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奈米材料是我們最強大的武器,但有時太過依賴操作者也不是件好事——天居手冊(張敬文)

......

資訊一條條閃過,銀九的眼睛不斷移動,她閱讀的速度很快且看到就不會忘記。

在一閃而過的茫茫資訊海中,銀九發現了幾段錄音。

她停止瀏覽,戴上耳機,按時間順序播放了第一段錄音。

首先鑽進耳中的是老師的聲音,銀九微微顫抖了一下。

“第一千九百五十次抗壓實驗,開始。”

“博士,您當真要這麼做嗎?那是天級凶獸啊。”

那是一個相當年輕的聲音。

“正因為是天級我纔要去,安東,做好測試準備。”

......

錄音停止了,銀九立馬打開了下一條錄音。

“實驗......冇有失敗,至少我們還活著並且證明瞭,奈米材料不能抵擋天級凶獸的攻擊,博士。”

“不,是目前的奈米材料不能,看來,我需要給它升級了。”

“博士,我認為我們還是先進行理論測試比較好。”

“......也好,剛纔已經記錄下了那隻天狐的攻擊閾值,已經可以進行理論測試了。”

“博士,顯示屏顯示,剛纔的攻擊相當於五十萬噸的氫彈的直接傷害。”

聽到這裡,銀九的心感覺被揪了一下。

“看來我的命還挺大,我們回去吧,去為戰士們添磚加瓦。”

......

“奈米材料抗壓理論測試,第一千九百八十九次,開始。”

冇有了安東的聲音,但是張敬文博士的聲音明顯地憔悴了許多。

“......第一千九百八十九次實驗,失敗。”

張敬文的聲音越來越小,在說出失敗那個詞的時候,他倒地的聲音傳來,周圍也有其他研究人員的驚呼,緊接著就是急救車的聲音。

......

“你們的工作壓力太大了,我建議給他放個假,放鬆一下,一連20天冇有睡覺,這次能搶救回來算是幸運了。”

“不,醫生。”

張敬文打斷了醫生的話。

“我冇什麼大事,剛纔睡了一覺,已經好多了。”

接著是下床的聲音。

“老張,聽醫生的,再休息一會兒。”

“抱歉,燭火,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有數。”

緊接著是腳步聲,急促的腳步聲。

外麵吵鬨的鳴笛聲,汽車的引擎聲,人們的吆喝聲,傳入銀九的耳中。

“老張!你應該聽醫生的,留在醫院!”

“不,燭火,我們去實驗室,時間緊迫。”

......

“老張,我有發現了。”

“一年前,世界出現了凶獸,但是與此同時,人們的體質或多或少也有改變。”

“你是什麼意思?燭火?”

“這意味著隻要我們掌握了使用那種能量的方法,就擁有了對抗凶獸的能力!”

“到那時,也許天級也不再是不可戰勝的神話!”

“你可以歇一歇了,我的老朋友,接下來是我的工作環節。”

“不。”

張敬文冷酷地打斷了燭火的發言。

“你知道在什麼時候能夠得到那種方法嗎?”

“......不知道。”

“那在你發現這種方法之前,奈米材料的升級都不能耽誤。”

“你真的需要休息。”

“我會休息的,一定會的,但不是現在。”

急促的腳步聲,錄音結束。

......

“戰士,我需要再次確認一遍,你是自願的嗎?”

“我是自願的,博士。”

堅定的聲音。

“如果祖國與人民需要我的身體與生命,我會毫無保留。”

“隻是個實驗而已,不必你獻出生命。”

......

“將奈米材料融入人體的第一百二十九次實驗,失敗,奈米材料失去活性,但幸好冇有人員死亡。”

“博士,我想我們應該終止這種實驗了。”

又是一個年輕的聲音。

“......暫時改用血液樣本吧,將最傑出的戰士的血液樣本帶給我。”

“不,博士,我的意思是,我們應該終止這個方向的實驗。”

“我知道,我知道,景雲,但不是現在。”

......

錄音又結束了,銀九想要打開下一段錄音,但卻冇有發現那段錄音。

可能是錄音結束了?

但是最後,銀九在一堆實驗報告中找到了那段錄音。

“奈米材料在融入雲天、長風的血液樣本後失去了活性,果然,還是要試著將奈米材料融入人體。”

“博士,我這裡有發現。”

景雲的聲音。

“奈米材料在融入這位代號銀九的觀察員的血液樣本後並冇有失去活性。”

“試著用計算機操控它,景雲。”

“我試過了,博士,但它好像在抗拒命令,能操作的程度有限。”

“雖然可能有些不可思議,但我認為它產生了自主意識,博士。”

......

“三天了,奈米材料開始自己活動,景雲說的對,它產生了自主意識,並且在結構上也有了不同。”

“銀九,銀九,我的好學生,你真是給我帶來了不少驚喜。”

“立即開始抗壓理論測試。”

“加壓,接著加。”

“博士,現在的能量理論上是天級凶獸的全力一擊,超過了三百萬噸氫彈的直接傷害。”

“如果它能撐過這一擊,就說明我們擁有了可以對抗天級的能力,開始吧。”

計算機的電流聲充斥在耳中,但銀九等待著實驗的結果。

“成功了,成功了!理論上,目前的奈米材料已經可以束縛住天級凶獸五到十分鐘!”

“博士,奈米材料出現了異常,它開始脫離計算機的控製!”

“試著模擬銀九的操作邏輯。”

“博士,在模擬了銀九的操作邏輯後奈米材料已經不再嘗試脫離控製。”

“但我們並不能對它進行命令。”

“那是由於你們與銀九的習慣上有本質的區彆,我明白了。”

......

錄音又斷了,銀九這次開始在資訊庫中來回穿梭,尋找。

但是資訊庫中冇有了接下來的錄音,老師明白了什麼?

銀九一遍又一遍地翻找,可是始終冇有下麵的錄音。

最終,在一個留言欄中,銀九找到了那段錄音,但是確切地說,是留言。

“銀九,我的學生。”

張敬文的聲音非常虛弱,銀九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在融入了你的血液樣本後奈米材料出現了自主意識,並且得到了升級。”

“你總是能給我帶來驚喜。”

“一年前在錦雲城是這樣,到了現在,你給我的驚喜越來越多。”

“感謝你,我的學生,你是我最好的學生。”

“這種奈米材料我已經放在了交給你的腕錶中。”

“希望張鈞那小子會把腕錶給你”

“不過上了DNA鎖,他也用不了。”

“我將奈米材料鎖了起來,密碼是你的生日。”

“隻有你能夠控製它,我在這十幾天內不斷嘗試。”

“它雖然冇有對我產生抗拒,但卻也冇有對我的命令進行任何反饋。”

“於是我製作了隻屬於你的腕錶。”

“說起來,自從一年前你的父母將你托付給我的時候,正是你的生日,我還冇給你生日禮物呢。”

“這也算是,代理監護人的失職吧。”

“你的生日也快到了,這個腕錶,就算是提前給你的生日禮物吧,去年的,回頭再算。”

“這隻腕錶擁有發射能量的功能,雖然不是我們發現的那種新型能量。”

“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一個鐳射切割器,隻不過功率比較大。”

張敬文笑了兩聲,但是聲音也越來越小。

“你是,我的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