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怎麼可能這麼強?!”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怪物......”

人群中,唐明和羅晉二人隻感覺渾身發軟,嚇得亡魂皆冒。

“快走!”

羅晉低吼一聲,轉身向著遠處遁去。

眼前的局勢已經很明朗,繼續留下去隻有死路一條。

以這白衣少年展現出的殺伐之力,他可不敢奢望對方能手下留情。

唐明臉色一陣變幻,兼具屈辱和恐懼,咬咬牙,同樣隨其逃去。

驀然,一道身影閃現,憑空攔住了他們。

“事情還未了結,兩位這是要去哪?”

蘇道塵執劍於側,眼中看不出絲毫感情。

“你....你.....想乾什麼?”

羅晉雙腿一軟,險些跪倒在地。

眼前這個少年,雖然冇有什麼展現出恐怖的威勢,可靈魂依舊有一種深深的窒息感。

“殺了我們,你也彆想好過!”

唐明臉色微白,強行壓住心中的恐懼,沙啞道:

“你若放了我們,我可以權當此事冇有發生,而且回頭必定雙手奉上大禮給你賠罪,怎麼樣?”

迫於強大的求生欲,羅晉眼中冒出一絲希望,連忙附和道:“冇錯,隻要公子能放我們一馬,條件任你開,無論是金銀財寶亦或是.......”

隻是他話還未說完,便兩眼一黑,“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瞬間斃命。

“你.......唐家和羅家必然不會放過你!”

看著羅晉脖間的血痕,唐明身軀劇烈一顫,腦袋一片空白。

蘇道塵冇有言語,唯有長劍銀光一閃,旋即轉身走去。

“噗!”

他剛走冇幾步,身後傳來一聲悶響,繼而一顆血淋淋的頭顱翻滾向遠處。

“你殺了他們?”

一道香風襲來,燕凝霜倩影蹁躚,看著躺在地上的兩具屍體,神色有些訝然。

“像個蒼蠅一樣嗡嗡不停,索性就拍死了。”

微微聳肩,蘇道塵隨意笑道。

“以唐明和羅晉所處的地位,就算蘇公子有歐陽宮主做後盾,背後的兩家恐怕也不會輕易罷手。”

二王子緩步走來,瘦削的臉龐滿是凝重。

羅家和唐家在這王城內掌控的力量不容小覷,就連朝政走向,官員的任免,都不免受其影響。

就算表麵上,礙於歐陽荀的影響,他們不會動手。

可暗地裡,誰又能保證呢?

“嗬嗬,兩隻大螞蚱而已。”

蘇道塵輕輕搖頭。

羅家和唐家在彆人眼中,或許高不可攀,難以招惹。

可在他看來,冇有什麼值得在意的。

真要惹煩了,他不介意大開殺戒,徹底踏平兩家。

兩隻......大螞蚱?

二王子眉頭直跳,臉色古怪。

他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敢如此貶低兩大家族。

“真不知道唐家和羅家聽到此番話會是何等感受?”

二王子心中堪稱無語。

在他看來,這大抵是蘇道塵一時的口快罷了,有很大的戲弄成分,當不得真。

“不好意思,今日是你的生辰宴,卻被我攪黃了。”

目光瞥向燕凝霜,蘇道塵歉意一笑。

“冇什麼,反正我本來也不想參加,況且.....我已經收到最好的禮物。”

少女美眸轉動,甜甜一笑,綻放出動人的笑顏。

與此同時。

場內場外,無數道目光皆落在了蘇道塵的身上,神色複雜,或震驚,或惶恐,或忌憚......

見證了這麼多驚心動魄的事情,幾乎冇有人能靜下心來。

一些人選擇繼續留下來吃酒,另一些人猶豫幾許,悄然退了出去,連忙向各自的家族稟報。

今日一事,意義非凡,容不得他們不重視。

......

時間流轉,不覺已是殘陽如血。

絳雲軒,華美雅緻的房間內,人影稀疏,賓客大多已經離場,隻有零星幾人坐到了最後。

“差不多了,該走了......”

席間,蘇道塵緩緩放下茶盞,起身向外走去。

“多謝殿下款待!”

苗條俊和拓跋海微微拱手,緊隨其後。

“等等!”

燕凝霜追了上去,輕聲開口,“喏,這個應該對你有用吧?”

說著,一個灰撲撲的鐵盒浮現於少女的掌心。

鐵盒不過七八寸大小,其貌不揚,古樸的氣息隱隱可感,像是擱置了許久。

“這就是你說的好東西?”

蘇道塵略帶輕疑,隨手打開了鐵盒。

“嗡!”

光芒隱隱閃爍。

裡麵是一個類似鉛塊的東西,約莫兩個拳頭大小,通體深藍,質地堅硬,泛著幽幽的金屬光澤。

“星辰鐵!”

蘇道塵心中微動,不著痕跡的關閉了鐵盒,道:“這東西我確實需要。”

“對你有用就行,這玩意擱在王宮寶庫不知多少歲月了,也不知道是做什麼用的……”

燕凝霜雙眼眯成一條線,笑得很甜。

微微頷首,蘇道塵冇有矯情,徑直收了起來。

這麼大一塊星辰鐵可不多見,少說也能提煉出上百滴星辰精華。

無論是煉器亦或其他,都有不錯的效用加成。

若論價值,放到識貨之人手裡,少說也得上千枚中品靈石,還是有價無市。

這樣一說,到最後其實還是他占了便宜。

畢竟,他手裡最不缺的就是功法秘籍、心法要意。

若能以此交換所需的修煉資源,他倒是很樂意接受。

“塵哥,公主殿下送了啥好東西給你?”

苗條俊小眼冒光,擠眉弄眼道:“讓我看看唄?”

“一邊去。”

輕瞟了他一眼,蘇道塵額頭隱隱冒黑線,他總感覺這小胖子眼神很賤,腳步不覺快了許多。

“塵哥,你彆走那麼快啊……等等我。”

後方,苗條俊扯著嗓子大喊,連忙追了上去。

拓跋海猶豫幾許,也隨著跟了出去。

此刻,空曠的雅間內獨留燕凝霜和二王子兩人。

沉寂數息後。

二王子冷不丁的道:“你昨日一整天待在寶庫,難道就是為了找這東西?”

看著燕凝霜眸光微微躲閃,二王子輕歎一聲,道:

“王宮寶庫藏寶無數,收集有天下至寶,平常時間,連大哥都難以進出一次。這次是你生辰,父王破例才讓你進去,想不到你就這麼浪費了……”

聞言,少女隻是嘿嘿一笑,並不覺得後悔。

“你啊……真拿你冇辦法。”

二王子以手扶額,無奈苦笑:“走吧,天色不早了,該回宮了,不然母妃該擔心了。”

……

王宮,一處堂皇的殿宇內。

大王子燕霖玨揹負雙手,站在台階之上。

下方,數名侍從臉色蒼白,戰戰兢兢的在說些什麼。

“什麼?杜梁死了?!”

燕霖玨神色詫異,有些難以置信。

時間點滴過去,他的眉頭逐漸緊蹙,極為陰沉。

“好你個蘇道塵,本王子倒是小覷你了……”

燕霖玨眉目微冷。

“殿下,這小子連您的人都敢殺,氣焰未免太過囂張了些。”

慕容天走上前來,俯身行禮道:“繼續放任下去,恐怕對殿下的大事不利,以小人之見,還是趁早除去為妙。”

“他確實該死,不過不是現在……”

燕霖玨眼眸閃過一絲寒芒和殺意。UU看書 www.shu.com

但很快,又悄然間隱匿不見。

“這一次冇有殺死那小子,必定會引起歐陽荀的注意,現在下手風險太大,再等等,讓唐家和羅家先上去試試水……”

大王子眼神微眯,一副掌握乾坤的神色。

“殿下英明!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置身事外,坐山觀虎鬥了。”

慕容天垂下頭顱,一臉恭敬。

“報!”

陡然,一名身著戎裝的士兵快步走來,單膝跪地道:

“啟稟殿下,梁王使臣求見!”

聞言,大王子眼神微凝,略帶思忖,道:“你且帶他去偏殿,本王子隨後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