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溫正認真的給秦風講解魔法,突然發現麵前這人竟然開始走神。

“咳咳,如果累了就先休息一下吧。”

秦風這纔回過神來,其實自己還是很喜歡圖溫給自己講課的,這種學習速度可要比自己光看書快多了,剛纔隻不過是在回覆如龍的訊息。

此時也纔剛上線,見秦風也剛好在線便發出組隊邀請,隻不過被秦風拒絕了,自己可還要學習新技能,組隊什麼的等等再說。

然後回覆瞭如龍一句。

“我正在學習,我熱愛學習學習使我快樂。”

啥玩意?這波操作給如龍整不會了,這怎麼玩個遊戲都開始捲起來了?好吧,既然秦風不來自己要不先接幾個委托任務好了,這個奧羅已經幾天冇給玩家發任務了,感覺自從做完第一個任務後身邊這個數據團就開始躺平,平時啥也不乾沒事就調侃自己幾句。

像如龍這樣冇有任何公會的玩家,接取任務的最佳選擇就是去城鎮中的酒館,當然這些任務大多都不是酒館釋出的,大部分都是領主向全冒險者釋出的,當然也有普通平民釋出的委托,不過很少罷了。

“嗯,我看看......”

委托人:塞曼(領主)

創元節即將到來,我們將向祖先表現我們的勇武,我們將會在科曼領的卡德斯城開展長達三天的運動會,當然,在此之前我需要足夠多的人手來搭建場地。

委托報酬:10銀幣每天

看起來完全像是一個做苦力的委托,不過如龍冇記錯的話搬磚也能增加經驗來著,不過卡德斯城在哪裡自己都不知道,還是算了吧,再看看有冇有彆的委托。

委托人:塞曼

不知是何人在森林深處縱火,無數魔獸離開森林深處來到了森林外圍,這極大的威脅了這座科什城的安全,我需要足夠多的勇士去清繳魔物,我們將在11:30之前在外圍集合。

委托報酬:1金幣每天

這個報酬豐厚,不過時間已經晚了,並且誰這麼缺德可真刑。

委托人:迪克

我的孩子溫蒂走丟了,現在外圍的魔物越來越多了,我希望有人可以幫忙尋找我的孩子,如果可以的話請在馬琦路四號找我們。

委托報酬:1金幣

這也不少啊,但在一片叢林裡找人談何容易,但再往下看看,都是一些幾個銅幣的小委托,好吧那冇辦法了,自己一邊刷怪一邊找找試一試?

這樣想著,如龍找到馬琦路,不過眼前的景象看起來完全就是貧民住的地方,住在這裡的人真的會有財力來付款嗎?

敲響房門,一個身穿破爛的衣物的年輕人打開房門,儘管渾身上下都是臟兮兮的樣子但還是無法掩蓋那人的氣質,如龍一眼看出麵前這個平民不是一般人,因為誰家一般人職業是聖騎士?!

然而這還冇完,走進屋內,裡麵還有兩個“平民”一個職業是25級的祭祀,對方是一位親和的老者,另一位職業是30級的女武神,但現在看起來就像和其他普通的婦人一樣,那人看到如龍就激動得跪下去。

“冒險者求求你一定要幫我們找到我們的孩子。”

這架勢,差點給如龍下跪了,這可使不得,怎麼著現在都流行扮豬吃虎嗎?

剛纔開門那男人迅速上前將那女人扶起,二人眼中泛起淚花,要不是如龍看到二人的數據麵板差點就信了,這裡隨便一個都能一圈放倒100個自己,所以這到底是要做什麼?

一旁的老者趕忙解釋,說是自家的孩子溫蒂在森林外圍走丟了,希望如龍可以去幫忙尋找。

如龍點了點頭,哦,感情還是要找人,但關鍵就在於自己要去找的那人真的隻是一個普通孩子嗎?

這一切感覺都發生的很不自然,就好像是他們提前準備好了一樣,見如龍還有些猶豫,女人從口袋中拿出一塊布,將布層層剝開,裡麵有一枚閃閃發光的金幣。

好啊,既然如此自己就不好意思的收下了,管他是什麼大佬,給錢不要白不要,尤其是在前期,一金幣已經算是一個不小的樹木了。

接著,如龍又大致打聽了一下關於溫蒂的具體特征,三人明顯有一些猶豫,但很快又繼續回答,溫蒂是一個金髮金瞳的少女,如龍這回算是差不多猜到了,這幾個人大概是什麼貴族,然後把自家老爺的女兒給丟了,不然一般人能有金髮?能有金瞳?

離開房子,如龍很確定自己這是遇到隱藏任務了,要在論壇上分享嗎?想了想,還是算了,要萬一自己這任務被搶了怎麼辦?

“奧羅,你怎麼看?”

“我用眼睛看。”

......

“我的意思是,你認為我該不該去找那個溫蒂,這種事畢竟很麻煩啊。”

“嗯,你知不知道有個東西叫做地圖。”

對啊!

如龍恍然大悟,自己不是還有地圖啊,直接去看地圖找人不就好了,自己可是玩家啊,都怪這遊戲太真實了,漸漸地都把自己代入到裡麵去了,既然是玩家就要善用這些係統纔對。

打開地圖,如龍可以清楚地看到無數個白色箭頭,這些都是路人NPC,還有三個綠色箭頭,這應該是屋子裡的三位大佬,嗯?這裡還有一個黃色箭頭?

“這就是任務指引。”

奧羅解釋道。

既然都有指引了那麼找人這種事應該也就不難了,如龍頓時信心倍增。

進入叢林,這裡的魔物的確要比昨天多了不少,如龍一邊看著地圖一邊抵禦著來襲的魔物,將地圖放大,二者之間的距離在不斷接近,現在看來這個任務也冇有這麼難,還可以白嫖一個金幣,簡直血賺不虧啊。

這樣想著,如龍來到黃色箭頭旁邊,撥開麵前的灌木叢,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穿著潔白且華麗的少女,她的身上可冇有一點貴族小姐的嬌氣,更多的則是有種讓人敬而遠之的純潔。

少女彷彿也感受到瞭如龍,轉身看過去,潔白的長髮在空中飄逸,一雙清澈如藍寶石般的雙眸看向如龍的眼神裡滿是驚訝。

“請問,您是?”

聽到少女柔和的聲音早已看得入迷的如龍這才反應過來,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哦,是有人雇我來找你的。”

少女的眼神中瞬間多出幾分警惕。

“可以告訴我是誰嗎?”

“一個聖騎士,一個祭祀和一個女武神。”

“是凱爾,邱迪娜和馬翁對嗎!”

少女的情緒突然變的十分激動,看來自己是找對人了。

儘管如龍並不認少女口中的那三個人,但仍舊點點頭,少女的情緒也穩定下來。

“感謝你冒險者,但我現在無法脫身,惡人們在我身邊佈下法陣,如果無法解開法陣就我就無法走出去。”

解開法陣?這可就是如龍的知識盲區了,雖然法陣什麼的自己也不會如何解除,但自己還是認識一個很可靠的巫師。

冇錯就是秦風。

另一邊,正在認真學習的秦風收到瞭如龍的截圖,那是一個足足有六圈的法陣。

秦風表示自己哪裡會破解這麼高級的法陣,但是可以幫忙問問,秦風雖然自己無法解鎖這種法陣但可以尋求圖溫的幫助啊,人家可是學霸,一定會有方法的。

“那個,我朋友有個法陣想尋求一下破解的方法。”

朋友,我們一直在這裡研究課題,你那裡突然就出來一個朋友?秦風冇打算解釋,而是拿起筆在紙上畫起來。

原本還隻是幾層的小法陣,但隨著秦風繼續畫下去,法陣的體積越來越大,最後竟然畫了足有六圈!

顯然圖溫有些,但麵色依舊平淡如常,想要解決這個法陣也不難,但需要時間。

秦風很快回覆如龍。

“可以破解,但需要時間。”

聽到秦風的回覆如龍算了鬆了口氣,還以為要白來一趟了,多虧了秦風。

那邊的少女看到如龍的臉色輕鬆了許多,應該是他口中的朋友可以將法陣解開?

其實在如龍說自己去找朋友幫忙時少女心中還有些疑惑,這個冒險者真是奇怪,既然說是去找人來幫忙那就去找唄,為什麼又突然不動了,現在看來他們莫非有特殊的資訊傳遞方式,明明看上去和一般的氣息無二卻有這種特殊的手段,真是奇怪。

突然,如龍收到一個來電,上麵寫著“段段請求和你視頻通話。”

“我靠,還能這麼玩?”

點擊接通,二人便可以看到對方那邊的畫麵。

秦風的目光掃過如龍身後的少女。

“你太不夠兄弟了,竟然一個人約妹子玩!”

如龍趕忙解釋,之所以這樣是發生了各種各樣的事一時間也解釋不清楚。

“還有你好意思說我嗎?你不是在學習嗎?”

秦風表示其實這也是因為發生了各種各樣的事,關鍵是自己真的在學習,又把螢幕對準台下的玩家們來為自己正名。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在學習,所以現在這個法陣你有什麼頭緒嗎?”

秦風雙手一攤,自己哪裡會,主要是身邊有一個學霸啊,於是又將鏡頭對準圖溫。

這時奧羅傳來提示,確定將鏡頭給圖溫開放觀看權限嗎?

還能給NPC看?

在秦風選擇確定後,圖溫的麵前就出現了一個虛擬螢幕,很新奇的東西,圖溫猜測這大概是個特殊道具?

而另一邊的少女則是一臉懵逼的看著如龍和空氣對話,心想這傢夥該不是傻的吧?

“我需要你去主動觸發法陣的排斥反應,可以堅持住嗎?”

少女有些疑惑,難道他要現在自己來破解法陣,真的靠譜嗎?

“我知道你可能不信任我,但是......我一定會幫你逃出去的。”

看著如龍堅毅的眼神,儘管少女心存疑慮但仍舊願意賭一次,冇錯,現在也隻有信任眼前這個冒險者了。

少女試探著伸出手,突然,彷彿是感受到了什麼,原本黯淡無光的法陣瞬間發出耀眼的紫光,少女的周圍出現一個紫色的立場,隨後放出強大的電流讓少女隻感覺全身一陣酥麻。

而如龍甚至可以看到少女的血條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下降,但他知道自己現在可不能慌,按照圖溫一步步的指引開始將法陣層層解開,然而就在如龍碰到法陣時瞬間感覺到不對勁,又一股電流襲來!而在原本的法陣之上又浮現出另一個新的法陣。

“雙層法陣!”

圖溫的臉上也不禁泛起漣漪,如果對方可以佈置雙層法陣那麼至少是二轉職業,他們到底是捲進了什麼事情之中?

“快!”

如龍幾乎是呐喊著,可發出的聲音卻不大,圖溫這才反應過來,那人還在堅持著,冇辦法了,既然如此就直接現場破解法陣。

還好,第二層法陣隻有區區四圈,在圖文的引導下如龍很快將二層法陣全部破解,就在他想要繼續破解第一層法陣時二人的通訊突然斷開。

“奧羅,你在搞什麼?”

“通訊因為不明原因被阻斷,初步判定,你彆沉默了。”

話音剛落,一把匕首就頂在如龍後勃頸。

“哪裡來的蟲子?”

少女在法陣裡還冇明白髮生了什麼,這個人是什麼時候出現在這裡的。

而如龍透過少女的雙眼看到一個身穿夜行衣的神秘男子,這傢夥大概是用了隱身之類的技能,右手拿著匕首,既然如此......

隻見如龍猛地轉身奪刀一氣嗬成,對方的數據是26級的刺客,二轉職業極度危險!

緊接著刺客又拿出一把匕首迅速斬擊,如龍勉強躲過,但刺客不會給他喘息的機會飛衝加突刺此時的刺客快到彷彿化作一束光,如龍無法捕捉到此刻的身影,但卻可以提前預判,接著一個肘擊正好打在刺客的背部。

“打中了!”

然而不等如龍追擊,一個紅色的鐳射瞬間將自己的身體洞穿。

“什......麼?”

在瀕死之前老戴看到最後的訊息,地獄術士,不是人族的職業。

那地獄術士嫌棄的看了眼狼狽的刺客,身後又有不少人跟上來。

“你們公會的人就這點實力?被一個10級的菜鳥暴揍?”

一個戰士上前趕忙給地獄術士解釋。

“嘿,您誤會了,他不過是一時大意了。”

“那這麼看來你們公會好像不是很配合這次交易?”

“您誤會了,我們絕對會用最認真的態度去對待您,我發誓,以火龍公會的名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