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萱有些委屈,撇了撇嘴撒嬌:“奶奶偏心,要是四哥在,你絕對不會這樣說,哼!”

這家商場一共有10層,負一到負三層都是小吃和一些遊玩的場所,1-4樓算是普通人可以消費的樓層。

5-6則是輕奢產品,7層之上是有資產的人才能消費起的地方。

梅薇思他們直接來到10層,真正富豪的消費場所。

走出電梯,立馬有人走過來。

那人一身燕尾服,手上戴著白色手套,很得體的鞠躬道:“我是您的消費助理,希望能給您帶來一次美好的購物體驗。”

老夫人從包裡拿出一張黑卡,卡片四周做了燙金工藝,在燈光下發出閃閃光芒。

那人一瞧見這張卡,表情瞬間更恭敬,“尊敬的黑卡客人,請您稍候,我層級太低,我去請我們的經理人來為您服務。”

能夠擁有黑卡的人,不是消費上千萬,就是與寧氏有極為重要關係的人。

這張卡片上,在右側的角落有一個小小的N字元號,這代表持卡者是寧氏家族的人。

他不敢怠慢,這種級彆的客戶,他還不配服務,急忙叫來管事經理。

聽說是寧家的人,在喝茶水的經理也坐不住了,放下水杯趕緊來到寧老太太三人麵前,畢恭畢敬道:“很抱歉讓您久等了,您有什麼需求儘管吩咐,我們樂意為您效勞。”

寧老太太一擺手,“你們這套說辭,都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哎,不用解釋。”

“我們……”

她適時打斷經理的話,“我想給我孫媳婦挑一件首飾,要市麵上罕見的,僅此一件的那種。”

梅薇思有片刻的恍惚,回過神來後忙攔住寧老太太。

“奶奶,不用麻煩的,承旭平時送了我很多禮物,我根本戴不過來。”

可老夫人的態度堅決,她拉起梅薇思的手。

她手掌裡傳來的溫熱讓梅薇思心中又湧起了幾分酸楚。

“承旭那小子就該送你禮物,他送的是他送的,記在他頭上,奶奶送的是奶奶送的,絕無僅有,奶奶的禮物一定是獨一份。”

說著,寧靜萱在一旁悄悄撇嘴,“我也想要那個獨一份!”

老夫人笑了:“你呀,撒嬌賣萌就是獨一份了,等你出嫁的時候,奶奶也送給你。”

幾人對視一眼,皆是忍不住笑了。

很快,經理帶著三人到豪華會客廳,桌子上已經擺滿了琳琅滿目的珠寶,老夫人讓梅薇思隨便挑,看中了哪一件她付錢。

梅薇思哪裡敢上手去挑,眼前這一堆東西,足夠讓人眼花繚亂,珠寶本身就耀眼奪目,現在還全部都湊在一起。

經理很會看眼色,見梅薇思遲遲難以決定,便極力推薦一款玫瑰金鑲鑽的鐲子。

“這是我們從意大利設計師艾薇兒那裡買下的獨品,隻此一件,而且不管是設計還是做工都十分精細,也非常適合少夫人,您可以戴上試試看。”

那鐲子的確很閃亮,設計也十分特彆,玫瑰金色散發出貴氣的光芒,周圍點綴著一顆顆伊比利亞鑽石,總共有九顆,據說是象征著長長久久。

而這其中最特彆的,就是鐲子的上方延伸出一朵薔薇花,戴上之後正好在手腕上方,像是開出的一朵真花,炫目美麗又不失藝術品味。

薔薇花,正好能和梅薇思的名字映襯。

老夫人看她試戴起來十分漂亮,而梅薇思自己聽見“長長久久”的寓意時,也忍不住愣了一愣。

寧老太太便做主道:“這個鐲子適合你,不用猶豫了,奶奶做主買了。”

梅薇思看到上麵的標價,六千萬美元,頓時驚慌失措地摘下來。

“奶奶,這禮物太貴重,我不能要。”

“聽話,奶奶和你第一次見麵,冇帶什麼禮物,這個鐲子就當是奶奶的見麵禮,同時,也是奶奶對你的認可。”

寧靜萱也跟著附和:“思思,你就收下吧,你擔得起這個禮物。”

話已至此,多說就是不識抬舉了,梅薇思隻好收下。

買完禮物之後,老夫人非要去下麵的樓層轉轉,寧靜萱覺得樓下人太多,怕老太太嫌吵,勸說著。

勸著勸著老夫人耐心耗儘,直接生氣了。

寧靜萱也不說話,在一旁噘著嘴,還覺得自己都是為了老夫人好。

見狀,梅薇思起身,笑著挽住寧老太太的胳膊。

“奶奶,正好我也想去樓下逛逛,我陪您一塊去吧,萱萱,我陪著奶奶,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她給了雙方一個台階下,兩人也就順著梅薇思的話和好了。

樓下一片熱鬨,老夫人到了樓下,心情大好。

“萱萱,不怪奶奶跟你生氣,我們寧家雖有根基,財力大,但說到底,最初也是從基層乾起來的,平時多走走,看看大家的生活狀態,對你有幫助。”

寧靜萱乖巧點頭。

“做人不能忘本,你呀,生下來就是公主,冇吃過什麼苦,真是被寵壞了。”

寧靜萱嘿嘿直笑,也冇了剛剛和奶奶犟嘴的氣焰。

三人在商場逛了很久,直到買得心滿意足纔回到寧家。

梅薇思上樓放東西,老夫人也覺得累了,便坐在沙發上玩起手機。

許多老朋友們,還在朋友圈裡分享著日常,他們的孫子甚至重孫子都出生了,不過,這其中有一條引起了老太太的注意。

照片是兩個可愛的孩子,兩個孩子長相有些相似,男寶寶和女寶寶長得精緻可愛,而坐在孩子身側的,是寧承旭和梅薇思。

老太太反應過來,這就是他們曾提起過的乾女兒和乾兒子吧,兩個孩子圓嘟嘟的小臉,寧老太太挪不開眼了。

要是,這兩個孩子是承旭和思思的就好了。

想著,老太太禁不住有些感慨,喃喃自語:“承旭和思思在一起時間不短了,雖說都工作忙,但也不能耽誤生孩子的大事啊。”

等到工作不忙那天,也許就來不及了。

得趕緊催生纔是。

於是,寧老太太獨自上樓,想找梅薇思聊聊。

正巧,房間的門冇關,老夫人輕輕敲了一下房門,便走了進去。

聽到聲音,梅薇思下意識回頭,當她看到是老夫人的時候,嚇得差點把手裡的水杯打翻。

“奶奶,您怎麼突然來了?”

敏銳如老夫人,頓時察覺到不對勁。

她向四周張望了一圈,卻看到房間的沙發上疊著一床被子。

而床上,也隻有單人的被子。

合著她這孫子和孫媳婦是分開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