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風繁體小説 >  神念之下 >   第10章

“啊--------”隨著一聲巨響,林陽再一次跌入坡底的淺坑中,第二次的嘗試著念力控製雖然冇有對念力懸空有任何進展,但是,對林陽的身體,進行了再一次的強化,可以說,第一次,林陽會斷十來根骨頭,但是這一次,林陽的身上那最關鍵的幾個部分已經不再會因為一次的百米高空跌落而斷裂分體。

林陽再一次趴在坡底,等待著仲影用他的念力控製自己從坡底懸浮著飄向他,但是,這一次,林陽並未感受到身體周圍的念力波動,他抬頭望向仲影存在的地方,隻看到他還是像一尊清瘦的佛像一般坐在原地,待他想開口呼喊時,山坡上便傳來一聲嚴肅的傳音。

“林陽,自己站起來,控製身體內骨骼修複。”

林陽痛苦的對著仲影的位置喊道:

“我動不了啊,真的很痛。”

“用念力.”

林陽從仲影的話語中察覺到一絲憤怒,便不敢作聲,因為他知道在仲影憤怒之前不做一些行動,可能自己真的要永遠躺在這裡了,聽罷,林陽用儘自己全身的念力,去控製自己的大腿的骨骼進行移動。此刻他體內的聲響伴隨著他斯斯斯的涼氣而開始愈發大聲,終於,在數次嘗試後,林陽的兩根骨頭終於再次連接在了一起,不等林陽喘息,身體內的念力開始自動修補林陽骨骼間斷裂的縫隙,此刻林陽的神經已經開始抽搐。

“好像自己來比仲影來更舒服一些,但是還是好痛…”林陽內心在修複的過程中不停吐槽。

終於,在林陽一番移動後,身體內的損傷已經基本修複,而此刻的林陽已經感受到體內念力的損耗,而正當林陽嘗試去吸收周圍的念力時,突然感受到自己的丹田部位一股熱流朝著念爐撲去,念爐感受到這股熱流,便開始瘋狂的吸收其中的能量,林陽不明所以,隻能任由念爐去吸收那股熱流帶來的溫存,而此刻周圍空氣中的念力也悄無聲息的流進林陽的體內。而此刻仲影坐在山坡最高的石台上看著坡底的異樣,眼神未眯,對著坡底說道:

“恢複好了就自己爬上來,進行下一次念力懸浮。”

林陽聽罷,便深吸了一口氣,抬腿向山坡頂爬去,身體在經過修複後,更加的輕盈有力,果然,最強的成長,便是在一次次粉身碎骨中淬鍊自己。林陽心想。

而此刻,待到林陽走近,仲影也逐漸看清林陽體內的變化,此刻他的丹田部位,一股散發著微微藍光的念力朝著林陽有些虛脫的念爐擠去,似乎再給他的念爐增添能量,但是細看後便會發現,這股熱流似乎有著霸占林陽體內念爐的動向,仲影看罷,便得知這體內的藍光便是在幻虛之境那月靈。

“看來,我做的封印還不夠純粹呀。”

說罷,正打算叫林陽去到他身邊,便突然發現林陽猛的身體發緊,用他全身的念力去對著那股熱流擠壓著,那股熱流在經曆林陽體內念力的擠壓後,剛開始還奮勇反擊,結果,在經曆一番掙紮後,便敗下陣來,化為林陽體內純粹的專屬於林陽體內的念力。

“有趣。學會自己去控製念力了。”

仲影笑著看著林陽,此刻的他還不明所以,覺得自己是吸收了周圍的念力,隻不過不純粹罷了。

“仲老師,我準備好了、繼續吧!”

仲影剛打算用念力重新改變地形,手卻在半空中停了下來,丟下一句,“自己來”,便消散在空氣中,而在仲影散去後,頭上的天空便不在靜止,緩緩地恢複了時間的流逝,林陽疑惑的看著周圍的變化,突然聽到腦海中仲影說道:“我有些事情,要去處理一下,你現在基本步驟已經知道了,我就不繼續留在這邊了,晚上的時候我來接你,不用擔心,這裡不會有人。”待到仲影的聲音散去,林陽便感受到體內似乎真的冇有了仲影存在的感覺,瞬間又感覺到了一絲空虛,他惆悵的站在山坡頂看看遠處一望無際的海洋,不由的一股傷感抹上心頭,他搖了搖頭,整理了一下情緒,便轉過身,用念力控製著腳下的土地進行變化,頃刻間便有了跳台的樣子,但是和仲影形成的還醜陋很多。

“不管了!夠用就行!”林陽嘟囔著,轉身便跳了下去……

而此刻,千裡之外,仲影化成一隻米粒大小的蒼蠅,停留在一處陰暗的角落,而在角落的那個空間,便是杭城最高的大廈中,而此刻一個人坐在一個辦公椅上,背對著仲影把玩著手上泛著熒光的正方形小方片。

“原來是這個東西發出的嗎。”

仲影疑惑的看著那個人手上的小方片,而此刻,一陣敲門聲傳來,那椅子上的主人便說道:

“進來吧,冇必要敲門。”

話畢,進來了一位戴著眼鏡的中年男人,仲影看著麵前這人的模樣似乎有點眼熟,但是卻記不起從哪裡見過。

“馬總,恭喜您成功研發出腦機晶片,今後的大腦係統,您是名副其實的領頭羊呀!”

仲影聽著眼前這箇中年男人阿諛奉承的話語,皺了皺眉頭,又把目光看向那位“馬總”的方向,果然,看到了麵前那位熟悉的男人,便是那位杭城首富,馬雨!

“腦機晶片隻不過是剛開始,後麵要做的便是找到能適用這款晶片的人,這纔是最重要的,即便是我,也隻能用其控製自己的機械臂,卻不能改變甚至控製我**的那部分,我們當下的任務,就是找到能適配腦機晶片的人,這纔是最重要的!”

仲影聽罷,也終於知道了為什麼之前看馬雨的機械臂有著莫名的熟悉感,原來這晶片可以激發出普通人體內那些許念力,去控製一些物體,但是冇辦法如林陽那般隨意,有些許限製,仲影微眯著眼,聽著馬雨下一步計劃,而正當仲影打算繼續蟄伏時,馬雨接到了一個電話,便急匆匆地走了出去,仲影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便立刻化成一道透明的熒光,從馬雨離去後的門縫中鑽了出去。

瞬間,整個辦公室空無一人,隻剩下那晶片在一個透明封閉的盒子裡散發著專屬於它的熒光。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