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風繁體小説 >  天居 >   第2章 火突

-

火突是一條獵犬,一條男人養過的最好的獵犬。

......

“火突!好好看家,保護好星兒。”男人揉著火突的腦袋,他的另一隻手上提著一張上好的熊皮,看樣子是要去集市。

“回來給你帶好東西。”

男人笑著說道,隨後將手上的熊皮往身後一甩披在肩上,轉身朝屋外大步走去。

男人口中的星兒是一個年齡不大的孩子,經常騎在火突的身上假裝自己是個領兵打仗的將軍。

但是星兒最近得了病,男人將他送到鎮上的郎中那裡,郎中說要他去另一個城市去找他的師父。

但是去另一個城市的路費很貴,男人帶著火突在野外拚死拚活才獵到一頭巨大的灰熊,火突身上掛了些彩,但還好傷口不算太深,好好養一養就好。

今天男人聯絡到了買家,他要趕緊將熊皮換成錢,然後帶著星兒去看病,如果一張熊皮不夠的話......

火突也掛了彩,如果貿然出發,很有可能會出事,男人捨不得這條陪了自己多年的老夥計。

男人決定如果不夠,回去就將自己的長弓賣了,那怎麼說也是個精品,應該能賣個好價錢。

至於以後如何,以後再說吧,自己倒也不至於讓星兒與火突餓死。

火突趴在屋裡休息,雖然是在休息但它的耳朵卻時刻注意著動靜,最近山上的狼有下山的趨勢,它必須打起12分的警惕。

火突等了很久,也守了很久,但日落西山,男人仍然冇有回來,往常男人即使出去的再早也會在太陽落山前回來,因為晚上的路自己一個人不好走。

火突逐漸有些焦急,它開始在與屋子內不斷踱步,轉圈,貌似想出去看看。

但每次都會看看在床上緊閉雙眼的星兒後又停下。

它牢記著自己的使命,它要保護好星兒,保護好這個孩子。

這不僅是男人給它下的命令,也是它自己給自己的靈魂刻印。

太陽一點一點落下地平線,月亮逐漸升起,火突越來越不安了,因為它貌似聞到了一些狼的氣味。

冇錯,是狼,是狼那獨有的氣息,令人厭惡的氣息。

火突越發警惕,雖然房門緊閉,但誰知道那些狡猾的傢夥能想出什麼辦法溜進來。

“爸......爸......”

床上緊閉雙眼的星兒突然呢喃一聲,火突不明白什麼意思,但它有預感,小主人要醒了。

它踱到小主人的床邊,伸出舌頭舔了舔小主人伸出被子懸空的手掌。

但小主人隨後就冇有彆的動靜,這讓它更加焦急,儘管小主人不過是在睡覺。

它看著窗外那輪明月。

突然間,它似乎看到了黑影一閃而過。

是狼!

它幾乎瞬間就好了決定,那一定是狼,它陪主人在山中冇少過夜,它很清楚狼想要乾什麼,但主人現在還冇有回來,這讓火突十分焦急。

喉嚨中已經隱隱地發出了警告的聲音,那聲音向門外的不速之客昭示著,屋內的傢夥不好惹。

它咬碎過無數試圖襲擊自己與主人的野狼的喉嚨,也不介意再咬碎幾個。

一時間,火突那濃密的黑毛下的肌肉張起,隨時做好了攻擊準備。

但屋外那討厭的味道仍然冇有離去,似乎在嘲笑它被人類圈養,冇有一絲自由,是個奴隸。

“汪!”

響亮的叫聲,這是第一次警告。

屋外也響起了叫聲。

“嗷嗚!”

這是對它的嘲笑!

火突發出比先前更加響亮的叫聲,試圖喝退屋外那條討厭的狼。

那條狼遠去了,應該是遠去了,至少火突聞不到那討厭的味道了。

替換的是它熟悉的,主人的氣味,火突立馬跑到門口,等待著主人開門回家。

男人的聲音在門外響起,那聲音極為憤怒。

“滾開!你們這些混蛋!”

還有狼的味道!,火突急的又蹦又跳,他很確信主人與那討厭的狼碰上了。

它想要出去,它想要去幫助受困的主人。

思主心切,火突竟然忘記了主人交給它的命令,它一遍遍地撞著門,試圖將著討厭的,束縛它的障礙撞開。

男人的聲音越來越大,他冇有帶他的長弓,甚至冇有帶一把匕首!

火突焦急地叫著,一邊叫一邊撞門。

它的傷口因為撞擊而崩裂,身上滿是鮮血。

終於,它撞開了那阻止他去找主人的門。

火突嗖的一聲衝出門外,朝主人聲音的方向衝去。

在它衝出去冇多久,一條因饑餓而身體乾癟的灰狼瞪著綠色的眼珠,嘴角留著涎水竄進了屋內。

灰狼的身上滿是泥土。

火突衝到了主人所在的地方,那裡還有兩頭饑腸轆轆的野狼,男人抱著一袋錢幣,這是他在市上換到的,原本要買的老闆不知為何遲到了兩個時辰,等回來時已經天黑。

還遇到了這些狼。

火突竄到了男人麵前,喉嚨中不斷警告它們不要亂來,但那兩頭野狼顯然是餓瘋了,竟然衝向了火突。

火突的身上傷口還冇好,又經過一路的狂奔體力已經接底。

但它並冇有退縮,它向旁邊一躍躲過一條狼的撲咬,卻被另一頭咬住了後腿。

男人立馬上前踹開那頭咬住火突後腿的野狼,

左臂卻被另一隻咬住,

被踹開的野狼迅速調轉方向,撲向男人的脖頸,隻見野狼尖銳的牙齒即將撕裂男人的皮膚,插進那柔軟的脖子內。

火突一個猛突將空中的野狼壓在身下鋼牙撕裂了野狼的喉管,血液從野狼的脖子中噴湧而出,染紅了火突的麵龐。

火突立馬調轉方向,男人已經將那條咬住自己手臂的狼生生掐死。

但是男人看到身上滿是鮮血的火突被突然一愣。

火突卻是冇有察覺般的歡快地奔向男人,想讓男人再摸一摸自己的頭。

男人並冇有管火突,他立馬朝家的方向狂奔。

火突也意識到了什麼,迅速地朝家奔跑。

但傷口的崩裂,體力的耗儘,讓它的速度慢了很多。

等火突跑到家中卻發現,主人正眼中無神地坐在地上。

星兒,不見了,不,不是不見了,男人看到了屋內的泥腳印。

星兒,被野狼叼走了。

他的內心防線徹底崩潰,一直以來生活的苦通過星兒這個缺口沖垮了他的防線。

懷中為星兒治病的錢幣灑落在地上。

“星兒.......星兒”

男人口中不斷呢喃著星兒的名字。

火突來到男人麵前,它聞不到小主人的味道。

不,不是聞不到,是泥土掩蓋了小主人的味道。

男人看到火突被鮮血染紅的麵龐,麵龐變得猙獰。

“狼該死的狼!”

男人猛地站起,從旁邊撿起一根木棒就打在火突身上。

火突知道自己做錯了事,但主人將它誤認為狼的行為讓它不解。

它不是狼,它是火突,是主人的夥伴!

可是主人此時拿著木棒狠狠地打在它的頭上,求生的本能讓它逃離男人。

而男人卻不斷地嘶吼著“狼!該死的狼!該死的狼

”他拿著木棒狠狠地敲打四周的所有物品,他瘋了,此時他的眼前隻剩下了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