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年我們學院的黑塔攻略戰馬上就要舉行了,所有班級都會參加,包括我們班。因此學院將在一週後進行覺醒者等級測定,到時同學們都得來啊……”

話說一半,講台上有著一雙細長眼睛的男老師撇了一眼坐在教室後排靠窗坐位的秋雲。

秋雲麵目清秀,絕對算不上差。但因為留著會蓋住部分臉部的邋遢長髮,冇人注意得到。

“不過,秋雲同學你來不來都行啊。”男老師話鋒一轉。

秋雲身為這個班級中唯一的F級覺醒者什麼都冇說,他身後卻傳來了笑聲。

“安靜!不許嘲笑秋雲同學,他雖然是F級覺醒者,但他對於理論知識還是很上心的。”

這句話的意思不就是我是個書呆子嗎秋雲在內心說到。

宣佈放學的鈴聲敲響,教室內的氣氛開始活躍。

“今天課就上到這,同學們下課。”

男老師收起教材,走出了教室。

“秋雲,你聽說了嗎?你家附近開了個須臾門。”

帶著些許嘲笑的話語,來自秋雲身後幾個在班級中算是“人上人”的男男女女。

又來了,秋雲頭也不回的收拾揹包。

“隻是個凡境而已,這個最低難度哪怕是你也可以順利通關的吧?”

語氣中的嘲笑意味越來越明顯。

“怎麼可能,小秋可是個連最簡單的凡境都無法通關的——”

接話的女生說了一半停了下來,似乎是在等待著其他人的迴應。

“F級覺醒者啊!”

隨後是一陣爆笑,就連冇參與對話的其他同學都開始發出微弱的憋笑聲。

秋雲突然粗暴的站了起來,椅子在地上摩擦出尖銳刺耳的聲音,讓笑著的人都停了下來。

那群男女冇有料到,以往的秋雲都會默默的忍住,但今天秋雲的反應不同往日。

“你怎麼了,小秋?大家不就開個玩笑嘛?”

“仲煜封,不要以為你級彆高點,就可以為所欲為。”

秋雲冰冷的語氣中蘊含著即將要爆發的憤怒。

“哎呀,彆這麼說嘛?”

那個領頭的男生語氣依然欠揍,他繞到了秋雲的麵前。

“彆生氣了,身為F級覺醒者又不是你的錯,是吧?秋——!”

男生看到了秋雲的臉,被那張臉上的表情嚇到閉上了嘴。

“讓開。”

秋雲提起揹包,撞開了仲煜封的肩膀徑直走出教室。

“怎麼了嘛?一臉要殺人的表情。”仲煜封不解的說。

秋雲走在回家的路上,內心滿是憤怒,F級,這個詞一直對他來說是個心結。

在這個人人都擁有係統的世界,F級,意味著最低級的位階,最弱的位階。

冇有覺醒者能從F級提升,一旦被定為F級,就意味著永遠不可能成為強者。

從他的係統等級被判定是是F時,他身邊的一切就變了,所有人都像看著不可回收的垃圾一樣的看著他。

強者為尊,擁有力量的人纔有話語權,這個社會已經隻繞著那些強者轉了。

秋雲看向市中心的一座高聳入雲的黑色高塔,那座高塔已經立在那裡二十年了。

自從二十年前那座高塔從地底突然升起,世界上就出現了無數的傳送門——須臾門,從中湧出的怪物讓人類一度陷入滅絕的災難。

但擁有“係統”之力的覺醒者們挽回了局麵,覺醒“係統”之力的強者將侵略者趕回到門的另一邊,他們的出現毫無疑問改變了世界的格局。

想到這裡,秋雲心中更加鬱悶,就連剛剛嘲笑他的那群人都不低於D級,仲煜封甚至到達了C級,被學院認定為重點培養的對象。

秋雲能進入學院,也隻是因為學院的特殊政策,每班都必須要招收一位F級覺醒者,僅此而已。

這項政策是對弱者的“照顧”。

兩年前入學時,秋雲本以為自己可以在學院中變強,卻發現實際上學院對F級覺醒者並不重視,甚至可以說,毫不在乎。

那項政策的本意是讓弱者也有變強的機會,但在這個社會,誰又會在乎弱者,在乎一個根本不可能變強的F級覺醒者呢?

秋雲冇法在學校得到任何有用的資源,能獲得的僅僅隻有理論知識。

裝備,道具,那些東西都會優先分配給有天賦的人。

在學院上學還需要繳納高額的學費,母親要一邊繳納姐姐普通大學的學費,還要繳納秋雲覺醒者培養學院的學費,這經濟壓力一般人扛不住。

秋雲一度想要退學,但當他把這個想法告訴母親時,日常生活中溫柔的母親竟然因此生氣了。

學院是秋雲的唯一機會,在這個社會想要出人頭地,隻有成為強大的覺醒者。

這是母親拚命賺錢要讓秋雲得到培養的原因。

在學院的這兩年,身為F級的秋雲隻能被那些人欺負。

如果無法變強,剩下的最後一年,秋雲恐怕也會在不被重視和欺淩中度過。

但在今天,他有所預感,在今天,他一定會麵臨轉機。

半小時的路程,秋雲走到一個老小區中,秋雲的家就在其中一座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公寓樓中。

和他住在一起的,還有他的母親和姐姐,父親早在十年前就失蹤了,母親說是出了事故,但秋雲聽的出來,母親是對自己撒了謊。

秋雲打開了家門,慢慢的探進半個身子,家裡的燈都冇打開。

“媽?姐?”

秋雲試探性地叫了一下,並冇有迴應。

正好,不用擔心她們會攔我,秋雲內心想到。

他直接走到自己的房間,換上自己準備好的裝備,一件皮革背心和一副手套,以及掛在腰間的一柄製式長劍。

這些裝備都隻能算是普通貨色,但也花了秋雲攢了一年的錢。

買了這些之後秋雲幾乎可以說是身無分文,哪怕是品質最低的藥水都買不起了。

裝備完成後,秋雲說出一個詞。

“狀態”

在半空中出現了一個小視窗,隻有秋雲才能看見。

秋雲觸摸著視窗,上麵如實的反映著自己的各項數值。

力量

5

敏捷

5

體質

5

洞察力

5

魔法適性

太弱了,哪怕是冇有“係統”的人來看都能從數字上感覺到弱小。

每個覺醒者都會隱藏自己的能力值,不會透露給彆人,據說S級的冒險者每項能力值都能上到三位數。

秋雲已經準備完全,他走出家門,乘坐公交車,目標是那座黑色的高塔。

車內的很多人都和秋雲一樣,身著著不同的裝備,劍,弓,法杖各種樣式都有。

他們都是覺醒者,而且今天車上覺醒者的數量很多。

今天似乎有哪個公會的黑塔攻略戰來著,秋雲想了起來。

半小時的路程,秋雲來到了黑色的塔下,廣場上,覺醒者們成群結隊的站在一起,交談或等待著。

秋雲單獨走向黑塔,與此同時,他聽到了其他覺醒者低聲的嗤笑。

“那人瘋了吧,打算一個人攻略黑塔嗎?”

“是啊,八成是冇朋友吧……”

一群蠢貨,秋雲內心充滿了不屑。

他的目標不是黑塔,那可是二十五個D級以上的覺醒者組隊才準許進入的須臾境,單槍匹馬怎麼可能進去。

但就算集齊了人手也很難,二十年來冇人能擊敗塔內最強的領主級怪物,五大公會數次嘗試都以失敗告終,其中不乏S級覺醒者。

黑塔非常巨大,比這個城市中占地麵積最大,高度最高的大廈都要大個兩倍左右。

人類尚無法建造這麼宏偉的建築。

秋雲每次來到塔邊,都會有這樣的感歎。

但現在不是感歎的時候,秋雲知道自己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正當秋雲打算孤身一人進入黑塔時,有人叫住了他。

“你該不會要一個人進去吧?”清脆的聲音從秋雲的身後傳來。

秋雲尋聲看去,聲音的源頭是一個女性。

黑色的長髮以馬尾束在腦後,五官精緻且柔和,她的眼神似乎能讓人充滿活力。

一身精緻的秘銀貼身軟甲,輕盈而且不會影響活動,腰間的細劍和身後的箏形盾看起來也十分高檔。

和一身窮酸裝備的秋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符白凝,秋雲記得這個名字,因為她現在在網絡上熱度很高。

十八歲那年覺醒係統,不到兩年就成為了B級彆的覺醒者。

五大公會之一的白羽主動以天價的酬金和她簽訂了合約。

但最重要的是,她有著極其稀有的異能。

異能是超脫技能體係的天賦,其珍貴性不是後者可以相提並論的,大部分覺醒者一生可能都無法獲得的東西,她覺醒時就已擁有。

真是不公平啊,這是秋雲第一次知道符白凝的事時的想法。

“額,我隻是來看看。”秋雲避開了眼神相交,語氣不自覺的卑微了起來,不僅是因為實力差距,更是因為秋雲冇什麼朋友,是個十足的社交恐懼症患者。

秋雲看向符白凝身後的覺醒者,是二十五人團,而且個個裝備精良,看來不是野隊而是白羽公會的攻略隊。

“那就好,我以為你要一個人進去呢。”符白凝笑得十分爽朗。

“那你們進去吧。”秋雲退到了一邊。

“謝謝,你叫什麼名字?”她的聲音中冇有惡意。

秋雲猶豫了一下。

這種大人物估計也不會真的記得我這無名之輩的名字的,秋雲抱著這樣的想法,將自己的名字告訴給符白凝。

“秋雲。”

“那下次見,秋雲。”符白凝露出了十分有感染力的笑容。

符白凝扭頭向身後的覺醒者們示意,然後帶領他們走向塔的牆壁,牆壁並冇有阻攔這些人,牆壁上像水一樣泛起波瀾,覺醒者就像沉入水麵一樣冇入牆中。

“好了,既然他們都走了。”

秋雲也打算進去了。

哪怕不是第一次進了,秋雲的內心還是忐忑。

他深呼一口氣然後走進牆壁,就和之前幾次一樣來到了另一個空間。

“還是一樣啊,陰森森的。”

映入眼簾的隻有陰暗的石磚牆麵構成的走廊,走廊的儘頭有一扇巨大的門,門上刻著複雜的紋路。

這裡確實是黑塔之內,但卻有所不同。

其他覺醒者進入時,黑塔有著城市級彆的龐大規模,而此時秋雲所在的地方隻有一個走廊和一個房間而已,按照規模來劃分,算是最簡單的凡境級。

這裡雖然在黑塔內,但卻是誰都不知道的地方。

隱藏區域,覺醒者們會這麼稱呼這種地方。

在黑塔之外的須臾境也會有隱藏區域的存在,而在隱藏區域內,往往會有所有覺醒者都夢寐以求的珍寶——異能。

獨一無二的異能可以大幅提升覺醒者的能力,而這也是秋雲現在站在這裡的誘因。

隱藏區域的難度都不低,但秋雲不打算讓彆人和自己一起來,因為可能會被人揹叛,異能就是這麼珍貴的東西。

“我一定要得到這個隱藏區域的異能,這樣我才能擺脫F級。”

秋雲握緊了手中的劍,向著走廊的儘頭走去。

走廊儘頭的大門上,印著發著紅光的數字,而數字在以每秒減一的速度衰減。

門前本是一週的倒計時已經隻剩下了十秒,秋雲正是在一週前的此時發現了這個隱藏區域。

在等待的這一週,他無時無刻都在期望著這一刻的到來。

倒計時歸零。

大門緩緩地敞開。

從打開的兩扇門中吹出了陣陣的寒氣,黑暗盤踞在門後,秋雲看不清門後有什麼。

“早知道應該買個照明工具的…”

秋雲保持著警惕,慢慢的走了進去。

就在秋雲走的足夠深入後,大門突然以和打開時不同的速度迅速閉合,斷掉了秋雲的退路。

“陷阱嗎?”

正當秋雲如此認為時,一盞盞燈火被點亮,照亮了這個大廳的空間。

秋雲環顧四周,什麼都冇發現,不管是怪物還是陷阱,都冇有。

秋雲鬆了口氣,看向這個大廳除了磚牆和火炬之外唯一的東西。

一尊石頭削切而成的破敗王座。

撲了個空嗎?明明是黑塔內的隱藏區域,真是倒黴透了。秋雲的等待似乎完全的白費了。

憤怒使秋雲怒吼了一聲,聲音在空曠的大廳中迴盪,漸漸變得微小了下來。

正當秋雲站在原地惆悵不已時,大廳裡突如其來的傳來了人的聲音。

“你為何而怒?”

秋雲一驚,他錯以為自己傷心過度產生了幻聽,因為在這個大廳中隻有他一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