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是一根不均勻的黑巧克力棒,有人替你吃掉了最苦的部分,剩下的部分需要你自己去品嚐其中的滋味——天居手冊

......

走進會議室,裡麵已經坐著了不少身穿軍裝的軍人以及身穿白大褂的博士。

“林博士來了,那麼就開始吧。”

一位身著軍裝年紀很明顯大於其他人的男人說道。

林博士走到眾人麵前使用腕錶將所有需要的資料投影到螢幕上。

“很不幸,181小隊與171小隊在今晚全部遇難,唯有171小隊的雷鳴存活,但他也身受重傷。”

氣氛變得壓抑。

“但是幸運的是,我們在今天發現了一位能與地級凶獸戰鬥並且獲勝的人物。”

螢幕上的畫麵一變,墨丹的資料出現在眾人麵前。

雖然資訊不多,但是緊接著,墨丹的資料又變成了一個視頻。

林博士將視頻打開,那正是墨丹將一隻蒼風製服的畫麵。

“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這個叫墨丹的少年擁有戰勝地級凶獸的力量。”

“並且,在他的指導下,我們很明確地確定了一個資訊。”

“我們發現的那種能量,靈氣,無法作用於機械中,也就是說它無法作為能源。”

“所以目前美利堅合眾國的所謂‘鳳凰計劃’可以說一定會破產。”

林博士推了推眼鏡接著說:“天居的小隊付出了巨大代價,但我們很快將會重新組建一支特彆的小隊。”

螢幕上的畫麵再次變化,呈現出了新建小隊的六人的資料。

“林博士,這意味著其餘小隊將會暫時失去行動能力,這值得嗎?”

“我並非科研的專業人士,但是我作為軍事專家可以很明確地指出。”

“我們的戰略縱深將會變得不可估量,要知道,我們的戰線是蘇寧政府與神州的全境,很有可能這支新建的小隊會麵臨四麵奔波的情況。”

“他們的壓力太大了。”

一位身穿軍裝的精壯男人指出了他看出的問題。

林博士也做出了回答。

“我明白金將軍的意思,但是在失去兩個小隊後的天居已經證明瞭目前天居的實力並不足以抵抗愈發強烈的凶獸的進攻。”

“在這種情況下,您應該知道,美利堅合眾國就曾經犯了這樣一個錯誤。”

“在明知對方是地級的情況下,他們派出了20個所謂的精英小隊去與其對抗。”

“接下來的結局我們大家都清楚,20支精英小隊全軍覆冇,我們將其稱為‘星落慘案’”

“因此,我認為小隊的目標應該是求精,而並非尋求數量上的突破。”

“這支新建的小隊,將會由這位墨丹先生作為教官,帶領他們學習操控靈氣,並執行任務。”

“這意味著,我們對付地級凶獸的手段不再隻有張博士的奈米材料這一種。”

“並且這支小隊擁有雙麵作戰能力,在墨丹執行任務時,會由雲天擔任隊長,帶領小隊另外執行任務。”

“我想各位可以放心了。”

會議室中一片沉默,先前示意會議開始的男人點了點頭。

“我同意這個方案,但是林博士,你是天居的總負責人,我將所有的信任交付於你,就是交付給了天居,希望你們可以與部隊一起履行保護人民的義務。”

說罷,他舉起了手。

“老規矩,舉手投票,少數服從多數。”

一時間,會議室中不少人舉起了手,也有不少人持反對態度。

不過還是支援的人占了大多數,林湘雲鬆了一口氣,走了下去。

雖然她是天居的總負責人,但平常的重大事件還是要各位代表一起表決的。

一個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走了上去,也使用腕錶將資料投影在螢幕上。

“我們對在51號公路出現的凶獸與空間入口做了分析。”

“分析結果表明,目前的空間入口最多通過三隻地級凶獸以及一隻玄級凶獸。”

“而通過與曾經出現的空間入口共同分析,下一次神州如果再出現空間入口,很有可能,會有一隻天級凶獸出現。”

螢幕上出現一隻巨大的九尾白狐。

“這是在東邊日本國出現的天級凶獸。”

“它的出現將大半個日本毀於一旦並將其作為了自己的領地,剩餘的日本民眾及政府隻能龜縮於一座小島上。”

會議室裡的氣氛再一次變得壓抑,天級,目前冇有任何手段可以對其造成傷害,即使是奈米材料也無法將其束縛。

螢幕上的畫麵再次變化,這次變成了一個小女孩與一隻蒼風頭抵著頭進入睡眠的照片。

會議室的氣氛再次變化。

“這是我的女兒,燭心。”

“就在剛纔,她成功地馴服了這隻地級凶獸。”

“這意味著,一部分人對靈獸有著特殊體質,因此我建議。”

“改變我們對凶獸的叫法,將其改為靈獸,它們具有學習能力並且能被我們馴服。”

“還要建立一座學校,收納這些對靈獸具有特殊體質的孩子。”

“在這期間,我會讓我的女兒與這隻蒼風作為援助,參加戰鬥,以增加戰鬥經驗。”

男人在說到這段話時明顯地停頓了一下。

“我不同意,燭博士。”

一個臉上帶著刀疤的女人站起來發表自己的意見。

“我並非是反對您建立學校與改變稱呼的計劃,而是反對您將自己僅僅八歲的女兒送上戰場的行為。”

“我們目前並不知道您的女兒,燭心,她對靈獸的親近體質是不是單一目標。”

“貿然將她送上戰場無疑是在將她推向未知的墳墓。”

“並且馴化靈獸是個大工程,我們目前還不知道有多少人擁有這種特殊體質。”

“我們必須循序漸進,博士。”

女人說完,等待著燭博士說出接下來的話。

燭博士沉默了一段時間,但是馬上。

螢幕上的畫麵再次一變,一支試管出現在螢幕上。

試管中有一些紅色的液體。

“我已經用我自己做了實驗。”

說著,他一次次切換著切換畫麵,畫麵中他撫摸著不同靈獸的頭,而它們都顯得十分溫順。

“剛纔的那管液體,是我用我的女兒的血液樣本與蒼風的血液樣本混合而成的。”

“我將其注入我的體內後過了半個小時再次來到蒼風的麵前時。”

“原本對我有極其強烈的攻擊**的蒼風,對我產生了信賴。”

“為了確認,我不斷地去不同的靈獸麵前,它們都對冇有對我發起攻擊,一些玄級靈獸甚至會聽從我的命令。”

“我回去後對計算機中存儲的所有血液資訊一一比對,找出全國有三萬四千人。”

“擁有這種體質。”

燭博士摘下了眼鏡,他的眼眶通紅,可見將女兒親手送上戰場對他的心理考驗也很大。

“這可能是我們對抗天級靈獸的唯一手段,各位。”

“時間緊迫我們不知道下一個空間入口會在何時出現。”

“張敬文博士為了改進奈米材料已經有二十天冇有閤眼了,就在剛纔,他再一次被送進了急救室。”

燭博士的聲音越來越激動。

“我們不能將所有壓力都壓在他一個人或者一支小隊身上!”

“我們應該利用一切能夠利用的資源。”

他逐漸冷靜了下來。

“會議結束後我會去對比蘇寧政府的血液樣本,也許會有更大的發現。”

“各位,這個計劃,關乎於神州的生死存亡。”

會議室內一片沉默,先前宣佈會議開始的男人再一次率先舉起了手。

“我同意這個計劃。”

隨後會議室中的所有人都舉起了手,也許大家在平時會有一些小摩擦,但是現在也顧不得之前的不快了。

這是唯一一次,全票通過。

禦獸計劃,已經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