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風繁體小説 >  天居 >   第3章 修武

-

如果你想與墨丹切磋武藝,一定要記得在他剛剛吃完一碗陽春麪並且不是紅色眼瞳的時候去——天居(軍鋒)

......

“可憐的傢夥。”

“所以我才說它與彆的狼不一樣,因為它就不是狼,不過你竟然可以看到彆的生物的記憶?”

“以前的我冇有告訴你嗎?”

墨丹疑惑道。

“你倒是告訴了我你能讀取彆人當時的思維,但我不知道你竟然可以直接觀看彆的生物的記憶。”

“那應該是我睡了三千年以後不知何時覺醒的吧。”

墨丹並不在意,但“墨丹”可就在意了。

“誒,那我睡上個三千年會不會也能有什麼我想不到的力量?”

“不過還是算了,我可冇辦法一睡就睡上三千年,即使在這座山上我除了在腦中模擬戰鬥也是會動一動的。”

墨丹不再理會腦海中的另一個聲音,而是盯著火突的眼睛。

火突安靜地看著墨丹那乾淨純潔的眼睛,

它已經多久冇有看到這樣的一雙眼睛了?

常年在山林中奔跑,廝殺,灰塵覆蓋了它曾經油亮的毛髮,廝殺的血色覆蓋了它堅定的眼神,常年的廝殺毀壞了它的鋼牙。

它儼然從一條威猛的獵犬墮落成了一條嗜血如命的野狼。

但當它再次看到這麼一雙眼睛時,它竟然想要麵前的人類摸一摸它的頭,請他帶自己回家,回到那個溫暖的家。

火突伸出舌頭舔了舔墨丹的手,墨丹已經將手鬆開。

“唉,你這傢夥可真夠神奇的,隻是盯著它的眼睛看一會,它就喜歡上你了。”

“墨丹”抱怨了一聲。

“帶它走吧,這路上也要有個伴。”

“墨丹”如此說道。

“首先要給它洗個澡。”

墨丹揉了揉火突的腦袋,開始尋找周圍有冇有湖水。

“洗什麼澡啊,看我的。”

“墨丹”再一次掌握身體的主動權,火突明顯的感覺到眼前的人類並非之前的人類,它警覺起來。

但“墨丹”並不搭理它,一隻手強硬地按住火突的腦袋,一股白中帶著一絲紅色與黑色的光芒覆蓋了它的全身。

火突並冇有掙紮,因為它從光芒中感到了溫暖,那種家一樣的溫暖。

光芒很快散去,眼前的“野狼”已經變了個模樣,它又變成了曾經的那條威風凜凜的獵犬。

火突發現自己的變化高興地又蹦又跳,歡快地搖著尾巴舔了舔“墨丹”的手掌。

“好了,它現在是你的了。”

“墨丹”說完便重新將身體的主動權交還給墨丹。

墨丹揉了揉火突的腦袋。

“走吧,現在開始,我就是你新的主人了。”

火突走在前麵帶著下山的路,並且替墨丹警惕著四周,以防再有動物偷襲。

墨丹走的速度不算慢,很快便到了山腳,但這座山也確實是高大,到山腳以後便已經天黑了。

“看來,明天才能接著走了。”

“為什麼,我們明明不用擔心走夜路啊。”

“墨丹”不解地說。

墨丹看了看身後的火突,即使它精力旺盛也已經睏乏了。

“墨丹”明白了,那好吧,隻能休息了,雖然他很不願意。

“哦對了,我教你戰鬥吧。”

“墨丹”的興致很高。

“好。”

墨丹倒也不矯情,他知道多一個傍身武藝不算壞事。

“嘿嘿,以前我就說過,你的天賦很高,如果是我來教你,說不定三千多年前就不用耗費生命之源了。”

“墨丹”聽到另一個自己答應了十分高興。

“來來來,放開心門。”

墨丹照他說的做了。

隻見那個黑衣“墨丹”竟然直接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你可以脫離這個身體?”

墨丹驚奇地發問。

“脫離?怎麼可能,這個身體也是我的好嗎?不過嘛,我現在的狀態你可以理解為靈魂出竅吧。”

“不過我這個狀態並冇有戰鬥力,不如說戰鬥力比較弱,但對付山野精怪也足夠了。”

“墨丹”邊說邊笑著手舞足蹈來向墨丹展示自己的奇妙。

火突看到一個和新主人一模一樣的人出現一愣,它知道這是兩個不同的人,但是氣息卻好像一個人。

“好了,開始吧。”

墨丹捋了捋白色的衣袖擺了個架勢,一手向前探出呈握爪狀,一手放於腰部呈握拳狀,左腿前出,右腿蹬地時刻準備出擊。

這是他的肌肉記憶。

黑衣“墨丹”端詳了一陣墨丹的架勢失望地歎了口氣。

“唉,形、神仍在,意、魂儘散,看來耗費生命之源的確對你的影響很大。”

“來,我先教你意,至於魂,就需要你自身自己去蘊養了,不過你也可以暫時用我的魂,雖然會麻煩一些,看你嘍。”

說罷,黑衣“墨丹”閉上了眼睛。

“跟著我,閉上眼睛,將你的感官自動關閉。”

墨丹照做。

“身體放鬆,細細感受身體經絡中流動的力量。”

墨丹放下了架勢。

一旁的火突發現新主人與那個一模一樣的人閉上了眼睛,猜測可能是在睡覺。

於是它站起身來警戒著四周。

“抓住一部分力量,隨後試著將它們轉移到一點,可以是拳,可以是腿。”

墨丹確實找到了流動中的能量,卻無法將它們抓住,更不要說轉移了。

“墨丹”也不著急,這一步確實很難,但他相信另一個自己的天賦。

墨丹一次次地嘗試,他發現,每次將意識沉浸在經絡之中就會迷失方向,他需要定位那些力量。

四通八達的經絡就如精緻的迷宮,一旦陷進去就很難出來。

而墨丹此時很明顯就是陷入了這種狀況。

黑衣“墨丹”撓了撓下巴,悄悄地走到墨丹身前。

“哎呀,我可真好看。”

說著,黑衣“墨丹”伸手點到了墨丹的一處經脈。

墨丹的意識在經絡中的道路豁然開朗,他隨著那條道路一直向前,最終找到了那股力量。

墨丹將力量抓住,想要將其移動至拳頭的位置。

前麵的路比起之前更加複雜,不過墨丹有了先前的經驗,不至於迷失方向,但想要到達自己想到的地方確實有些難。

因為他並非是俯瞰著身體中的經絡,而是在經絡中來回穿梭。

但他好像有了一些眉目。

黑衣“墨丹”不再進行幫助,而是走到先前的位置閉上眼睛。

墨丹已經將那股力量轉移到了拳頭之上。

“慢起,快落!”

黑衣“墨丹”快速地向旁邊打出一拳。

那一拳上附著的能量猛地爆發而出,在平靜的空氣中激起一陣滔天巨浪。

墨丹也與他一樣朝旁邊打出一拳。

拳中的力量也隨之爆發,但與黑衣“墨丹”相比,顯得有些微不足道。

“勁已有,之後就隻是勤加練習即可,練習到了,心中有所悟,勁就會轉為意。”

“至於要練多久,這個要看天賦,你以前隻花了兩天就悟到了。”

“那你呢?”

墨丹發問。

“我天生就會。”

......

黑衣“墨丹”笑著鑽回了墨丹的身體裡。

“好了,接下來的時間休息還是練習看你自己,我先睡了,哈欠~”

墨丹感覺到黑衣“墨丹”已經睡著。

他開始一遍遍地練習。

夜已深,火突在墨丹的授意下已經睡著,而墨丹卻依然在一遍遍反反覆覆地練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