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絕對不要招惹銀九——天居手冊(軍鋒)

......

“怎麼回事?”

雲天立即詢問。

“冰魄狼的攻擊餘**及了他們,他們離的太近了。”

墨丹此時正站在那個凍著蒼風的冰塊前麵,在四周還有被凍成冰塊的181小隊成員。

墨丹在這裡感到了極為濃鬱的靈氣,這裡不僅僅是因為被冰封的蒼風。

這裡有一個空間入口。

應該就是冰魄狼與蒼風出現的原因。

也是冰魄狼不敢直接殺掉蒼風的原因,這個空間入口很有可能是屬於蒼風這個種族的,而冰魄狼直接封住了這個空間入口,就在那個巨大冰塊的下麵。

因此即使它知道蒼風冇有死也不敢貿然打破這個冰塊。

但墨丹敢,現在的他已經能夠利用靈氣進行戰鬥力了,他想要試試自己現在的實力。

也許這樣,有助於自己恢複記憶,他想知道曾經的事情,再做自己的決定。

墨丹擺好架勢,右手握拳猛地砸在巨大的冰塊上麵。

拳意爆發,直接將冰塊轟的粉碎,而蒼風也直接被打成一塊塊血肉。

呼~

墨丹吐出一口濁氣,隨即右手一揮,一根長棍出現在他手上,與黑衣“墨丹”充滿攻擊性的屈刀不同,這根長棍更加偏於防守。

它冇有切割靈氣的作用卻有著極強的靈氣抗性與韌性。

“來了。”

空間入口一陣晃動,一道道卡車一般大的風刃飛出,打向墨丹。

但墨丹憑藉長棍將那些風刃直接打了回去。

如果是黑衣“墨丹”的屈刀可不能將風刃打回去,隻能打偏。

墨丹並冇有使用棍子的記憶,他完全就是憑藉著黑衣“墨丹”屈刀的肌肉記憶來進行戰鬥的。

儘管在召喚出棍子的時候,有一些記憶碎片,但那不夠形成具體的記憶。

空間入口平靜了片刻,但墨丹冇有懈怠。

“B-4區域出現震盪,墨丹,你在哪裡嗎?”

銀九的聲音從耳麥中傳來。

“我就在B-4,剛纔的動靜是我弄出來的,這裡有一個空間入口。”

“好,我們馬上前去支援。”

“那就請快點吧。”

墨丹盯著空間入口,裡麵太過平靜了,貌似有什麼大東西要從裡麵出來。

突然,空間入口一陣晃盪,一隻比在冰塊中的蒼風要巨大兩倍的蒼風從裡麵衝了出來。

而墨丹看準時機,一棍子敲下,直接敲在了蒼風的頭上,蒼風被這一棍敲得有些呆愣,但隨即反應過來,兩個翅膀一卷捲起狂風,並飛到空中,試圖將墨丹捲到空中,這樣就可以任自己處置了,蒼風在空中是十分強勁的。

墨丹的確到了空中,但他是將靈氣附著於腳下,乘著蒼風捲起的狂風跳到了空中,並且直接跳到了蒼風的頭上。

墨丹瞄準了蒼風的頭就是一棍打下,這一棍直接將蒼風從天上打到了地裡!

墨丹直接棍尖朝下從空中瞄準了蒼風。

蒼風此時明白了,這個人類並不好惹。

但它已經冇有了再站起來的力氣,墨丹的那一棍直接將他打到將近暈厥。

墨丹將長棍丟出,長棍泛著月光向蒼風急射而去,墨丹自己也向下墜落,他現在還無法做到長久滯空。

但就在此時,51號公路的地麵突然發生變化,蒼風周圍的奈米材料組建成了一個牢籠鎖住了蒼風,墨丹的那一棍竟然無法洞穿這種材料。

181小隊大概就是準備這樣對付蒼風與冰魄狼,但是速度慢了一步,被冰魄狼的攻擊餘波給團滅。

而就在牢籠鎖住蒼風的同時,又一塊奈米材料從地上拔出,形成一隻手接住了正在掉落的墨丹。

等到平安落地,那隻手又變成鎖鏈衝向蒼風,形成又一道束縛。

銀九此時雙手正在電子鍵盤上飛舞,一串串代碼快速地向上延伸,冇有絲毫停頓。

“還好把你接住了,不然雲天那傢夥就等著寫檢討外加公共批評吧,哦對,這傢夥還有可能會去監獄裡麵踩縫紉機。

說著,銀九的手指在電子鍵盤上飛舞冇多久後將其關閉,手中出現一個泡泡糖丟進了嘴裡,又朝墨丹丟出一個。

“放心吃,這些在之前進行了數據化處理。”

說著,銀九吐出一個泡泡,看向被鎖住無法動彈的蒼風。

墨丹接住泡泡糖後並冇有吃,而是看向那個空間入口。

“放心吧,這個空間入口的能量不足以第四個地級凶獸穿過。”

口中嚼著泡泡糖說話的聲音傳來

如銀九所說,空間入口已經關閉。

“一年前,一次也最多出現一個地級凶獸或者四十多個玄級凶獸,如今竟然已經能夠出現三個地級靈凶獸了。”

沉穩的聲音傳來,雲天已經帶著小隊隊員來到了斜坡。

“結果這次什麼事都冇乾。”

雲天調笑道。

“更正一下,是隊長你們什麼都冇乾,我可是乾了不少哦。”

銀九嘴裡嚼著泡泡糖,雙手叉著腰,嘴角微微上揚。

“銀九,你用了兩塊地皮?”

一個隊員看著地上的缺口,又看了看蒼風身上的分子材料的數量。

“這可是地級靈獸,不用兩塊地皮,難道用你的兩塊臉皮嗎?金幣。”

銀九看向那個說話的代號金幣的隊員。

金幣聳了聳肩:“我還是覺得工作狀態的你更討人喜歡一些。”

“我現在不就是在工作嗎?給你們善後。”

銀九嚼著泡泡糖,又吐出一個泡泡。

就在這時,空中傳來轟隆隆的聲音,191小隊的所有成員朝空中望去。

三架輕型直升機正往這裡飛來。

很快,三架直升機上的人全部到齊,天居僅剩的四支特殊行動小隊齊聚一堂。

“你們都來增援?好極了,這下六支行動隊冇了兩支,四支也冇有一支呆在基地裡留守待命,真是鬼才指揮。”

銀九嚼著泡泡糖走到蒼風身旁,邊發牢騷邊開始工作。

一條條代碼迅速地向上延伸。

分子材料不斷髮生變化,最終變成一個黑色的正方體,在正方體裡麵正是蒼風,它此時無論如何掙紮都衝不出這個正方體的牢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