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靈獸等級由高到低為天、地、玄、黃——天居手冊(雲天)

......

少女跳下直升機後第一時間跑到被分屍的巨狼麵前,也不害怕那巨大猙獰的狼頭,蹲下身在腕錶上操作了幾下。

腕錶從中間打開,從腕錶中飛出一個小型無人機。

少女將護目鏡戴上,向指揮部彙報情況。

“目標已死亡,體形係18號狼形凶獸,能力暫不確定,但屍體旁散落不少冰晶,暫定為玄級凶獸。”

“沃克,拍幾張照。”

少女對飛在空中的無人機吩咐完畢後來到墨丹身前伸出右手。

“你好,我是天居191分隊觀察員,銀九。”

“你好,我叫墨丹。”墨丹伸出手握了一下便鬆開,看向那個來到自己麵前的高大的男人。

“雲天,191分隊隊長。”

男人的聲音較為沉穩,他抬了抬手中的武器,示意自己不方便握手。

“可以說一說你是怎麼乾掉這頭巨狼的嗎?”

銀九操作了幾下腕錶,腕錶在空中投影出一個電子鍵盤。

“過後我們會給你相應的報酬。”

雲天補充道。

墨丹倒是願意說出自己知道的事情,銀九跟著墨丹所說的話手指在電子鍵盤上飛舞,即使隻用一隻手也能同步跟進墨丹的話語。

“據你所說,這頭冰魄狼是突然出現在43號公路上的?”

“不,43號公路上貌似原本就有靈獸。”

“靈獸?”

“這是我們那裡的人對它們的稱呼。”

銀九伸手摁向耳朵處,墨丹這才發現她還帶了一個耳機。

“通知51號公路的小隊,可能有凶獸跑出來了。”

銀九說完後,向墨丹點頭道:“感謝你的配合,稍後我們的隊員會護送你進城。”

“咳咳,銀九。”

雲天警戒著四周卻不忘提醒。

銀九無奈地在投影的電子螢幕上操作一下,接著說道:“請出示您的居民證與銀行卡,稍後會有一筆錢打在您的賬戶上。”

“呃......我冇有那些東西。”

墨丹尷尬地回道。

銀九詫異地看向墨丹,不過很快便表示理解,應該是剛從山裡準備進城生活的吧,最近靈獸頻出,山區的人也有大部分都開始進入城市了。

而進入城市生活就需要另外辦理居民證。

“沃克,乾活了。”

銀九對飛在空中拍照的無人機喊道。

“沃克”飛到墨丹麵前。

“請您不要眨眼。”

冰冷的機械合成音傳來,一道十分細小的微光照射到墨丹的眼睛。

“放心,這些光束不會對您有所傷害。”

銀九看到投影屏上顯示的數據後單手在鍵盤上飛舞起來。

“您的年齡?”

“十六。”

“姓名?”

“墨丹。”

很快,“沃克”的機殼打開,從中伸出一個機械手,上麵是一張居民證,類似身份證的東西。

“請您和我們一起離開,去拿現金,之後您可以前往中部銀行通過居民證辦理銀行卡。”

“您可以通過居民證領取一套房子,到那時您的住址將會錄入資料庫。”

銀九拿下居民證交給墨丹,又操作幾下,投影屏消失,“沃克”也摺疊起來飛回了腕錶中。

“收隊,稍後會有人收拾這裡。”

“等一下,銀九,有個壞訊息。”

雲天叫住了準備上直升機的銀九。

“51號公路的181、171小隊失聯了,上級命令我們立即前往他們失聯前的地方展開調查,增援很快就會到。”

雲天的聲音十分嚴肅,銀九也感到了事情不妙。

“直升機帶上之前報警的那個人和他旁邊的狗,立刻送他們進城,其餘人跑步前進,動力裝甲滿負荷運載,51號公路的情況可能已經失控了。”

雲天釋出命令後立刻起身對墨丹說:“你們趕快進城,這裡由我們處理。”

“我也可以幫忙。”

墨丹對著雲天說。

雲天稍作遲疑,但銀九卻十分堅決。

“不可,你雖然能夠與這些東西作戰,但你冇有必要承擔這種責任,這是天居的義務,你現在的身份隻是普通市民,我們不能讓你冒這個險。”

“我覺得這不是冒險,銀九,帶上他吧。”

雲天對銀九說道。

銀九還想說些什麼,但卻被雲天接下來的話堵住了嘴。

“51號公路的情況已經徹底失控,關鍵時刻,我們需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

“......好吧,你是隊長,我服從命令,但如果上麵要寫檢討書,你自己寫,這次我可不幫你。”

銀九如此說道。

接著跑到墨丹的身邊,拿出一個備用腕錶給他戴上。

“感謝你願意幫助我們,但也請保護好自己。”

說罷,銀九與一些隊員先行朝51號公路前進。

雲天拍了拍墨丹的肩膀示意他跟著自己,也帶一部分隊員跟上。

在剛纔遇到冰魄狼的時候,墨丹的腦海中顯現出了一些記憶碎片,是關於靈獸的。

於是他心想或許與靈獸接觸後自己能夠恢複更多記憶。

而且就在剛纔,黑衣“墨丹”用靈氣召喚出屈刀的時候他貌似也學會了這招。

甚至直接形成了肌肉記憶。

黑衣“墨丹”對此也非常驚訝,搞得他不願意出來了,就擔心自己的什麼絕技被白衣墨丹學了去。

儘管他的絕技墨丹以前應該也會,小孩子的藏私心理。

不過這種天賦貌似也不是曾經的自己擁有的,看來這三千年來自己不知為何有了一些曾經的自己冇有的力量。

既然自己有,那黑衣“墨丹”會不會也有?

畢竟據“墨丹”所說他們二人的本質其實就是一個人的陰陽兩麵。

既然自己有這種不可思議的能力,那另一麵也應該有纔對。

但貌似黑衣“墨丹”也不知道自己的特殊能力在哪兒。

他坦白目前還是依靠著五千年的戰鬥技巧與經驗,以及三千年的腦內模擬戰鬥技巧,與對靈氣的操縱能力進行戰鬥。

“指揮部,請求51號公路的道路控製權。”

路上,銀九不斷地請求權限。

“收到,接收請求,銀九,無論如何都不要讓它們進入城區,你們的增援很快就會到了。”

“明白。”

在天府市中,所有公路與道路皆采用了新型奈米材料,這種材料比起傳統的材料更加堅固可靠,延展性極強,甚至可以通過計算機來對道路的路況進行操作。

材料是在一年前被神州科學家張敬文製作出來的,在製作出材料並確定了其特點後,僅用一年時間,神州便將所有的公路使用這種材料翻新,並且一部分材料被用來製作武器裝備。

“各單位注意,前麵就是181小隊失聯的位置了,立刻展開隊形對各視野盲區進行偵查。”

雲天正在通過耳麥下達命令。

墨丹手上的腕錶自動連接了老朱在車上給他的眼鏡,他的眼前出現了這條公路的所有基本資訊。

“啟動偵查模式。”銀九說罷,191小隊所有隊員包括墨丹的眼前那些複雜的基本資訊全部消失,改為了專門偵查的透視模式。

“沃克,啟動熱成像掃描。”

無人機在空中開啟熱成像不斷掃視著四周。

“這些東西還挺好玩的誒!”

黑衣“墨丹”在意識深處驚呼科幻。

“報告,這裡發現腳印。”

一名隊員彙報完情況後,銀九立馬前往所在地點。

“是地級凶獸蒼風,各單位注意,警惕風向。”

“明白。”

此時在墨丹的眼中一條條靈氣在麵前流過,他似乎可以看到靈脈。

在問過黑衣“墨丹”後,他知道這是他曾經就有的能力,黑衣“墨丹”也擁有這類能力。

墨丹的視線跟著靈氣的移動方向不斷移動,在一處斜坡上看到了一處靈氣極為濃鬱的地方。

“那個地方,有東西。”

墨丹指向那個斜坡。

雲天在聽到墨丹的話以後迅速槍口上抬瞄準了那片區域。

“B-4區域,銀九,對那裡展開偵查。”

“瞭解。”

“沃克”無人機迅速上升,很快,拍攝到的圖像就傳到了191小隊隊員的眼鏡上。

那是一個巨大的冰塊,裡麵貌似凍著什麼東西。

“沃克”開啟了透視,眾人清晰地看到,那冰柱裡麵凍著一個巨大的蒼鷹!

光是翅膀就比一輛公交車還要大。

“那就是蒼風,但不知為何被凍在了裡麵。”

雲天解釋道,但隨即又明白過來。

應該是冰魄狼在凍住蒼風以後跑到了48號公路

要想解決一個蒼風,在一年前就需要一個軍區的火力狂轟濫炸上十天半個月。

儘管蒼風之前從來冇有出現在神州過,但根據一年前的記錄,正是它毀掉了大半個紐約。

將它定位地級靈獸並無道理,因為在後麵還有比它還要強大的靈獸,那些靈獸已經覆滅了一些國家,並將那些地方視為自己的領地。

它們被分為天級靈獸。

既然如此,那頭冰魄狼肯定不是玄級那麼簡單,起碼也要是地級,那這個四刀砍殺冰魄狼的少年,具體實力又如何呢?

巨狼的屍體已經檢查過了,除了墨丹所說的那幾道“他”砍出來的切割麵十分順滑的傷口,便冇有彆的傷口。

也就是說墨丹幾乎是在冰魄狼無負傷的情況下僅僅用了四刀便殺掉了它。

招攬,這樣的人才必須招攬,他可能是目前所知的唯一一個擁有如此強大實力的人類。

至少在雲天看到的無論是國內還是外國的檔案內都冇有這種可以四刀殺死起碼地級凶獸的人類。

“蒼風還有生命跡象,不要懈怠。”

雲天壓抑住內心的震驚。

“報告,這裡找到了171小隊!”

171找到了,可是181呢?

雲天立馬來到那名說找到171小隊的隊員旁邊。

那名隊員此時正攙扶著一個與他們同樣著裝的隊員。

“我,我是171小隊的觀,觀察,員,代號,雷,雷鳴。”

雷鳴因為受傷說話都有些困難。

“深呼吸,同誌,你們的隊長呢?”

雲天與隊員一起將雷鳴攙扶到一棵大樹下,問其他隊員的情況。

雷鳴艱難地搖了搖頭,一字一頓地說起171小隊的遭遇。

171原本正在按照基本流程調查,雷鳴作為觀察員,不斷操控無人機尋找目標。

當時整個171都認為,隻是普通的玄級靈獸,因為指揮部就是如此判斷的。

但其實由於資訊的錯誤,他們是最先遭遇地級蒼風的隊伍。

雷鳴在發現是地級蒼風的時候立馬就感到了不妙,可還來不及彙報指揮部,他便身體一輕飛上高空摔了下來,動力裝甲儘毀,冇了意識。

在他冇有意識的前一刻,他看到171小隊的所有隊員皆被蒼風殺死,也許是命大,一頭巨狼在蒼風即將殺死雷鳴的時候從樹林中竄出咬住了蒼風的翅膀。

在那之後雷鳴便陷入了昏迷。

從雷鳴的話中可以判斷出,43號公路的巨狼的確是凍住蒼風的那一條,應該是捕食關係,但為何巨狼在凍住蒼風以後在蒼風還有生命跡象的時候離開了呢?

181,雲天想到了181,他現在急需181的資訊,就在這時,耳麥中傳來了墨丹的聲音。

“如果你要找181,很不幸,他們已經全部遇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