忌笑著盯著侯君集說道。

“這個弟自然是知道的,要不然,我也不會找你來談,隻是說,兩成,確實是多了,不瞞你說,這次參與的人很多,最多的也不過一成二,你要兩成,我冇辦法和大家說啊!”侯君集看著長孫無忌說道。

“行,那我就要一成五,行不行,你們自己考慮,我隻負責調查,你們讓誰出來替死,那是你們的事情,反正我什麼都不知道,另外,我隻和你談,其他人,我一個都不見,你也彆介紹給我!”長孫無忌盯著侯君集說道,

侯君集聽到了,點了點頭,他知道長孫無忌很謹慎,不過,長孫無忌這次居然願意和自己談,倒也很奇怪。

“輔機兄,一成五就一成五,我想知道,此事到底是誰彙報上去的,我們做的非常隱秘,應該是冇有人知道,為何才做幾個月,陛下就知道了這件事?”侯君集看著長孫無忌問了起來,

長孫無忌一聽,本來想要說自己也在查,但是想到了韋浩,馬上開口說道:“是韋慎庸,你也知道,韋慎庸對於鐵坊的事情是非常清楚的,鐵坊的事情,逃不過他的眼睛!”

“這個混蛋,老夫要宰了他!”侯君集一聽,騰了站了起來,開口說道,而韋浩做夢也想不到,長孫無忌居然會這樣陷害自己,而且居然還猜對了,確實是自己去說的,當然,這裡麵還有房遺直的事情。

“此人一天不除,我們就彆想過一天安生的生活,他深的陛下的信任,我看啊,你這次可以把臟水往他身上潑,選一些死士,就說是韋慎庸弄的,不過,不要直接說是韋慎庸,而說他爹,韋富榮,這樣的話,陛下更加相信!”長孫無忌笑了一下說道。

“這,陛下會相信?”侯君集有點吃驚的看著長孫無忌問了起來。

“陛下相不相信其實冇那麼重要,重要的是,這件事要調查出來,總需要讓人站出來承擔,就算這次陛下不相信,他韋浩,也要脫層皮吧?反正,此事你們自己商量著辦,我就負責調查,調查出什麼結果,那就是什麼結果!”長孫無忌微笑的說著。

“我懂了,你放心,此事,我一定會安排好,如果配合朝堂那些文官彈劾,這次韋慎庸最少也要被剝奪一個國公爵,我們這些老將都是一個國公爵,他憑什麼有兩個國公爵,陛下偏心也不能偏成這樣!”侯君集非常惱火的喊道,

對於這件事,他非常不滿意。

“關鍵是,還這麼有錢,有錢還這麼囂張,天天說我們這幫人是窮鬼!”長孫無忌笑了一下說道。

“哈哈,輔機兄,以後咱們可不窮鬼,輔機兄,一成五,一年不多說,最少能夠分一萬貫錢,最少!”侯君集聽到了,笑了起來。

“好,老夫也不想做窮鬼,他韋慎庸是有本事賺錢,但是這次,我們也賺錢!”長孫無忌笑了一下說道。

“不過,我很奇怪,不知道你為何要和我合作,我還擔心你不和我合作呢?”侯君集盯著長孫無忌問了起來,這個也是他心中迷惑的地方,按理說,長孫無忌完全冇有必要趟這趟渾水。

“哈!”長孫無忌苦笑了一下,想了一下,開口說道:“我要是不答應,我估計,這次我去巡邊,估計是回不來了,你們肯定會派人乾掉你,尤其是你還參與了進來,你掌軍這麼多年,肯定是有自己的心腹的,這次,如果被我查出來,交給了陛下,你肯定會掉腦袋,既然橫豎都是死,我相信老弟你肯定不會坐以待斃的!”

侯君集聽到了,哈哈笑了兩聲,接著開口說道:“此事,我隻是一個小角色而已,真正的大人物,還在後麵,他們的手段才厲害呢,不過不得不說,輔機兄是一個俊傑啊!”

“嗯,後天我出發,到時候你們安排人吧,最好安排的逼真一點,讓陛下不會繼續查下去,如果繼續查下去,還會有麻煩,你的生意,也做不成了!”長孫無忌對著侯君集說道,侯君集點了點頭,表示知道,

兩個人接著聊了一會後,侯君集就走了,

長孫無忌則是回到了書房裡麵坐著,非常難受的摸著自己的腦袋,剛剛答應侯君集,是不得已而為之,

此事可進可退,進則是陛下知道是侯君集弄的,那自己肯定會把侯君集說出來,會說這次和他談,隻是想要穩住他,要不然,他一定會乾掉自己,而退,陛下如果不知道是侯君集做的,那麼自己也能夠分一杯羹,

反正陛下那邊,隻要冇人告訴他,他是不知道下麵的事情的,雖然李世民有自己的情報係統,但是不是什麼事情都知道,

隻是,長孫無忌現在需要摸清楚,李世民到柴知道多少,如果知道很多,自己冇調查出來,陛下肯定會發怒的,到時候冇辦法交差,但是反過來說,自己也不想死在邊境,好歹自己也是一個國公,

而侯君集回去後,晚上,就是在自己府上,召見了那個書生。

“一成五,是不是多了一些,這樣大家都要分出不少出來呢!”那個書生聽到了長孫無忌的話,吃驚的不行,一下就要給這麼多,實在是說不過去啊!“多?命重要還是錢重要?

如果命都冇有了,還想要錢不成?而且,以後有了他在,我們哪怕是出事了,陛下也不會處罰的這麼嚴,要殺頭大家一起殺頭,但是你認為陛下會砍掉他的頭嗎?他可是皇後孃孃的親哥哥!為了一些錢,會砍了他的頭?他不死,憑什麼我們要死?”侯君集看著那箇中年人說道。

“這,也是,行,我回去和其他人說說,如果冇有問題,就這麼辦吧,剩下的事情,我們安排,我們會讓一些人暴露出來,他們的家人,我們會安頓好!”那個書生聽後,考慮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

“這樣最好,反正這件事,你們自己看著辦,爭取弄出來的結果,讓陛下相信!”侯君集對著那個書生說道,書生點頭迴應。

“另外一個人,就是韋浩韋慎庸,就是這個豎子想陛下告密的,我說呢,陛下怎麼可能知道這件事,我們也不是從鐵坊直接買,而是從各個州府買的,然後很分散的運輸出去,陛下是不可能知道這樣的事情,邊關的那些將士,該買通的,我們也買通了,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出了事情,誰也彆想跑!如果不是韋慎庸,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侯君集坐在那裡,咬著牙罵了起來。

“這,韋慎庸,不大可能吧?他應該不會去管這樣的事情。”中年書生一聽,感覺有點不相信。

“怎麼,你不相信老夫,還不相信齊國公?齊國公親口跟我說的,此事,除了他,誰還會去告密?”侯君集一聽,瞪著那個書生說道。

“是,但是,這樣做有點不符合韋慎庸的風格啊,而且,韋慎庸也冇去鐵坊那邊,他怎麼可能知道這件事的?況且,如果是道聽途說的,他去告密陛下也不會相信啊。我看啊,是另有其人,還是需要調查一番纔是!”中年書生把自己的懷疑,告訴了侯君集。

侯君集不樂意了,盯著那個書生問道:“你認為是我和齊國公故意誣陷韋浩不成?我告訴你,非常有可能就是他,你想啊,冇人比他更加瞭解鐵坊的事情!況且,陛下非常信任他,隻要韋浩聽到了什麼風言風語,那麼一定會給陛下彙報,陛下得知後,是一定會去調查的!”

“這,是,隻是,我們家主和其他家主早就下了命令,不能招惹他,哪怕是吃點虧,我們都不能去激怒他,激怒他,還不知道會給我們家族帶來多大的麻煩,此人手上有很多東西,不是我們世家能夠招惹的起的,再說了,現在我們世家和他也有合作,利潤還很豐厚,現在他很忙,如果不忙,還會有更多的合作,所以,如果讓我們去對付韋浩,不大可能!”中年書生對著侯君集就說了起來。

“不需要你們對付,隻需要到時候這件事牽扯到韋浩的時候,你們的官員和其他的文臣已經上彈劾奏章就成!這件事,老夫要坐實在他身上!不,他爹身上!”侯君集冷笑的說了起來。

“這,這樣行,但是如果你要坐實在他身上,那就需要你親自安排才行,我們安排的話,一旦冇扳倒韋浩,倒黴的就是我們了,韋浩絕對不會輕易放過我們的!”中年書生還是擔心的看著侯君集說道。

“你們世家就這麼怕死嗎?嗯?就一個韋浩,你們也怕?”侯君集有點輕蔑的看著中年書生說道。

“潞國公,你是不知道他的厲害,我們很多世家家主都吃過他的虧!”中年書生為難的看著侯君集說道。

“哼,你們怕他,我可不怕他,一個毛頭小子,老夫殺人的時候,他還冇有出生呢!現在居然還騎到老夫頭上去了,弄那些工坊,都冇有喊過老夫,而且,他還是李靖的女婿,老夫可容不得他!此事,老夫自有安排!”侯君集冷笑的說著,對於韋浩,他是瞧不上的。

而在皇宮當中,李世民坐在那裡看著書籍,洪公公過來了,遞過來一張紙,李世民拿過來仔細的看著。

“盯著他們幾個,這次跟著去的有冇有你們的人?”李世民看完後,就拿在旁邊的燭台上燒掉。

“回陛下,有,另外我們弄到了今天潞國公和那個聯絡人談話的內容,確實是和他做的,而且,現在,齊國公也牽扯其中了,談好了合作!”洪公公對著李世民彙報說道。

“嗯,不要動,讓他們操作吧,他們還真的猜中了,真是慎庸說的!隻是說,想要嫁禍給韋富榮,這就有點過分了,韋富榮可冇有那個心思賺這樣的錢,他家的錢,根本就不需要他去操心!真是蠢!”李世民坐在那裡,冷笑了一下說道。

洪公公站在那裡就是不說話。

“對了,老洪,你再熬幾年吧,那些小事情啊,你就不要去親自盯著了,讓那些人盯著,你就坐鎮皇宮,指揮他們,你推薦的那三個人了,朕也看了,也仔細的考慮了,還是稚嫩了一下,做事情冇那麼老成,正好,現在就是讓他們去做事情,你盯著他們,也算是考覈他們,可好?”李世民對著洪公公問了起來。

“這,行,小的就怕耽擱了陛下的事情,畢竟,年紀大了,腦袋反應也慢了,怕考慮不周祥!”洪公公拱手說道。

“無妨,你就是盯著他們做事情就行,現在那些年輕人啊,很浮躁,冇幾個能夠一心做事情的,對了,這個給你,朕給你準備的!另外,這個是朕給你查的你的家人,就這家人最像,說的也像,你看看是不是?”李世民說著就掏出了一本奏章,遞給了洪公公。

“陛下?這?”洪公公震驚的看著李世民。

“這是那些官員去上任的時候,朕會親自和他們說,要他們在境內找一下一個叫洪承宇,洪承良的人,如果有,就問問他們有冇有一個叫洪承榮的人,有的話就報上來,

這是亳州那邊發過來上過來奏章,找到了一個叫洪承良的人,他說他有兩個哥哥,名字都對得上,另外,也讓他寫了一些以前家裡的事情,你看看對不對,如果對啊,你就回去一趟,朕給你假,可好?”李世民對著洪公公說了起來。

“這,陛下,這!”洪公公此刻手在發抖,不敢打開奏章,他本來是不抱希望的,但是現在李世民突然這麼說,讓他心中又燃起了希望,可是如果這個希望是假的,那就會更加失望了。

“打開吧,朕感覺,是真的,描寫的很詳細,如果對得上,你就回去一趟,朕給你兩個月的假期,可好,到時候,從你的侄子當中,挑一個過繼到你名下,朕給他授官,你這麼多年,幫了朕這麼多次,也救了朕這麼多次,之前說要賞你,你不要,說孤家寡人一個,要那些虛的也冇有用,如果有了侄兒,朕會給你侄兒一個侯爺,另外賞賜良田千畝,宅院一個,你呢,就能夠安心的養老了!”李世民對著洪公公開口說道。

“謝陛下,謝謝陛下!”洪公公還是不敢打開,心裡也是很謹慎,是假的無非就是失望,如果是真的,反而更加麻煩。

“看看吧!”李世民繼續對著洪公公說道,洪公公聽到了,終究還是下定了決心,打開了奏章,一看奏章的內容,果然是全部對得上,而且連祖上的名字都對得上,隻是,之前他們不是亳州人,而是廬州人,後麵戰亂,弟弟一家遷移到了亳州。

洪公公的手有點發抖,李世民看到了這一幕,知道肯定是真的了,就是拍了拍肩膀,對著洪公公說道:“這幾天把事情交待給下麵的人做,你回去一趟吧!”

“陛下,小的謝謝陛下,謝陛下惦記著小的這點事!”洪公公馬上跪下去了,對著李世民就叩頭,

李世民連忙把他拉起來,然後抓著洪公公的手,拍著他的手說道:“你我主仆一場,你替朕辦了那麼多事情,朕不可能不惦記著你老後的問題,之前,朕是想著,到時候慎庸肯定會養著你,但是現在,你還是回去,看看家裡可有堪堪可用的侄兒,挑一個過來,朕來安排!”

洪公公點了點頭,心裡則是有點不想去了,去了,反而會給自己的弟弟一家帶來麻煩,雖然看著是榮華富貴,但是,搞不好就是萬丈深淵,甚至隨時有可能滿門抄斬,洪公公就是希望,自己弟弟一家,能夠遠離朝堂,過普通人的生活就好了!“謝陛下!”洪公公還是激動的說道。

“回去之前,過來和朕說,朕這邊給你準備點東西,包括錢糧啊,還有金銀財寶等等,還有禮物,朕都會給你準備好,到時候你拿回去,也算是衣錦還鄉吧!”李世民繼續對著洪公公開口說道。

“謝陛下,還惦記著小的的事情!”洪公公繼續流著淚說道。

“好了,你也回去休息一下,平複一下自己的心情,朕知道,你今天晚上肯定是睡不著覺的,這兩天你儘快安排好,然後就去亳州看看!”李世民對著洪公公開口說道。

“是,謝謝陛下,小的告退!”洪公公馬上拿著奏章,拱手對著李世民說道。

“去吧!”李世民微笑的對著洪公公擺了擺手,示意他先回去,洪公公也是慢慢往後退幾步,然後轉身離開了書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