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三項決定,導致大部分族人俸祿減半。

然而,數年之後,又要開始兌換築基丹。

突如其來的變故,引得不少族人改變計劃。

坐等兌換築基丹的嫡係和直係族人,不得不另想辦法籌集靈石。

那些原本缺少靈石兌換築基丹的族人,心裡就更加急切,如熱鍋上的螞蟻。

家族大會結束,眾人便開始商議對策。

宋平,這個王家贅婿。

自突破築基期失敗,便將希望全部縫在兒子身上。

他與夫人王戀珍,兢兢業業,積攢了三十年的靈石。眼看就要湊夠兩萬塊靈石,從家族購買一顆築基丹,

豈料,家族大會上,宣佈築基丹的價格,提高至兩萬五千塊靈石。而且四靈根和五靈根族人的俸祿,一律要減半。

如此一來,三五年之內。

這夫妻二人,攢夠兩萬五千塊靈石的希望,可謂微乎其微。

事到如今,彆無他法。隻能前往青狐海獵殺妖獸,儘量賺取靈石,幫助兒子購買築基丹,助其突破築基期。

“父親,您的實力,遠遠不及孩兒。此次前往青狐海獵殺妖獸,賺取靈石購買築基丹,就讓孩兒親自出手吧!”

“辰兒,不可否認。你如今的實力,相比於為父當年鼎盛時期,都要強大幾分。但也正因為如此,更加不能前往青狐海冒險。”

宋平拍著兒子肩膀,說教幾句後,言辭鑿鑿道:“為父相信,以辰兒的實力,至少有六七成機會,突破築基期。為了你的道途,為了我與你母親可以安心,你都要留在神鼇山,坐等好訊息。”

“這……!”

王辰遲疑片刻,無奈的點頭道:“孩兒,聽從父親安排。”

“嗯,如此便好。”

宋平聞言,緊皺的眉頭,瞬間緩和了過來。

他與夫人四十年如一日,費儘心思培養兒子。

眼看其突破築基期在望,絕不能因為一時麻痹大意,導致功虧一簣。

擱以往,王辰定會聽從父親的安排,待在神鼇山修煉。

可這一次,恐怕要讓其失望了。

王辰剛纔之言,不過是安危父親罷了。

他安心在洞府修煉,轉眼過去兩個多月。

再過幾日,大長老王長虹便要乘坐月輪舟,前往青狐海獵殺妖獸。

恰好此時,他開始尋找誌同道合的年輕一輩族人,追隨大長老前往青狐海。

……

須知,前往青狐海之人。

組建滅妖小隊,合力獵殺妖獸,也好有個照應。

無論宗門弟子和散修,還是家族修士,都會組成滅妖小隊。

這一方麵,自然是合力獵殺妖獸,增加自身安全。

另一方麵,就是為了防止被歹人暗算,慘遭殺人奪寶。

王辰準備挑選族人,一起組建滅妖小隊。

可一時之間,竟然冇有合適的人選。

之所以會這樣,皆因他是個乖兒子。

遵從父母之命,在神鼇山苦修四十年,鮮少與族人交流。

平日裡,隻知道修煉。

倘若有閒暇時間,便鑽研法術。

這些年,他的修為,早已修煉至練氣九層極。

簡而言之,倘若築基丹,隨時可以衝擊築基期。

但與之交好的族人,還真是很少。

家族之中,誰缺靈石,而且與王辰相熟,瞬間成了目標。

他首先想到的人選,便是嫡係族人王淩峰。

“有了,峰族弟。他雖為嫡係族人,身份高於我這個直係族人,但其父母二十年前,就意外隕落。二老遺留下的貢獻點,估計早被消耗一空。如今家族決定,四靈根族人俸祿減半。想必他也在謀劃出路,儘量多賺些靈石。”

王辰思索片刻,準備去王淩峰的洞府,邀請其加入鬥法小隊。

然而,就在他走出洞府外之時,恰好遇到一名身穿白衣的練氣七層修士。

“辰族兄。”

“你……你王昊!”

王辰遲疑了一下,認出眼前之人,正是王昊。

不過他有些不明白,王昊忽然來探訪,究竟所謂何事?

二人之間,並無太深交情。

這平日裡,也冇有過多接觸。

按理說,對方此時,不該來找自己。

可轉念一想,父親與王昊同在龜山神鼇閣,兩人應該很熟悉。

對方此次前來,或許是詢問父親的蹤跡。

王辰略有所思,下意識的問道:“昊族弟,此番前來,是在尋找父親嗎?”

“辰族兄,誤會了。此次前來,就是為尋你而來。”

王昊麵露笑意,擺了擺手,解釋道:“聽聞族兄鑽研【玄火連珠】多年,早已達到入門之境。而族弟愚鈍,尚未將【玄火連珠】修煉至入門。此次前來,拜見族兄,就是希望族兄能指點一二。”

“讓我指點你修煉【玄火連珠】?”

王辰眉頭微皺,不由的疑惑道。

他眼下,急於湊齊滅妖小隊。

而幾日後,便要前往青狐海獵殺妖獸。

哪還有時間,指點王昊【玄火連珠】。

“算了,也不熟,直接推掉吧!”

“等等。”

“數年不見,王昊已經突破煉氣七層。此等修為,不高不低,正好做個隊員。不如讓其加入我的滅妖小隊,前往青狐海獵殺妖獸。”

“旁係族人,父母皆凡人,而且待遇不高。平日裡所需修煉資源,全靠自己一人。想必有些捉襟見肘,影響修煉速度。倘若如此,昊族弟定會同意我的意見。”

王辰眉頭微皺,心裡盤算一陣,向王昊問道:“昊族弟,再過幾日,大長老準備帶領族人,前往青狐海獵殺妖獸。族兄不才,也想組建一個滅妖小隊,隨大長老同往。不知族弟是否有意,加入我的小隊。”

“你要組建滅妖小隊,前往青狐海獵殺妖獸?”

王昊驚呼一聲,不可置通道:“辰族兄,二十多年來,平姑父和珍姑姑一直讓你留在神鼇山修煉。就連前往龜山坊市,謀個差事賺取靈石,都擔心因此耽誤修煉。他們怎麼可能同意你組建滅妖小隊,前往青狐獵殺妖獸?

“昊族弟,你恐怕有所誤會。”

王辰搖了搖頭,直言不諱道:“此番,前往青狐海獵殺妖獸,乃族兄自作主張的決定。父親他老人家,根本不同意,而母親遠在龜山坊市,更是毫不知情。”

他從出生開始,就聽從父母安排行事。

至今,已有四十多年,從未違背二老的命令。

可他一想到父親的安危,以及心裡對突破築基期的渴望。

最終下定決心,違背一次父母的意願,冒險前往青狐海獵殺妖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