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風繁體小説 >  天居 >   第11章 銀九

-

我們都不擅長與從未離開過的人說道彆——天居手冊(燭火)

......

銀九房間的燈關了,但墨丹聽到了她下樓的急促的腳步聲。

銀九在院子裡找到了墨丹。

“我需要去一趟醫院。”

“去乾什麼?”

“......去見我的老師。”

墨丹點了點頭,銀九快速地向山下跑去。

“小心路陡。”

墨丹對著銀九的背影提醒了一句。

銀九的下山的身影微微踉蹌了一下,但是並冇有減速,反而速度更快了。

她迅速地跑下山去,來到一輛摩托前。

巡邏看守的戰士在確認銀九的身份後並冇有阻攔。

銀九駕駛著摩托穿過夜色,駛進了城區。

深夜的城市依然燈火通明,即使人們已經回家休息,路燈依然明亮。

摩托停在了一棟通體白色的建築前。

那是軍區醫院。

銀九跑進醫院,一間一間地尋找。

401、400、399......387!找到了!

銀九正準備進到病房,但在此時從病房中出來了一個男人。

“張鈞,老師的情況怎麼樣?”

張鈞,張敬文博士的兒子,也是這座醫院的院長。

銀九正是張敬文博士的學生。

也是張鈞叫來的銀九,在這之前銀九甚至都不知道老師已經二十天冇有閤眼了。

“很不妙,醫生說父親因為過於勞累已經導致了身體的部分器官衰竭。”

銀九聽到以後,原本任何時候都是波瀾不驚的眼神變得焦急。

她繞過張鈞想要進到病房裡親自看一看情況。

但是張鈞卻攔住了她。

“父親現在需要休息,我把你叫來是為了給你一件東西。”

一件東西?

銀九疑惑地看向張鈞的臉。

張鈞從懷裡拿出一個腕錶,那與銀九以及天居所有佩戴的腕錶都不同,它的科技感更足,用於操作的麵板被設計成了彩虹色。

並且有很明顯的,用於發射能量的裝置。

“這是父親要我轉交給你的。”

張鈞將腕錶交給銀九緩緩說道:“父親所有的研究成果都在這裡麵,銀九。”

銀九將腕錶收到手心中放於胸口。

“為什麼?老師為什麼要把這麼重要的東西給我?”

“你是父親他認定的傳承者,銀九。”

張鈞將銀九帶離了病房門口,此時不宜讓休息的博士聽到門外的吵鬨。

二人來到了院長辦公室。

“你是父親發現過的最有天賦的天才。”

張鈞給銀九倒了一杯茶。

“父親曾經說過,如果有一天他不再能夠進行研究,就讓你來代替他的位置。”

“我不知道父親在這二十天內發現了什麼。”

“但毫無疑問,那是個非常重大的發現。”

“腕錶已經上了你的DNA鎖,現在除了你冇人能使用它。”

張鈞看著銀九的眼睛緩緩說道:“好好使用腕錶裡的東西。”

“那在對抗靈獸的過程中會幫很大的忙。”

......

銀九騎著摩托來到一處山林。

山林中央有一片湖泊。

此時銀九坐在湖泊邊,月光照下,照亮了湖麵。

周圍的樹枝隨風飄蕩。

螢火蟲在湖麵上遊蕩,清澈的湖泊倒映著銀九與月亮的倒影。

突然到來的責任一下子打亂了她的思緒。

她看著手上的腕錶,她想象不出老師為了腕錶裡的東西所付出的努力。

她將視線轉向了湖麵,湖麵猶如明鏡,倒映著她的臉。

那是一張未脫稚氣的臉,直到這時她才意識到,自己明明才14歲。

在彆的女孩還在學校裡享受生活時,她已經走上了麵對靈獸的戰場。

她不明白,自己明明隻是一個14歲的女孩。

自從第一次出任務開始,她便故作老成,以免彆人將自己看扁。

可是漸漸地,她發現自己真的脫離了那個群體,那個屬於年輕女孩的群體。

那些和自己同齡的女孩現在在乾什麼呢?

真是,現在這個點肯定是在休息啊,自己真是傻啊。

銀九也曾有過那樣的日子,與同學們在學校裡歡聲笑語,與朋友們一起談論學校裡的八卦。

奇怪,那個和自己談論八卦的女孩是誰?

為什麼,我忘記了她的名字與長相?

甚至,不記得她的聲音?

記憶中,那個女孩的笑容是多麼燦爛,可是當銀九試圖看清她的長相時,她卻消失的無影無蹤。

緊接著,她纔想起,那個女孩早已在病痛下永久地睡去。

當時的她冇有想過這種事會來的這麼突然。

她試圖逃避,將自己關在臥室,企圖忘記那個女孩。

可無論如何,那個女孩的笑容總是會將她從夢中喚醒。

她便不再逃避,回到學校,回到了那個溫柔鄉,她要帶著那個女孩的份一起活下去。

去替她看冇有看過的世界。

但是她表現出來的天賦將她帶離那片溫柔鄉。

帶進了,這片戰場。

銀九回憶著自己的經曆,回憶著與雲天第一次搭檔時幾乎將他從頭到腳數落個遍的經過。

回憶著自己第一次被從險境中拉出來的時候。

回憶著第一次見到玄級靈獸時的恐懼。

她忽然意識到,自己並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經曆這些。

如果從一開始,她就是個普通的女孩,是不是就不用經曆這些?

如果從一開始她就冇有這種天賦,會不會就更輕鬆了呢?

可是她的腦海中又浮現出那些麵對靈獸隻能哭嚎逃跑的人。

自己如果冇有這種天賦會不會也與這些人一樣呢?

麵對靈獸就如同無力的螞蟻,任其殺戮。

可是腦海中又浮現出那個女孩的笑容。

曾經麵對病痛,人們無能為力,但至少,她可以減少人們分離的苦痛。

這種天賦帶給了她與眾不同的能力,也給了自己相應的責任。

“保護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就是我們的能力,賦予我們的責任。”

這是雲天對其他隊員的心理輔導。

不得不說,比起一名戰士他更適合當一個政委,或者指導員。

能力,責任,這是緊緊相連的兩個詞語。

能力通常帶來責任,責任通常需要能力。

“我們是億萬人中的少數,但我們這些少數的背後,是億萬人家的燈火!”

“看看自己的肩膀,肩上的不隻是肩章!還有人民!人民賦予我們的責任!”

銀九的腦中不斷浮現雲天對戰士們做的政治思想工作。

她的眼中冇有了迷茫,她看向山林外。

“你這傢夥,乾脆改行乾老師去吧。”

從湖泊邊上站起,銀九戴上了那個老師為她精心製作的腕錶。

戴上戰術目鏡,一行資訊出現在上麵,顯示已連接成功。

緊接著,銀九開始瀏覽裡麵的資訊。

裡麵有著張敬文博士這二十天及以前的所有關於奈米材料的研究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