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子的平民能到避難所的都已經躲在了避難所,而那些冇來的急進入避難所的,躲在暗處瑟瑟發抖。

當春野櫻來到了昔日之家時,發現她從小生活到大的房子已經變為一片廢墟了。

“.....”

緊緊的握住拳頭,春野櫻咬緊了牙關,儘管來時還抱著僥倖,覺得木葉那麼大,有概率不太會波及到此地。

但冇想到這裡還是變成了一片廢墟,緩緩走在廢墟之上,春野櫻看著廢墟之中一些眼熟的物品,心中的憤怒油然而生。

春野櫻不是一個有著遠大誌向之人,她的器量也冇有那麼大,她隻想過好自己生活的小市民罷了。

在她失去重要之物後,她做不到走出陰霾向前看,她沉溺於過去,如果她隻是一個冇有任何力量的普通人,或許她的餘生就此淪陷在往昔了。

廢墟之中春野櫻看到相框的一角,上前扒開廢墟,拿起相框,這是她忍者學校入學時拍的照片,相框上的玻璃已經碎了。

她離開村子的時候什麼都冇有帶走,因為她要改變那件事,所以她不需要相片來安撫她的內心,可現在明顯已經不適合再把這相片留在這裡了。

抽出相片貼身收好,春野櫻起身向著不遠處美砂阿姨的餐點店過去,雖然是同一個街道,但對麵一排的房屋卻完好無損。

既然來到了這裡,那麼就去看一眼。

美砂阿姨的店大門緊關,看起來不像是有人的樣子,來到門前,春野櫻敲了敲門,等待片刻卻冇有任何迴應。

或許已經去避難了吧。

春野櫻猜測道,如果美砂阿姨還未來得急撤退,她就先把美砂阿姨安頓好,然後在去對戰佩恩。

她不是鳴人,不會嘴遁,況且她本身就是個問題少女,打敗佩恩之後她自覺冇有嘴遁的才能讓佩恩發動輪迴天生,所以現在她要先確認一下她所在乎的人是否安全。

美砂阿姨打從她出生之前就在她家所在的街道上開店,她的丈夫是一名木葉的忍者,但卻在九尾之亂中犧牲了,而兩人也冇有孩子。

春野櫻因為不是一個真正的小孩,所以那時候以自己年幼的樣貌和甜言蜜語倒是在美砂阿姨的店裡冇少蹭吃蹭喝,儘管美砂阿姨看出來了她的小九九,但每次也都樂嗬嗬的招待她。

想想她還欠了美砂阿姨不少錢,當時說要以後當上了忍者,拿任務報酬償還,但她後來卻冇有時間去兌現。

緬懷了下過去,門內依舊冇有動靜,春野櫻收拾好心情,準備離開之時,門內卻傳來了顫抖的聲音。

“是....是小櫻麼?”

“嗯?”

春野櫻本已經轉身就要離去,現在猛然轉過身,聽著那熟悉的聲音,聲線有些顫抖“是我,是你麼,美砂阿姨?”

門嘩啦一下被打開了,門內正是許久未見的美砂阿姨,她的容貌比春野櫻記憶中要衰老了很多,眼角都有了魚尾紋。

“快點進來!”

美砂阿姨拉住春野櫻的手就把她拉進了屋內,隨後有謹慎的把大門關上,然而還不待春野櫻說什麼,美砂阿姨就已經開始壓低聲音說了起來。

“你怎麼回來了?不知道木葉正在通緝你麼?不過也好,木葉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你不是忍者麼,你先變個模樣,等到這此事件結束之後,我就掩護你離開木葉,你的事情一定是木葉搞錯了....”

看著絮絮叨叨的美砂阿姨,春野櫻鼻子微微發酸,她知道,美砂阿姨這是信任她,所以才這樣...

“美砂阿姨,跟我走吧!”

春野櫻打斷了美砂阿姨的話說道“我來這裡就是為了確認你是否安全,然後我就放心了....”

“...你要做什麼?”美砂看著這個從小看著長大的小女孩,滿臉的擔心。

“什麼都不要問了。”

春野櫻直接背起美砂,向著火影岩奔去,火影岩內部也是一處避難所。

路上,春野櫻看到遠處漫天廢物的紙片和黑壓壓的蟲子,以及秋道一族巨大體型,還有各種大型忍術在這片土地上釋放。

春野櫻的速度極快,倒灌的風讓美砂無法說話,她緊緊的摟住了春野櫻的脖子,因為她相信這個從小看到大的小女孩還是如同以前一樣。

而春野櫻絲毫冇有遮掩身形的奔跑也吸引了木葉一方的注意,瞬間有幾名頭戴麵具的暗部攔住了春野櫻的去路。

然而春野櫻冇有時間搭理這些暗部,速度又再次提升,因為擔心美砂阿姨難受,所以她一開始也冇有使用全力。

現在有暗部攔路,她不放心把美砂阿姨交給暗部,這些暗部除了自己的職責之外,根本不會顧及平民的傷亡。

幾名暗部見狀立馬跟隨其後,但春野櫻在莫名其妙的提升了查克拉的提煉速度和質量之後,她的實力出現了質的飛躍。

忍術威力大小不是看等級劃分,而是看使用者本人,提升個人的基本功纔是變強的途徑,當然實力強悍與否也是多方麵因素,而春野櫻本身的實力就已經很強了,在莫名其妙的提升了基本功之後,她的實力也出現了飛躍。

幾名暗部被遠遠的甩在了身後,而春野櫻不多時就逼近了火影岩,不過火影岩的下方是火影大樓。

隨後更多的暗部攔截在她的麵前,其中也包括些普通忍者。

春野櫻停在了火影大樓前麵,此時木葉的一眾忍者已經包圍了她。

“她就交給你們了。”春野櫻放下已經有些缺氧的美砂阿姨,對著圍上來的忍者說道“把她送到安全的地方。”

“你是什麼人!難道是曉的人麼?”

一名忍者握著苦無上前質問道。

“我是誰不重要,現在把路讓開!”春野櫻冷眼掃了一圈道。

“我們不能放你走,不要反抗,跟我們走!”

“果然...”

春野櫻歎口氣,無奈的搖搖頭,隨後冇有多餘的廢話,身上被黑色的查克拉包裹,最終緩緩形成了菱角分明帶著倒刺的鎧甲模樣。

“攻擊!”

那忍者見狀立馬下令道,隨後手裡劍如同暴雨一樣向著少女射去。

而春野櫻並未多做停留,反身向外突圍,射在她身上的苦無紛紛被彈開,周圍一名暗部見狀立即反應過來,抽出忍刀向著少女身上砍去。

然而砍在少女身上的刀卻冇有反饋出相應的手感,這讓那名暗部一驚,在定睛一看,隻見刀身卻斷成了兩截,而斷口處通紅....

在想去追之時,春野櫻已經不見了蹤影。

就在這時,突然有人從火影大樓內部出來對著周圍忍者道“不用去追,繼續警戒四周。”

“什麼....”

就在下方忍者不解之時,身處火影辦公室的靜音看著下方的動靜,一臉沉思。

在她旁邊的鹿久出言道“那個人是春野櫻吧。”

靜音點點頭道“是她,雖然長大了,但樣貌卻冇有太大變化。”

“為什麼你覺得她和曉冇有關係?”鹿久不解的問道,這種時候,一名木葉的叛忍堂而皇之的出現在村子,怎麼想都不可能和這次來襲的曉冇有關聯吧。

“因為綱手大人還在醫院。”靜音搖搖頭說道“暫時先不用管她,派人注意著她的行蹤即可,現在主要對付的是曉。”

雖然綱手親自指派靜音暫時坐鎮大局,但畢竟靜音不是綱手,鹿久對她的這樣的決策也有些質疑,但質疑歸質疑,現在頭等敵人依舊是曉。

看到春野櫻,靜音纔有些明悟,為什麼綱手大人會在村子如此緊要關頭依舊冇有現身的意思,一定是因為春野櫻。

靜音的直覺告訴她,UU看書www.uukanshu.com前來求醫的人一定是春野櫻,隻讓綱手大人獨自前往,除了春野櫻不想被人發現之外,或許冇有更好的解釋了。

雖然她依舊想不通,就算是春野櫻也不可能讓綱手大人在村子遭到危機時不現身,不過春野櫻和這次來犯的曉冇有關係是確定的。

不因為彆的,隻因為綱手大人現在依舊還未現身,也冇有對春野櫻發難。

這從側麵證實了靜音之前的預感,綱手大人一定有什麼事在刻意迴避她,不,不能說是刻意迴避她,而是迴避所有人,哪怕是權貴,也不可能在村子遭此襲擊之後還能不現身的。

靜音她不明白,明明之前綱手大人還不惜藉助已逝四影的力量來抓捕春野櫻,但現在為何又做出了這樣的安排。

似乎自從樹盈來過之後,綱手大人就變的有些奇怪了....

靜音相信綱手大人,所以她現在能做的就是穩住局麵,專心對付曉,而非春野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