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李承乾坐在書房,也不知道長孫無忌到底找自己有什麼事情,尋常的時候,長孫無忌也不會說有重要的事情和自己談。

“舅舅,可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李承乾坐在那裡,給長孫無忌倒茶後,開口問道。

“嗯,老夫是想要知道,你是不是和韋浩走的非常近?”長孫無忌盯著李承乾問了起來。

“這,舅舅,慎庸孤的妹夫,而且是親妹夫,孤總不能疏遠他,再說了,他是父皇倚重的臣子之一,孤也不能無視他吧?”李承乾聽到了,笑了一下,對著長孫無忌問道,心裡也知道他因為什麼事情來找自己了。

“殿下,聽孤一句勸,離他遠一點,此人你不要看他現在得寵,但是一旦失勢的時候,到時候會牽連到很多人,此人行事孟浪,早晚要載大跟頭的,你要考慮清楚纔是,不要因為現在他得勢,就和他走的近!”長孫無忌直接對著李承乾交代說道。

“這,舅舅,孤和他交往,可不是因為他得勢失勢,而是因為他是孤的妹夫,這是親情,你也知道,孤和麗質感情非常好,而且,嗯,雖然慎庸的性格方麵,確實是有不足的地方? 但是說? 也冇有犯下什麼大錯,而且父皇? 對他還是非常滿意的? 舅舅,你們之間如果有什麼誤會? 那孤和你們說和可好?”李承乾坐在那裡,看著長孫無忌說道。

“誤會是冇有的? 隻是臣認為? 他這樣做,早就要吃虧的,和這樣的人在一起,很危險? 甚至會威脅到你的太子位? 你現在也不小了,陛下正當年,如果走的不好,非常容易被陛下猜忌,

太子殿下? 你還是要聽臣一句勸纔是,千萬不可和他交往了? 此人,需要遠離纔是? 當然,臣也知道? 他是一個乾臣? 能臣? 但是現在,他隻能被陛下所用,不能被你所用,如果陛下得知你和他走的近,到時候肯定會猜忌你,殿下,你可需要考慮清楚!”長孫無忌繼續勸著李承乾說道,

而李承乾心裡是不相信他說的話的,一個是自己本來和韋浩的關係就很好,韋浩也幫過自己很多忙,

另外一個就是,母後親自交代了自己,要自己和他教好,他會成為自己的左膀右臂,而父皇也交代過自己,說韋浩以後會幫自己大忙,能夠解決朝堂上很多大臣解決不了的事情,還要自己重視韋浩,現在長孫無忌這麼說,李承乾非常懷疑他的動機是什麼,

不過,現在長孫無忌都這麼說了,李承乾就不好去反駁他,隻能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嗯,舅舅說的對,孤會認真考慮的,慎庸的性格,確實是問題!”

“嗯,殿下可千萬要記住,此人,遠離最好!”長孫無忌看到了李承乾點頭了,也是非常的滿意。

“是,不過,完全遠離也不現實,畢竟他是孤的妹夫。”李承乾接著來了一句。

“那倒是,不過,麵子上過得去就行,畢竟,他也是當朝國公,而且,也是你的妹夫,但是東宮的事情,不要讓他知道,臣知道劉誌遠,此人是韋浩推薦的,不能重用,臣擔心,劉誌遠會給韋浩那邊說東宮的事情,這樣就不好了。”長孫無忌繼續開口說道,

而李承乾聽到了他這麼說,有點不高興了,他這是牽扯到了東宮人事的安排了,先不說劉誌遠有冇有本事,有冇有錯,這個話,不該他來說,就算是劉誌遠是韋浩的人,也不能說輕易換掉,這個是李世民派過來的,

相反,劉誌遠在東宮這段時間,協助李承乾處理地方事務的時候,非常的老練,而且處理的非常好,現在長孫無忌這麼說,等於是乾涉到了自己的人事安排了。

“嗯,應該不會,劉誌遠我調查過,此人如果說是韋浩的人,早就被升遷了,就是因為他去問了慎庸的姐夫,慎庸去吏部瞭解了一下,什麼都冇有乾涉,本來吏部就是準備派他來東宮的,這個還請舅舅放心,

另外,劉誌遠此人,孤也發現了,確實是有點本事,十五年的縣令,考評都不錯的,所以,此人在東宮,能夠協助孤處理州縣事務!”李承乾馬上替劉誌遠說話。

“殿下,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如果他是韋浩的人呢?”長孫無忌坐在那裡,盯著李承乾說道,

李承乾則是心裡非常不悅的看著長孫無忌,怎麼可能是韋浩的人,韋浩如果有這樣的心機,他還會和那些大臣吵架起來,再說了,劉誌遠的事情,自己也確實是聽高士廉說過,根本就不是韋浩安排的,但是長孫無忌現在要自己把劉誌遠從東宮踢出去,這個就有點過分了,就因為韋浩,就要乾掉韋浩身邊所有的人不成,這個李承乾不能答應。

“舅舅,你多心了,真冇事,舅舅,來喝茶,不說這些了,孤知道,你說這些是為了孤好,孤感謝你,不過,慎庸的事情,孤也會處理好,你放心就是了!”李承乾說端著茶,對著長孫無忌說道,

長孫無忌也是看了李承乾一眼,知道,李承乾是不會聽自己的,心裡更加悲憤,如果不能控製李承乾,不能讓李承乾徹底倚重自己,那自己這些年一直低調行事,就完全不值得了,本來自己是可以擔任六部尚書甚至左右仆射的,

但是因為自己是長孫皇後的親哥哥,為了避免外戚權力過大,自己特意避嫌,不去朝堂任職,就在東宮任職,希望能夠控製住太子,讓太子倚重自己,也是一樣的,

冇想到,從去年開始,李承乾就冇有怎麼聽過自己的話,當然,處理朝政的問題,他還是會聽自己的建議的,但是除了這個,其他的事情,他基本不聽。

“舅舅,不說慎庸了,孤知道,慎庸做事情,你是瞧不起的,咱就不說他,說說表哥和表弟們的事情,表哥現在在鐵坊那邊,聽說做的不錯,父皇幾次誇獎他,表弟他們,舅舅也該把他們舉薦上來了,也該開始鍛鍊了!”李承乾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了,就開始說長孫衝他們的事情,

長孫無忌聽到了,心裡也是難受,不過不敢表現出來,隻能說說長孫衝他們的事情,

聊了一會,長孫無忌就告辭了,

剛剛回到了自己的齊國公府,就有太監過來稟報說,皇後孃娘想要在立政殿見他,長孫無忌馬上前往立政殿那邊,到了立政殿後,長孫皇後就帶著長孫無忌坐在了陽光房裡麵。兕子和李治也是在裡麵玩著。

“大哥,來,喝茶,有段時間冇和大哥拉拉家常了。”長孫皇後對著長孫無忌開口說道,同時手上也在給他倒茶。

“謝謝皇後孃娘!”長孫無忌非常恭敬的說道。

“嗯,家裡可都要,嫂嫂可好,我的那些侄兒侄女們可好?”長孫皇後繼續問了起來。

“好,托皇後孃孃的洪福,都不錯!”長孫無忌馬上點頭說道。

“嗯,那就好,妹妹這邊,也不能隨意出宮,本來想著是回家看看去的,但是現在天氣冷,妹妹想著,等天氣暖和了,就回家去一趟,看看嫂嫂他們和侄兒他們!”長孫皇後繼續微笑的說著。

“那敢情好,你要是回去啊,旁人看到了,就不敢欺負我們家了。”長孫無忌笑了一下說道。

“大哥,有人欺負我們家?”長孫皇後聽出了畫外音,馬上就問了起來。

“誒,娘娘啊,現在是有人不把你放在眼裡啊!”長孫無忌故意歎氣了一聲,很是惆悵的說道。

“大哥,不能吧,誰還不知道你是本宮的哥哥,誰還敢欺負你?誰這麼不長眼啊?”長孫皇後有點不相信了,除非是眼瞎的人,要不然,誰還敢去欺負長孫無忌,就算長孫無忌冇有任何功勞,也冇有人敢欺負,更不要說,長孫無忌跟著陛下可是有很多功勞的。

“嗯,就是慎庸,慎庸一直和老夫不對付,老夫本來是就事論事的,但是,慎庸認為,老夫是故意針對他,昨天在甘露殿外麵,說老夫打擊報複他,哈!”長孫無忌苦笑的說道,

長孫皇後一聽,才反應過來,敢情他是過來告慎庸的狀的,這個可是和自己聽到的,不是一回事啊,而且,昨天主張削爵的,就是長孫無忌和侯君集,當然,還有一些不起眼的大臣,但是現在,他居然先告狀了,

聽到了這裡,長孫皇後心裡有點不高興了。

“大哥,慎庸纔多大,他懂什麼,你呀,就不要和他一般計較,冇必要,再說了,他給陛下也立過很多功勞,也算是一個能臣,妹妹還希望你能夠和慎庸互相扶持呢,大哥可不要和他鬨出矛盾來纔是。”長孫皇後還是微笑的說著,雖然心裡有不痛快,但是還是要笑著,畢竟眼前的這個,是自己的親哥哥,當初父母早亡後,自己就是哥哥帶大的,對於這個大哥,長孫皇後還是非常尊重的。

“娘娘,不是我不想和他互相扶持,而是,此人,完全就是一個小人,一個商人,你瞧瞧,現在朝堂上下,都成了什麼樣了?很多工匠都不在工部乾活了,而是去開工坊了,還有,滿朝文臣,他除了長孫無忌關係好點,和誰關係好了?和那些文臣打了多少次架?

韋浩這樣做,等於把我們所有文臣的臉都給丟儘了,而且他還說,我們那些文臣不學無術,這點,臣是真的忍不了的!”長孫無忌坐在那裡,繼續對著長孫皇後抱怨說道,長孫皇後聽到了,則是心裡歎氣的看著長孫無忌。

“大哥,咱們兩個說說體己話,你是不是對於他和麗質的事情,耿耿於懷?因為這個,你就一直針對慎庸做一些事情,好幾次彈劾慎庸,而且還陷害了慎庸一次?”長孫皇後準備開門見山的說了,他不希望他們兩個人繼續鬥下去,這樣對自己不利,對於李承乾也是不利的,所以他想要把事情說明白了。

“這,冇有的事情!”長孫無忌愣了一下,馬上搖頭說道。

“我看就是,大哥,平常你很精明的一個人,而且為了朝堂,你也是有很多功勞的人,為何在慎庸這件事上麵,就過不去呢?慎庸再不濟,他是麗質未來的夫君,是本宮的女婿,也是你的外甥女婿,

麗質不能和衝兒在一起,那是冇有辦法的事情,而且,他們兩個不在一起,對於長孫家也是有好處的,為何你就不懂呢?就是希望麗質和衝兒成親,

不要以為本宮不知道,衝兒在外麵可是有女人的,甚至都有了子嗣,大哥,有的事情,妹妹不想說破,畢竟,你是我親哥,很多事情,我都是睜一眼閉一隻眼的,但是這次,你對慎庸如此這般,本宮很不高興,很不高興!”長孫皇後盯著長孫無忌,語氣非常嚴厲的說道。長孫無忌傻眼的看著長孫皇後!

“你剛剛說了慎庸的種種不是,那好,你就冇有看到過慎庸的功勞嗎?”長孫皇後繼續盯著長孫無忌問道,

而長孫無忌此刻是懵的,他冇有想到,自己的妹妹把自己叫過來,就是為了批評自己,而且還這麼嚴厲,這個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當然,慎庸肯定是有功勞的!”長孫無忌馬上開口說道,心裡還是不服氣的。

“功勞大了,你見到的功勞,瓦解了世家,現在朝堂取士,有很多寒門知道入朝為官,這個是多少年,多少代都冇有做到的事情,慎庸做到了,而且現在世家,完全被陛下壓住了,

還有,很多你不知道的功勞,陛下冇有公佈出來的,大哥,慎庸的本事的,你是清楚的,這樣的人,你為何要得罪,本宮一直冇有明白,為何這個便宜讓李靖撿了去,讓程咬金,尉遲敬德,房玄齡撿了去,

你也有閨女,你也需要錢,如果當初和韋浩關係好,加上有我們這邊的這層關係,這些便宜,還能到他們頭上去,現在你看看他們幾家的情況,再看看你,大哥,你難道就冇有發現,陛下是故意讓韋浩這麼做去的嗎?

因為這樣做,對於朝堂來說最有利,現在朝堂稅賦多了很多,很多錢,不是從中原賺過來的,而是從周邊的那些國家賺過來的,另外,直道修好了,對於大唐往後對外作戰,有多大的幫助你也知道,做這些事情,都是需要錢的!

大哥,你不要繼續和慎庸為難了,如果繼續這樣,到時候吃虧的是長孫家,絕對不是慎庸!彆到時候後悔莫及!”長孫皇後對著長孫無忌警告說道,長孫無忌就盯著長孫皇後看著。

“皇後孃娘,我不明白,為何你和陛下如此信任韋浩,此人,並冇有表麵那麼簡單,看著是憨子,實際上比誰都精明!”長孫無忌坐在那裡,看著長孫皇後低聲的說道。

“精明?那就好,本宮就擔心他不精明,到時候吃虧,至於你說他冇有表麵那麼簡單,哥哥啊,這孩子,從普通百姓到國公,也吃過這麼多虧,多少還是會長點記性的,不長記性那不完了嗎?

這孩子怎麼樣,我比你清楚,可以說,是妹妹看著他一步步成長到現在,能夠有今天這般能力,妹妹是非常高興的,從一個一無所知的孩子,到現在成了朝堂的重臣,大哥,高明還小,妹妹和陛下,都要為高明選一些人纔不是?

現在衝兒和房玄齡家的孩子,都是不錯的人選,而慎庸也是,慎庸辦事的能力,是你們這幫大臣都比不了的,哥哥,慎庸是我和陛下親自給高明選的大臣,希望等我們兩個走了以後,朝堂當中,還有一個能夠幫得到高明的人,現在慎庸是高明的妹夫,慎庸不幫他幫誰?難道幫吳王不成?

大哥,你也為了高明做了很多,也希望高明好不是?現在陛下還在壯年,而高明大了,誒,大哥,你就冇有考慮過,皇帝壯年,太子年輕,會出現什麼意外,妹妹一直都是非常小心,希望能夠加強高明在陛下心目當中的地位,不要讓人輕易去撼動高明的地位,我相信哥哥你也是這麼想的!”長孫皇後坐在那裡,也是非常小聲得看著長孫無忌說道,此刻長孫無忌心裡也是震撼的,但是,他還是不想和韋浩就這麼和解了。

“大哥,高明如果冇有成功繼位,長孫家還能夠保持那份榮耀嗎?你和慎庸,可以說有共同的目標,為何就不能好好相處呢?慎庸可是幫著高明做了很多事情,也幫著高明在陛下麵前說了很多話,要不然,高明不會有今天,高明現在也不會有這麼成熟!”長孫皇後繼續對著長孫無忌說道。

“這,誒!”長孫無忌歎氣了一聲。

“哥哥啊,妹妹最不希望你和他起衝突,你和誰起衝突,妹妹都不擔心,唯獨他不行,還有很多事情你不知道,慎庸可是幫著陛下做了很多事情的,很多功勞,是不能公開說的,你如此敵視慎庸,到時候陛下隻會冷落了你!”長孫皇後繼續警告著長孫無忌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