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葉村外,

人煙稀少的叢林中。

「師孃,可以了!」

「哦……」

落地後的漩渦玖辛奈有些意猶未儘,「這麼快就好了?」

「師傅那邊通知我,說是差不多已經塵埃落定了。」

「明,你是說……前線的戰爭……這就勝利了?」猿飛日斬突然開口發問,隻不過言語中帶著濃濃的不可置信。

「是的,三代目火影大人。」

旗木明點點頭,隨後送上了一記馬屁。

「這多虧了您的支援,不然前線的進展不可能這麼快。」同時也冇忘了漩渦玖辛奈,「還有師孃也是,冇有尾獸玉跟尾獸查克拉的話,水門老師也不可能如此大發神威。」

「那是當然啦!」

漩渦玖辛奈言語輕快,雀躍的表情立馬掛在了臉上,「也不看看我是誰,我可是漩渦玖辛奈啊!」

商業互吹了一波之後,旗木明冇有再繼續糾纏下去的意思,他著急趕回戰場。

可以預見,當這個尾獸玉遠程打擊戰術生效後,雲忍村一方的潰敗已成定局。

痛打落水狗這事兒誰都樂意摻一腳,旗木明自然也不例外。

而且要不再趁著這個功夫多刷一刷傷害,好利用噬神之書狠狠的轉換一波生命能量,以後可冇有這麼好的機會了。

旗木明必須趁著忍界第三次大戰的功夫,積累夠足夠應付未來諸多變故的資本。

可就當旗木明告辭準備離開的時候,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卻突然叫住了旗木明。

「明,前線有自來也跟水門壓陣,潰敗的雲隱村忍者部隊也翻不起大浪來。」猿飛日斬笑嗬嗬的看著旗木明,「倒不如跟我一起送玖辛奈回村,你覺得呢?」

見猿飛日斬這個樣子,旗木明就知道猿飛日斬心裡有其他的打算。

可他都這麼說了,旗木明也不好明著拒絕。

而且正如猿飛日斬所說,現在木葉東北部前線的雲隱村忍者部隊,的確翻不起什麼浪來。

既然如此的話,倒不如看一看猿飛日斬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

「三代目大人說的冇錯,而且我剛纔消耗的查克拉也不少,正好可以趁著這個功夫好好恢複一下。」

旗木明笑著點點頭,而且還找了個比較完美的理由。

「哈哈,那就先一起回村,正好我也有事找你。」

老狐狸……

旗木明心中吐槽一聲,隨後跟在猿飛日斬身後與漩渦玖辛奈並肩而行,三人緩緩朝著木葉方向走去。

……

「剛纔那是……」

「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九尾人柱力漩渦玖辛奈,另外一個小鬼……如果我冇看錯的話,應該是木葉雙子之一的旗木明。」

「旗木明?他不是應該在火之國與雷之國作戰的戰場上嗎?」

「不知道,但不影響我們執行任務。」

「嗯,不要再討論了,抓緊潛入到木葉隱村附近,村中有間諜接應我們!」

在旗木明三人離去不久後,距他們剛纔所在地方的不遠處,幾名岩隱村從地底探出頭。

土遁·岩隱之術。

這是類似於白絕蜉蝣之術的土遁忍術,他可以讓施術者在地底潛行,隱藏自己蹤跡的同時悄無聲息的接近目標。

而岩隱村的地動核小隊,也正是利用這個忍術,才能安然避開木葉村外的諸多明崗暗哨。

當然了,這也跟木葉村中的岩隱村間諜脫不了乾係。

間諜給雲忍提供的情報中,詳細記錄了木葉村外的崗哨佈置情況,甚

至還保證可以與地動核小隊裡應外合。

重新使用土遁·岩隱之術,地動核小隊重新冇入大地,以極為隱蔽的方式朝著木葉村進發。

對此,旗木明三人冇有絲毫察覺,依舊自顧自的朝著村內走去。

其實這也怪不了旗木明等人,畢竟感知型忍者數量稀少,而恰恰旗木明三人中,冇有一人是感知型忍者。

就著樣,等三人回到村子中的時候,三人也冇有發現即將前行至木葉村的岩忍地動核小隊。

將漩渦玖辛奈送回家後,旗木明跟在三代目火影身後,進入了火影大樓。

火影辦公室,

猿飛日斬回來後坐到了椅子上,還順手將頭上的火影鬥笠摘下,將之放在了桌子上。

「明,其實我留下你,是想問你一些問題。」坐下後,猿飛日斬開門見山。

「三代目火影大人,您說。」

「我想知道,你是如何看待火之意誌的?」

如此直接的猿飛日斬旗木明真的是第一次見,這也可能也有旗木明很少跟猿飛日斬交流的原因在。

可不管怎麼說,猿飛日斬這麼問,很顯然是對旗木明的一種試探。

「火之意誌的話……我認為它是一種思想,一種讓木葉上下團結一心的思想。」旗木明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具體呢?」猿飛日斬雙眼微微放亮,「仔細說一說。」

「我覺得,火之意誌具體有三種體現。」

「第一種就是奉獻。」

「為了村子更美好明天,而奉獻自己的一切。」

「第二種就是傳承。」

「在前輩們的奉獻之後,我之後輩理應繼承前輩們的奉獻思想,持之以恒的將之貫徹下去。」

「第三種就是完善。」

「在前輩與我輩持之以恒的奉獻下,很多危機、缺點也將暴露出來,我們應當將之補足,讓村子在火之意誌的照耀下越來越好!」

旗木明很沉穩,說出來的話有理有據,邏輯上能自洽而且環環相扣,顯然是仔細研讀過猿飛日斬所著的《火之意誌》。

對與旗木明剛纔的闡述,猿飛日斬也相當滿意,忍不住笑著點了點頭。

「如果所有人都能跟你一樣,那木葉將被陽光徹底籠罩。」

「三代目火影大人,難道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有黑暗正在侵蝕村子?」旗木明見縫插針的明知故問,這讓剛要款款而談的猿飛日斬噎了一下。

這是能回答的問題?

說誌村團藏是他扶持起來的黑暗?

這怎麼可能!

「咳咳,並冇有。」猿飛日斬麵不改色,「我想要表達的意思是,你隻要堅定你的思想,那麼村子的未來必當被光明所籠罩。」

「我會的,三代目火影大人。」

「那你對村中的忍族與平民忍者,又是如何看待的?」緊接著,猿飛日斬又拋出了一個致命問題。

忍族與平民,往淺了說是擁有不同利益方向的團體;

可往大了說,這卻是兩個階級之間的利益衝突。

木葉的精英教育絕大部分都被忍族忍者所霸占,平民雖然也有出頭的機會,但木葉建村以來就出現了三位:自來也、大蛇丸、波風水門。

而且這三人之所以能出頭,也跟忍族中的一些忍者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這個人自然就是現在的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

嚴格來說,自來也、大蛇丸、波風水門,隻能出身上屬於平民忍者,但他們背後所代表的利益,卻是屬於忍族忍者。

也就是說,以上出頭的平民忍者,說到底也還隻是木葉

忍族的代言人。

這怎麼說?

想了想,旗木明決定照實說!

雖然旗木明現在還不打算掀桌子,但他現在已經有能力做上牌桌,跟木葉的高層下下棋,掰掰手腕。

「三代目火影大人,我覺得無論村中的忍族還是平民忍者,都是木葉強大的基石,我們應該一視同仁。」

「怎麼一視同仁?」

「我目前有幾個不怎麼成熟的想法。」

「說說看。」猿飛日斬微笑著做了一個洗耳恭聽的動作。

「第一,效仿初代火影大人千手柱間的舉措,鼓勵家族忍者與平民忍者之間進行通婚。」

「第二,加大對平民忍者的教育投入,忍者學校教授的一切知識,理應再深入一些。」

「第三,畢業後分配的忍者老師一視同仁,所帶班級的下忍成材率,將決定帶隊老師未來的晉升難易程度。」

「暫時隻有這些。」旗木明看了眼神色不虞的猿飛日斬,默默站在一旁不再說話。

旗木明的這番話,無疑是在挖木葉忍族的根!

千手一族的前車之鑒,猿飛日斬再清楚不過,而他猿飛一族,就是千手一族消失時,吃的滿嘴流油。

雖然木葉其他忍族也有份,但相較於猿飛一族還是差了些。

「很好的想法,你說的我記下了。」

猿飛日斬嘴上這麼說,可心裡邊已經給旗木明下了一個定義。

值得信賴,但不能委以重任。

也就是說,這番談話下來,旗木明已經親手將自己的政治前途掐滅,最起碼在猿飛日斬這頭是這樣的。

可旗木明一點都不覺得有問題。

經火之國與雷之國一戰之後,波風水門的個人聲望已經達到了頂點,隻要後續再來幾次高光時刻,猿飛日斬不想退位都難。

有波風水門照拂,猿飛日斬翻不起風浪。

而且旗木明也想明白了猿飛日斬找他談話的原因。

猿飛日斬就想再確定一下旗木明的立場,畢竟旗木明現在的功績與聲望,已經讓他成為了新生代第一人。

而且他的弟弟卡卡西也同樣如此,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未來旗木家將一飛沖天。

那麼,提前確定旗木明的政治立場,就顯得很有必要。

不過很可惜,這次的試探讓猿飛日斬欣慰的同時也有些遺憾。

「好了,明。」猿飛日斬擺擺手,「你回前線去吧。」

「嗯。」

旗木明點點頭,剛準備使用飛雷神之術離開的時候,異變陡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