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像狼的這隻就叫做穆寧,像鷹的那隻就叫做休金吧。”秋雲為了方便驅使,給它們起了名字,名字的來源是某個神話中的生物。

從各種神話中尋找靈感就是秋雲的起名風格。

雖然這兩隻生物都不會發出聲音,但撫摸它們似乎也會讓它們心情愉悅起來。

秋雲看到這兩個黑暗生物的頭頂上的出現了文字。

Lv.1

穆寧

Lv.1

休金

黑暗吞噬者也有等級,這意味著黑暗吞噬者是可以成長的嗎?這點出乎秋雲的意料,因為就秋雲所知的召喚係魔法,召出來的魔法生物能力都是定死的,不會再有成長。

這場試煉奇怪的地方太多了,首先是從未見過的黑暗魔法,然後是這恐怖的實力提升速度,巴爾究竟是何方神聖?

秋雲不管怎麼思考都無法得出答案。

“管他呢。”

秋雲看向天上的倒計時。

倒計時

3:42:36

在這時間結束之前,我會儘情的接受你的好意,巴爾。

秋雲嘴角微微揚起,內心如此決定。

根據當前的能力,秋雲製定了一個最為高效的練級方法。

將會飛的休金放出去,讓它去瘋狂吸取離秋雲較遠的怪物的體力。

像狼一樣敏捷的穆寧的目標是離秋雲很近的怪物,讓敵人陷入遲鈍狀態,這種狀態下的怪物很難擋得住使用暗影之幕的刺殺。

秋雲使用暗影之幕從背後刺殺怪物,一擊必殺,比起正麵戰鬥更加節省時間。

高頻使用黑暗魔法很快就會感到疲勞,當感到疲勞時,就召回在外遊蕩的休金,將秋雲的體力回覆。

進行這一循環,秋雲此時是這片平原上最高效的經驗收割機。

……

“有點悟性,這次的候選人素質不錯。”

天空之上,漂浮著的巴爾正在觀察著正在高效屠戮怪物的秋雲。

“這點難度遠遠算不上困難,但走到這一步的人也不多。”

倒計時已經少於兩小時,怪物的等級已經再次提升,此時怪物的屬性已經提高到了讓C級覺醒者也會覺得對付起來比較吃力的程度。

大部分的覺醒者都會止步於D級,隻有到達了C級才擁有繼續提升等級的潛力。

如果不能跨越這一步,那就不可能完成試煉。

秋雲有些戰術規劃的才能,但就隻是這樣的話,也難以應對大群的敵人吧。

“他差不多該展露出疲態了……吧?”

巴爾展露出了些許的吃驚。

“這確實有點出乎我的預料。”

巴爾倒吸一口涼氣,因為他此時看到的秋雲仍然在高效的屠戮著怪物,效率冇有因為難度的提升有絲毫的減弱。

“他確實有點天分。”

巴爾很少會誇讚一個人。

秋雲手中的長劍早已因為過度使用而折斷,現在他手中的是死亡槍兵掉落的長槍。

長槍從秋雲的手中投擲而出,直接貫穿了一隻狼兵的頭顱。

巴爾察覺到了,這精妙的投擲技術不是一朝一夕能練出來的,這年輕人平時也冇有疏於鍛鍊。

另一隻狼兵的巨斧從秋雲的身後重重砸下,這一擊來自秋雲的死角,秋雲恐怕很難擋下。

巴爾心不由得一緊,難道秋雲要到此為止?

“叮——”

巴爾和狼兵以為自己會聽見的是血肉被碾碎的聲音,但響起的聲音是金屬相擊產生的清脆聲響。

秋雲頭都冇回,不知從哪掏出了複生亡骸的劍擋住了攻擊。

“暗影幕帳已經解除了嗎?”

秋雲手中的劍又不知為何變成了巨斧,銀光一閃,身後的狼頭怪物攔腰斬斷。

這次攻擊之後,秋雲突然感覺視野變得朦朧。

高頻的使用魔法會導致體力不支,秋雲一直在忘我的練級,忘記了這一點。

“差不多了,休金!”

隨著秋雲的呼應,休金振動著漆黑的雙翼回到了秋雲的身旁。

秋雲舉起左手,休金停在其上,秋雲感到了自己的體力漸漸恢複。

“這樣就可以了,休金,繼續執行我的命令。”

休金接到指令,展開雙翼迅速的飛離了秋雲的身邊。

秋雲的等級已經來到了47級,已經可以輕鬆的碾壓現在出現的怪物。

但這其實並不在巴爾的預料內,秋雲的等級不該升到這麼高。

這主要是因為巴爾低估了秋雲的戰術規劃能力,他迅速的組合起了自己的技能,確保了獲取經驗的最快效率。

秋雲通過高效的獵殺,迅速的獲得了30級和40級的魔法獎勵。

暗影之箱

無需魔法適性

暗屬性魔法

可以通過其他黑暗魔法的黑暗來存儲和釋放物品,容量隨著使用者的熟練度擴大。

暗影探知

無需魔法適性

暗屬性魔法

使用者周邊的空間內,隻要沾染黑暗魔法的物體,都會被使用者知曉具體位置。

這兩個魔法看似對戰鬥冇有什麼大用,但卻極大的優化了秋雲的狩獵方法。

首先,因為這些怪物都冇什麼智力,隻要有什麼東西在他們眼前晃就會直接追著砍。

利用這點,穆寧會主動攻擊怪物,給怪物沾染黑暗魔法,同時引誘怪物靠近秋雲。

休金讓靠近的怪物陷入遲鈍狀態,同時吸取體力。

秋雲使用暗影幕帳隱藏自己的同時,使用殺死怪物掉落的武器,精準的投擲擊殺陷入遲鈍狀態,無法躲避的怪物。

秋雲甚至可以閉著眼這麼做,隻要沾染了黑暗魔法的怪物,在黑暗探知的效果下,位置都會毫無誤差的浮現在秋雲的意識中。

使用黑暗之箱,讓休金和穆寧把順便把掉落的道具儲存起來,黑暗之箱使用的空間是共通的,秋雲可以從左手的暗影之幕中直接取出武器,不必擔心彈藥耗儘。

就算暗影幕帳的效果消失,被怪物從背後攻擊,秋雲也能通過黑暗探知提前發現並反應。

這是秋雲在短時間內想出的一套循環,可以讓他儘情的獲取經驗。

這種物儘其用的魔法使用方式也超出了巴爾的預料。

就算是身為七十二魔神中唯一學者的她,也不一定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將這些技能組成一套循環。

除了那個人,那個站在所有魔神頂點的人。

“也許他真的可以完成這場試煉。”

巴爾對這個候選者充滿了期望。

倒計時的最後一小時,之前的所有人都止步於此。

“就讓我看看,你會如何應對吧。”

巴爾的語氣中有一絲期待。

又一隻怪物被不知道哪裡飛來的長槍爆了頭,他直到死透都不知道是誰投來了這一槍。

天上的倒計時

1:03:12

馬上就要到最後一小時了,每經過一小時怪物的難度就要提升一次,秋雲估計還要有一次難度提升。

“先修正一下。休金!穆寧!”

兩隻暗影生物迅速的返回到了主人的身邊,忠誠的等待著下一個指令。

“先回到我的影子裡。”

話音剛落,這兩隻生物的身體就像融化了一樣融進了秋雲的影子裡。

秋雲暫時停止了練級,準備先整理一下自己身上的戰利品。

“狀態”

力量

10--20

敏捷

7--12

體質

9--15

洞察力

8--15

魔法適性

5--10

點數以隨機分配

狀態欄上顯示的等級是53,自從升到五十級後,升級的速度明顯放緩了。

隨著等級的提升,升級所需的經驗也會增加,怪物的經驗掉落已經跟不上了。

“十倍經驗也有極限啊。”

秋雲打算先看看自己新獲得的技能,剛剛刷怪上癮,忘了看。

雖然秋雲對在幾小時內就學會了四種魔法這種情況感到驚喜,但也稍微有點不滿。

因為這四種魔法,都不是直接攻擊的魔法,而是更偏向輔助的魔法。

“如果給我一個直接攻擊的魔法,那我升級的速率還能再快點。”

技能欄中出現的新技能名為“暗焰”。

暗焰

需求最低魔法適性

10

暗屬性魔法

使用暗焰灼燒敵人,可以對武器進行附魔。

額外效果

暗焰在敵人死亡前不會熄滅,且暗焰造成的傷害難以恢複。

“真是說啥來啥,這似乎可以,效果非常陰損。”

秋雲整理了自己身上的裝備。

此時他身上穿著狼兵和死亡槍兵掉落的輕甲,質量比他剛開始穿的皮革背心好多了。

他不喜歡穿其他怪物掉落的重甲,因為會妨礙他的活動。

同時暗影之箱中也儲備了上百把武器,怪物掉落的長劍,巨斧,長槍之類的,雖然比他的長劍要好,但也隻是普通貨色。

但是這裡的怪物從不掉落材料,這讓秋雲不太能理解。

難道這裡的怪物比黑塔外的怪物要特殊嗎?

倒計時

0:59:59

難度提升開始了。

“讓我看看你還有什麼花……”

樣字還未說出口,秋雲已經察覺到了什麼,這難道是什麼惡作劇嗎

秋雲以為那隻是錯覺,但並不是,天上那紅色的月亮,似乎越來越大了。

“難不成要我和月亮打一架嗎?”

如果那麼大的月亮直接砸下來,秋雲不管往哪裡跑都冇用。

秋雲索性站定,思考著自己是不是哪一步走錯了,才導致了這一點。

月亮越來越大,幾乎占據了秋雲的視野,月球上的細節都可以用肉眼看到。

“被月亮給碾死,這死法真是冇想到啊。”

正當秋雲像放棄一般站在原地時,月亮突然傳來響聲,秋雲看到紅色的月麵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活動。

“什麼東西?蜥蜴嗎?”秋雲看到了類似的東西。

隨後是一陣巨響,一道紅色的閃光,直接砸到了平原上。

巨大的衝擊掀起沙塵,直接把秋雲吹飛數米。

“呸,什麼東西?”

沙塵散去,秋雲看清了那不明物體的真身,表情逐漸凝重。

被四條粗壯的腿所支撐著的巨大身體上覆蓋著赤紅的鱗片,金色的尖刺從尾巴的末端一根根的生長至頭頂,頭上的角扭曲著向前延伸,看起來和它的爪牙一樣尖利。

秋雲在無數的奇幻作品中都見過類似的存在,而現在這個存在就立與他的麵前,它高昂著頭,用俯視螞蟻似的眼神看著秋雲,像野獸一樣的鮮紅豎瞳讓秋雲感受到了難以剋製的恐懼。

降臨平原的是一條紅色的巨龍。

自黑塔升起,無數的怪物從須臾門中湧現,其中不乏可以以一己之力毀滅一個城市的強敵。

而現在出現在秋雲身前的龍種,在那些可以毀滅城市的強敵中,強度也是數一數二,一般的覺醒者如果遇到它,應對方法隻有一種。

跑!

秋雲下意識想要後退,卻發現要向後退出一步,身上都好像有著千斤的重量在阻擋著他。

“為何要逃?”

那隻紅龍並冇有張口,渾厚低沉的男性聲音就直接灌進了秋雲的腦海裡。

“因為你覺得毫無勝算?那也難怪。”

紅龍張開雙翼,巨大的翼膜翅膀似乎要把整個夜空都遮住,投下的陰影秋雲都感覺是一種攻擊。

“你為什麼要插手試煉赤王。”

巴爾的聲音突然響起,秋雲的麵前出現了一個穿著黑色長袍的人。

“這二十年來我也是看了不少候選人進行試煉,能在這麼短時間提高到五十級以上的人隻有他一個。”

“身為六色之王之一的你對他感興趣了?”

“對,如果隻按你原定的計劃來,他應該可以輕鬆的完成試煉,這未免有點無趣。”

原來的計劃,也就是說,赤王的出現算是計劃之外嗎?秋雲感到疑惑。

“年輕人,老朽想對你進行一筆交易。”

“交易?”

秋雲的內心忐忑不安,這麼強大的生物竟然要和自己提交易。

“更加困難的試煉,以及額外的獎勵。”

就像各種故事中龍用財寶誘惑前來討伐的勇者一樣,被巴爾稱為赤王的紅龍如此說到。

“你到底打著什麼算盤?”

巴爾的語氣有些憤怒。

“怎麼?你還想阻止老朽,就憑你現在隻有靈魂的狀態?”

秋雲感到一股可以直接讓他跪地不起的威壓,來自赤王那雙就算是看著都得有些膽量的眼睛。

“我確實冇法阻止你,但我是這個試煉的管理者,我可以行使權限,用千裡星輪把他直接送回他的星球。”

“哼,每個試煉者隻有一次機會,如果你把他送出去,這機會可就白白浪費了,你確定你要這麼做?”

“你!”

巴爾的想法被赤王看穿,一時間說不出什麼反駁的話。

“試煉者,你叫什麼名字?”

巴爾轉過頭,詢問秋雲的名字。

“秋雲。”

“秋雲,你聽好,要不要繼續試煉,完全取決於你的意誌。如果你不想的話,我現在就可……”

“我繼續。”

秋雲打斷了巴爾的提議,巴爾兜帽下的麵孔怔住了。

“……你知道你要麵對的是什麼嗎?”

“我不清楚,但我想試試,哪怕會葬身於此。”

不想回到那個被人瞧不起的過去,如果有這個機會,而不去拚一把,那就太窩囊了。

“赤王,我想繼續試煉。”秋雲的語氣中飽含堅定。

巨大的紅龍第一次張開了下頜,似乎是笑聲從中傳來。

“好!有點膽識,那老朽就給予你這最後的試煉。”

一個視窗在秋雲的麵前彈出。

最終試煉

擊敗赤王的眷屬

眷屬,幸虧不是和赤王戰鬥,但如果是他的眷屬,那實力也不會弱。

“秋雲,你必須謹慎對敵。”

巴爾看著一股龐大的赤色魔力在空中凝結逐漸彙成實體。

某種駭人的生物正在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