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遠不要懷疑火突的直覺,如果你認為火突是錯的,那麼你就應該去看看腦子了——天居手冊(銀九)

......

墨丹一直練習到了清晨,不知為何,他貌似不需要睡覺。

“早啊~哈欠~誒,你還在練啊。”

腦中的“墨丹”已經甦醒,看到墨丹仍在練習他也有些按捺不住。

“放開心門,讓我檢驗一下成果。”

就當是晨練好了。

“墨丹”如此想著。

“墨丹”再一次出現在墨丹的麵前。

“墨丹”觀察著另一個自己,此時,墨丹的拳勁已至深處,很快便會轉為意。

“來來,過兩招,三千多年了,我好久冇和你打過了,不過放心,為了公平咱們隻比技巧。”

墨丹點了點頭,隨即右腿猛地蹬地,力從地起,轉至腰,移至拳,一拳打出。

“墨丹”不慌不忙伸手架住這一拳,墨丹的拳勁迸發卻也冇有讓“墨丹”移動分毫。

“該我了,小心點。”

說著,黑衣“墨丹”格開墨丹的拳頭,快速地攻向他。

墨丹立馬左手握爪向黑衣“墨丹”的手臂抓去,隻見黑衣“墨丹”身形一晃,竟然消失在墨丹的麵前。

墨丹立馬轉身看去。

黑衣“墨丹”已經一腿踢了過來,墨丹以雙手格擋,隨後一腳踹向黑衣“墨丹”另一條腿的膝蓋。

但墨丹突然身體一輕就被黑衣“墨丹”輕易踢飛。

黑衣“墨丹”見到墨丹飛了出去焦急萬分,趕緊跑到墨丹身邊將他扶起。

“你冇事吧,誒你怎麼硬接啊!你不知道你睡了三千年力量不足嗎!”黑衣“墨丹”十分擔心另一個自己的狀況。

“冇事,再來。”

墨丹被扶起後說道:“我有預感,我的拳意快到了。”

“那,那我隻用拳好了。”

黑衣“墨丹”堅持隻用拳頭,墨丹也冇辦法,二人不斷過招,不斷拆招。

終於,墨丹一拳打空,體內力量爆發而出,衝向黑衣“墨丹”。

黑衣“墨丹”躍身躲過,隨後興奮道:“對對,就是這樣,你已經能夠用意了!我的天啊,我可真是個天才!”

“你,是天才?”

墨丹不解。

“對啊,以前那個老頭教你的時候你花了兩天,我教你,你隻花了一天,我不是比那個老頭要厲害多了?”

黑衣“墨丹”驕傲地雙手背於身後,挺起胸膛仰著臉,彷彿一個等待家長誇獎的小孩子。

墨丹的腦中又浮現出一些記憶碎片,那是關於教他武功的師父的。

但並不足以喚起他全部關於師父的記憶。

火突已經醒了,它警惕地看著四周,確認冇有威脅後歡快地奔向墨丹。

“好了,開始趕路吧!我們先去這個世界的城市看一看。”

說著,黑衣“墨丹”再次鑽了回去。

墨丹循著火突的記憶,朝城市走去。

他在火突的記憶裡看到的城市科技十分發達,但那段記憶冇有那個獵戶,應該是在被獵戶收養之前的記憶。

但是墨丹並不知道,火突記憶裡的城市離這裡非常遙遠。

就這樣,墨丹,火突一人一犬走在茫茫野外,尋找著文明的足跡。

路上,黑衣“墨丹”不斷地在腦海給墨丹講他以前的故事。

說實話,墨丹都冇有想到自己原來在沉睡前已經活了五千年,當年誤入的那個空間也是八千年前不知何人設下的,一個捕殺修煉者的空間。

終於,在黑衣“墨丹”的故事聲中,墨丹終於來到了一個規模不算特彆大的集市。

他在那裡詢問著去城市的路線。

集市上的人冇有見過這個清秀的白衣小夥子,以為是外地來的,倒也願意幫忙指路。

在詢問途中,墨丹讀取了這裡的人的記憶學會了這裡的語言。

“你要去城裡啊,你等會兒。”

麵前的男人用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將剁肉的刀放下,轉頭喊道:“老朱!帶這孩子一程,路費我掏!”

被叫做老朱的人是個出租車司機,他此時正靠在自己的車上休息,聽到男人叫他,他回道:“還路費你掏,你不怕你家媳婦兒找你麻煩?”

男人搖了搖頭:“早離了,帶不帶?”

老朱笑了笑點了點頭說道:“好,我帶,路費就不用給了,記得請我喝趟酒!”

“那我還是給你路費吧,誰不知道你喝酒能喝死人。”

男人笑著說道。

老朱也笑著回他:“你個老傢夥,挺雞賊。”

老朱坐進車裡看向墨丹,喊道:“上來吧孩子!我帶你進城!”

墨丹上了車,老朱給了他一個眼鏡讓他戴上,墨丹戴上眼鏡後,眼前景色突然就戴上了科技感的濾鏡,在右上方有一幅地圖,左下角是預計到達時間。

“哇,這個眼鏡好帥啊!”腦中的黑衣“墨丹”說道。

火突上了車,蹦到了後座。

老朱也從懷裡掏出一個眼鏡戴上,開車上路。

“小夥子哪裡人啊?”路上,老朱找著話茬,畢竟城市離集市還挺遠的,即使是開車也不一定能在天黑下來之前進城,這段時間說說話,不會無聊。

“我是山裡的。”墨丹這麼回答

“山裡的啊,看著不像啊,長得這麼好看,一看就是城裡人。”

“為什麼長得好看就是城裡人?”

墨丹疑惑。

“因為隻有城裡人有興趣打理自己啊,你看,你這髮型,刻意留這麼長的吧,也就城裡人有這閒心,山裡的人剪頭髮還來不及呢。”

“可我真是山裡的。”

墨丹冇有說謊,他的確是山裡的人,不管在這個世界還是在之前的世界裡。

“行吧,山裡人,說不定也有你這樣的呢,現在生活好了,不用擔心餓肚子了,或者冇地方住了,自然會注意自己的著裝打扮。”

說著,老朱按下了車裡的一個按鈕。

“近日,通往天府市的51號公路出現未知猛獸,目前道路已經封鎖,請入城的市民擇43號公路入城。”

“未知?”

墨丹疑惑一聲,他第一次聽說這個世界上有這種東西,先前讀取記憶,他隻讀取了關於語言的學習記憶,並冇有僭越讀取其他的東西。

“對,未知,就是一年前突然冒出來的東西,和電視上的怪獸一樣,專吃人!”

老朱以為墨丹對那種猛獸感興趣,便想嚇唬嚇唬他。

意識中的“墨丹”提醒著

“如果遇到了,就交給我來對付,我們不知道這種猛獸到底是什麼,以防萬一。”

墨丹點了點頭,看向窗外已經快要陷入黑暗的天空。

老朱好像打開了話匣子,滔滔不絕道:“這些玩意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一年前先是出現在西方國家那裡,直接把當時最繁華的都市叫什麼來者?鈕釦?啊對,鈕釦!給毀了一半!”

“哎呀,最近這幾天這個東西越來越多,封鎖的路也越來越多,解封的卻冇幾個,你說這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說著,老朱將車從51公路拐進了43號公路上。

43號公路比起51號要繞一個大圈,這下更彆想天黑前進城了。

“不過我們這裡因為有天居和讓人安心的軍隊在,損失可比那些西方國家要少多嘍,儘管那些靈獸出現的越來越多,時間間隔也越來越少,但我相信天居一定能解決的。”

“天居?”

墨丹再一次發出疑問。

“你不知道?一看你就不常看新聞,天居是一年前後組建的專門處理這種事件的,聽說裡麵有各種能人異士,雖然我是冇見過啦。”

“竟然有專門處理這種事件的組織,看起來這個世界的大部分人不會修煉啊。”

黑衣“墨丹”在腦內說道。

“如果大部分人會修煉也就不至於要專門成立一個組織了。”

墨丹並不在意這些,他現在十分關注火突的狀況。

火突在後座上自從車拐進了43號公路就變得十分不安,不斷地看向外麵,耳朵也貼在了臉上。

43號公路上有東西。

“師傅,還有多久進城?”

墨丹問了一句。

“大概半個小時,眼鏡上有顯的。”

老朱打開車燈回了一句後就接著說天居的事情了。

“說起來,我一朋友的兒子在部隊,他好像見過天居的人,貌似是一個很高大的男人和一個個子比較低的女孩子。”

“聽他說,那個女孩子貌似隻有14歲那麼大,唉,這世道啊,這麼年輕的孩子就要麵對那麼可怕的怪物。”

“哦對了,說起年齡,小夥子你多大?”

老朱不經意地一問。

“我我大概......”

“說你十六歲啊!快!”

“十六歲吧。”

墨丹聽著腦中那個黑衣“墨丹”話說了個十六歲。

他當然不會傻乎乎地說自己活了八千年,中間還死了三千年,最近纔剛甦醒。

隻要不是傻子都不會相信的。

儘管那是事實。

“十六歲還用大概啊,上的哪裡的學啊?”

“冇上過學。”

“冇上過學?哎呦,那可真是少見,現在還有上不起學的家庭?我看你身上穿的也不像窮苦人家啊,再說了現在小學到大學都是免費的,哪用得著掏錢哦。”

“叔,看路。”

墨丹指了指前麵,老朱閉住了嘴。

後座的火突此時已經開始齜牙了。

老朱也看到了路中間那個巨大的東西。

“這是個啥玩意兒啊,誰家的牛跑出來了還跑到了公路上?”

“不對,這看著也不像牛啊,冇有角。”

老朱冇有往靈獸方麵想,因為51號公路在昨天才發現有靈獸並且被封鎖,不可能一天不到就又出來一隻還讓自己碰上了吧。

但很不巧,還真就讓他碰上了。

那個巨大的生物扭頭看過來,一雙人身大小的綠色眼瞳盯上了這輛出租車。

“原來,這老頭說的未知猛獸就是這種啊,靈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