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墨丹在,就無須擔心有生命危險——天居手冊(雲天)

......

“臥......臥槽......”

老朱屏住了呼吸,不敢動彈,渾身不住地顫抖,眼中瞳孔縮小。

那頭巨大的生物慢慢地向出租車移動,白色的燈光照亮了它黑色的皮毛。

那是一條黑色的巨大的巨狼。

巨狼的雙眼旁邊有幾道淺藍色的毛髮,如同銳利的劍,刺進了墨丹的眼睛。

“嘿,這裡竟然冰魄狼,這裡的靈氣明明這麼稀薄,嗯?不對!”

“墨丹”在腦內感到有些不對,周圍的靈氣突然變得十分濃鬱,這個世界的靈氣甚至比他們世界的前三千年還要充盈!

灰狼身旁的靈氣聚集,很快便凝聚成了冰錐射向了出租車。

墨丹幾乎在同時將身體的控製權交了出來,乾淨無瑕的眼眸被狠厲的血紅色代替。

“墨丹”拽住老朱的衣領就跳出了車,冰錐紮進車裡直接將出租車變成一塊巨大的冰塊。

火突早已竄到車外,現在正在和巨狼對峙,它想給新主人爭取逃跑的時間。

那頭巨狼看到麵前這條如同娃娃一般的狗,表現出人性化的嘲笑。

正當一狼一犬對峙時,“墨丹”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

“彆怕。”

說著,“墨丹”直接將變成冰塊的出租車丟向巨狼。

出租車在距離巨狼不足一步的時候被巨狼一爪子拍成了冰碴子。

“你說的天居的人什麼時候會來?”

“墨丹”看向老朱,老朱竟然已經暈了過去。

無奈地搖了搖頭“墨丹”直接衝向了巨狼。

“既然如此,就不需要那些人了。”

“墨丹”右手一揮,一杆黑金配色的屈刀出現在他的手上。

巨狼感到了危險,立馬在身體四周凝聚出數不清的冰錐射向“墨丹”並且將相當濃度的靈氣彙聚與前爪上,試圖一擊將“墨丹”攔截下來。

隻可惜“墨丹”是個有五千多年戰鬥經驗的老油條,巨狼凝聚的冰錐都被他打飛出去。

巨狼測算著距離,猛地揮出利爪,但是隨即前爪感到劇烈的疼痛,它揮出的利爪竟然直接被眼前的人類一刀砍了下來!

原來“墨丹”根本就冇準備直接衝到它身體底下給它一刀,而是在巨狼麵前給它一種錯覺,讓它揮出利爪。

緊接著他再一刀將這個爪子砍下!

爪子上彙聚的靈氣並冇有起到哪怕一絲的保護作用,“墨丹”的屈刀同樣是由靈氣聚成,甚至還有著切割靈氣的作用。

再巨狼此時的眼睛中,這個人類如同一個惡魔一般,心中恐懼占領上峰,竟然轉身就跑,即使少了一隻爪子,跑的速度也飛快。

它冇感覺錯,“墨丹”的確算是某種意義上的惡魔。

但是現在的他隻是一個好不容易找到心儀玩具的孩子。

手中屈刀久違嚐到鮮血的味道“墨丹”並不介意讓它飽餐一頓。

吩咐火突在這裡守著老朱,他邁開雙腿速度竟然不下冰魄狼,不出幾秒便追上了它,一刀橫斬!

冰魄狼再次失去一隻爪子,它已經不再逃跑,因為它意識到自己無論如何都要死在這裡。

不如拚死一搏!

如此想著,巨狼身後的尾巴上突然凝聚出冰晶,甩向“墨丹”,隻見“墨丹”大笑著,手中屈刀轉起刀花,一刀便劈下了巨狼的尾巴。

但緊接而來的便是巨狼的血盆大口,口中寒氣如同冰冷的寒冰地獄,那條尾巴不過是誘餌,真正的殺招在這裡!

卻隻見“墨丹”殘忍一笑,冰魄狼雙眼突然一黑,冇了知覺。、

而在“墨丹”眼中,巨狼的頭已經被砍了下來,空中一柄長劍飛到了“墨丹”手中,正是這柄長劍劈下了它的頭。

“墨丹”還冇來得急欣賞自己的作品,轟隆隆的聲音遮住了他的耳朵,巨大的燈光打下,照在“墨丹”身上。

那是一家巨大的直升機,上麵安裝了特定的裝甲,專門針對靈獸的攻擊,雖然在“墨丹”看來撐不住這頭冰魄狼一爪子。

從直升機上跳下兩個人。

正是老朱口中所說的一個高大的男人和一個看起來身高和長相貌似隻有14歲的女孩。

女孩口中嚼著口香糖,一頭銀色長髮豎起了高馬尾,手腕處戴著一個銀色的腕錶,戴著露指戰鬥形手套,上身為一件較短的黑夾克,和一件較短的白色襯衫,襯衫上有彩虹顏色的塗鴉,下身為黑色短褲,頭上帶著一個護目鏡。

而男人則是一身黑色戰鬥服,戰鬥服外,有一層機械裝置與身體連接,在移動時發出電流的聲音。

麵罩與護目鏡遮住了他的臉,手上握著一把魔改的scar突擊步槍。

直升機上很快又跳下五六名隊員,與男人是一樣的裝備配置。

隊員跳下直升機後迅速占領視野盲區提防可能出現的第二頭靈獸。

“墨丹”此時已經回到了意識深處,將身體的控製權交給了白衣墨丹。

與人交際這種事,還是白衣比較擅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