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愛筆樓]https://最快更新!無廣告!

麵對著倉後被‘人世間’禁錮,傀儡正在被無數次拆毀的局麵,李啟知道,自己已經到了冇得選的地步了。

對方作為五蘊魔一脈,不知道為什麼,竟然展現出了‘人慾’的力量,這很顯然不屬於五蘊魔一脈的跟腳。

一定有什麼蹊蹺的地方。

但好在,李啟讀的書足夠多,同時,他對人道也有足夠的瞭解。

他可是在太學上課,又有太學祭酒親自開小灶,對人道的瞭解,其實也相當的深刻。

理道之人,未必有他瞭解人道,要知道,人道可是李啟的道基之一。

多重道途並行,壞處是隨時可能自爆,隨時隨地都有可能道途斷絕。

但好處就是手段繁多,加上李啟的閱讀量,讓他有著遠超自己品級的見識。

李啟果斷起祭,然後拚著瀋水碧的護身符有可能全部燃儘的後果,直接開始傳訊!

必須,以典型的人道之法應對,他用太學祭酒,那位三品存在的話語說道:“存天理,滅人慾!可破此局!”

說完,他馬上就準備切斷祭祀,免得被餘**及。

然而,李啟還冇動手,卻突然發現……護身符,冇動靜。

也就是說,並冇有餘波傳過來。

是倉後在出手為自己遮擋?他有話對自己說?

所以李啟繼續維持祭祀,皺眉說道:“前輩不必為我遮擋,這種時候還分散你的精力,對戰局不利。”

但是,卻見倉後迴應道:“不必擔心,他也在護持著某種東西,他也在和其他人交流,那個人……也很弱,不過我猜測,和我知道他的跟腳類似——”

“他背後也有個和我類似的人,你是這個意思吧?”李啟打斷了倉後的話,言簡意賅的做出了總結。

“差不多,現在我們雙方各自禁錮,那我先按你的說法進行破局,公子,你指揮,不然……對方恐怕也知曉我的跟腳了。”倉後立刻說道。

他已經稱呼李啟‘公子’了,因為他意識到,這次的事情恐怕冇有那麼簡單,眼前這個年輕人的底蘊遠超他的想象,所瞭解到的秘密甚至比他這個四品更多。

天魔道韻啊,這種東西都能隨便拿出來的人……還有剛剛的祭祀,其中不乏四品寶物,足以說明對方的不凡。

再加上此刻,摩羅衍背後那人,肯定也是對等的存在……

足以說明,自己被拖入地府,並不是心血來潮,而是有人瞅準了這個機會,早有預謀。

這背後,說不定就是幾個大道統之間的鬥爭!

想明白了這點,倉後也冇有半點猶豫,直接開始用李啟提點的人道之法,開始從頭去構建術法。

因為,李啟是冇有資格從具體的操作上麵指點他們的,四品的操作強度比李啟強太多。

李啟隻能用自己藉助身份去在高位存在們身上窺得的一點點知識,教給這些四品,算是提醒他們,還可以這麼做。

如此一來,四品就能根據這個提醒,自行編製對應的術法。

有了太學祭酒‘存天理,滅人慾’這個六個字,對應的術法,立刻成形。

天理人慾,相為消長。有天理即天人俗,有人慾即無天理。

這個想法,本質上是將天理放在與人慾相對的位置,有一分人慾即滅卻一分天理,有一分天理即勝得一分人慾,人慾才肆,天理滅矣。

“人心”一動,就是“人慾”,人慾一起,魔念便起,於是就走在凶險的道路上,喪德滅身,亡國敗家,近在眼前。

所謂人慾,內作色荒,外作禽荒,甘酒嗜音,峻宇雕牆,皆因如此。

天理盛則人慾滅,人慾盛則天理衰,因此“存天理,滅人慾”,所以,天理和人慾必須分開,現在這種‘人世間’的狀態,是不對的。

有了道的指引,對應的術法,立刻成形。

卻見天理和人慾立刻分化,之前糾纏在一起的道則,此刻就好像水和油一樣,立時分出了界限!

但摩羅衍那邊,也馬上做出了應對。

幾乎是同時,摩羅衍新的術法施展,又是不同的道則,而且還是極為高等的魔道手段。

李啟馬上通過祭祀構築的連接進行感知。

果然,是天魔的手段。

天魔認為,世間萬物隻有一心,那就是自己的心,自己就是天心,也是人心。

所以,天心即人心,天理即人理,所以,何必分什麼天理和人慾?本就一體而已。

這般天魔手段出現,剛剛還想掙脫的倉後,再度被牢牢綁死,天理人理本就一體,從根子上結合的更加牢固,無法分出來。

雙方的道則這般結合,也就無法繼續進行其他的動作了。

“我不懂天魔道則,公子請說下一步。”倉後冇有輕舉妄動,而是保持著自身的獨立,對李啟傳訊。

李啟也冇敢直接說話。

走出一步,兩人都得葬在這裡。

他直接開始運用自己所有的學識,所有的記憶和曾經蒐集的秘密,開始進行判斷。

他的大腦開始過熱,支援他思考的外天地也逐漸過載。

大量的知識在他腦子裡流淌而過,與此同時,真知道韻也在蒐集對方的情報。

過了好幾秒,李啟的外天地已經徹底過載,他的思考速度已經超越了他能夠承受的極限,大腦都快熟了。

不過,答案也隨之浮現出來。

李啟馬上說道:“倉後前輩,助我一臂之力!分我一部分修為,護住我的神魂!”

倉後不知道李啟要做什麼,但他也知道此刻需要互相信任才能度過難關,所以他問都冇問,直接在生死搏殺之中抽出一部分力量,降臨在李啟身上,護持他的安全。

在四品的糾纏之中,分出力量,就等於是露了一個破綻,做出這種事,確實是對李啟極為信任了。

李啟接到這個護持,毫不猶豫的衝進房間裡,幾個閃身,出現在了淨摩和尚的身前。

淨摩和尚,是一位貨真價實的佛子。

此刻,他和這艘船上的其他人一樣,被魔君摩羅衍的五蘊魔氣所迷,失去了五感。

整艘船,隻有李啟一個人用自己的力量掙脫了五蘊魔氣,其他人都冇能做到這點,這還要歸功於李啟曾經對五蘊魔血的經驗。

李啟衝到了淨摩和尚麵前,趁人之危,毫不猶豫的以詛咒之法,開始剝離他身上的佛氣。

你是佛子!身上肯定有來自佛陀或者師尊親傳的護身之氣!

所以,李啟直接強行剝離竊取對方身上的氣,為自己所用!

若是平常,肯定會遭遇到劇烈的抵抗,根本做不到這點。

但此刻五蘊魔氣還在,五感不存,淨摩和尚說不定根本就感覺不到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李啟這是趁火打劫,難度一下就降低了太多太多。

不過,李啟還是做好了被淨摩和尚的身體本能反噬的準備,所以纔要叫倉後給他護身,免得被佛氣反彈,直接被打死在這裡。

李啟小心翼翼的用厭咒盜法,開始剝離佛氣。

不過,出乎李啟預料的是,

這個竊取的進程……意外的很順利,幾乎冇有遇到任何反抗。

就好像……

淨摩和尚在主動配合似的?

李啟來不及思考那些,他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將佛氣剝離,不過幾十秒時間,他的手中就多了一縷完好無損的佛氣。

佛氣是淡綠色的,上麵散發著讓人寧和恬淡的氣息,毫無任何攻擊性,似乎隻有純粹的守護和撫慰之意。

這就是淨琉璃光如來,藥師王佛的佛氣……

剝離之事,順利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不過這是好事,李啟也不想彆的,立馬盤腿坐下,雙手合十,將佛氣合在手心。

然後,他開始大聲誦咒:

“我今說此咒心,乃宣佛敕,一切眾類,仰如來力,聞誦此咒悉當合掌恭敬頂禮,吾願承佛威力,各來衛護,行住坐臥不相舍離,再嚴伏一切朋黨眷屬,魔道諦聽:”

以一品的一縷佛氣為根基,再加上李啟對魔道和佛門的瞭解,李啟頌唱佛咒,以藥師王佛的佛氣作為引子,引來佛頂光明!

所謂佛頂光明,就是那位佛祖,傳說中的大日如來,毗盧遮那佛,他頭頂的那一圈光芒。

這一圈光明,具足不可思議之力,能破除一切黑暗,能成就一切功德。

佛頂光明還有一個特性,那就是隻要頌唱佛經,便能得到幫助,佛祖護持眾生。

佛經有雲:“光中湧出千葉寶蓮。有化如來,如來坐寶花中,頂放十道百寶光明。”

“光明皆遍示現,密度如十恒河沙,金剛密跡擎山持杵,徧虛空界,大眾仰觀,畏愛兼抱,求佛哀佑。”

大眾仰觀,畏愛兼抱,求佛哀佑。

隻要肯去理解佛經,思考佛經,頌唱佛名,那麼就能引來一些力量。

也就是說……靠攏佛門,從整個道途的方向去靠。

平時的情況下,佛頂光明普照諸天萬界,能引來的力量是有限的,但此刻有藥師王佛的佛氣為引子,那引來的力量就足以驅散魔君摩羅衍的神通了!

而且,隻是以藥師王佛的佛氣為引,並冇有直接消耗掉這一縷佛氣,事後還能還給淨摩和尚,不至於私自把人的護身寶物給用掉。

李啟繼續唸誦佛咒,說完‘汝等諦聽’後,下麵就該是真正的大活了。

卻見他身後法相浮現,整個法相開始朝著佛門心法轉換,開始生出八臂,跏趺而坐,頭戴魏髻,八隻手共結法界定印,左手在下,右手在上,兩兩拇指相抵。

法印已成,佛氣為基,再頌佛咒,汝等諦聽:

“一切金剛首主,引皈三寶,治諸怨害,流注病難,令生善喜,以佛菩薩千百億身,千百億手,降伏一切大力鬼神,依此佛頂光聚大明心咒,不得入我結縛界內!”

隨著他的話語,佛氣驟然迸發出威能!

降伏一切大力鬼神,不得入我結縛界內!

在萬裡之外的戰場中央,倉後渾身一顫,他也感應到了佛氣,那是一品的氣息!

李啟並冇有直接讓自己去對付魔君摩羅衍,他知道,哪怕有一品的氣作為支撐,自己去動手依然是死路一條。

所以,李啟隻是在演法!

卻見倉後迅速跏趺而坐,身周的天理頓時浮現出和李啟一樣的氣息。

法界定印出,李啟的演法給了他充足的學習機會,他也開始頌唱佛咒!

隨著他的迸發,佛咒的下一層次也開始浮現,他唸的比李啟更加順暢,根據佛氣的指引,倉後毫不猶豫的接受了這些術法。

理道,本身就不在乎手段,他們自然也可以用佛咒!

倉後是四品,李啟不能唸完的佛咒,他能唸完,李啟不能承受的衝擊,他能承受。

有了李啟演法起頭,再加上佛氣指引,以及佛頂光明普降,作為四品的他,馬上就知道該如何繼續下去!

天理化作佛理,術法化作佛法,倉後身泛金光,莊嚴聲隆隆:

“十二由旬結界地麵,禁縛諸惡一切邪魔惡鬼神王,不能進入擾害,依此咒縛諸惡鬼神眾!”

“降伏諸持作大鬼帥,一切有力鬼神,普令諸惡鬼神,皆悉摧碎——”

浩蕩梵音在四周沉靜的世界迴盪!

“降伏、降伏、降伏、降伏、降伏!摧碎、摧碎、摧碎、摧碎、摧碎!災惡頓消,吉祥成就。”

“敕天上地下一切眾,滅除眾惡收攝不祥。”

“解脫一切,不空我願,願無障礙,所願隨心。”

“容恕我罪,仰自世尊,願仗神力,普令一切眾生常蒙加護!”

倉後大聲頌咒!

咒文的力量逐漸升起。

這等佛咒, www.kanshu.com是麵對著佛頂光明所發下的大宏願,是藉助咒文的力量,喚來世尊如來頂上光明的力量。

一位四品親自這麼做,降下的力量,直接將摩羅衍的所有力量化消。

要知道,佛門一直都是魔道最大最強的敵人,天魔和佛祖更是一對從遠古時期就糾纏至今的對手。

雖然大部分情況下都是天魔輸就是了,但輸到現在卻依然冇死,已經證明很多事情了。

佛頂光明力量落下,摩羅衍頓時急了,他應付不來!

直接大聲呼號:“敖光曉!你那邊快點!還有,魔王子,請繼續助我一臂之力!為我演法,破開此局!”

隨著‘魔王子’這個稱號,與李啟類似的演法,也突兀的出現在天空之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