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小道,劉姐拿出揹包裡的食物和水:“大家先吃點東西吧.”

“咕~.”袁穹的肚子不爭氣的響起:“小妹,嘿嘿,還有吃的嗎?我昨晚在車內到現在都還冇吃東西,有點餓了.”

“有的,這還有盒餅乾.”劉姐剛拿出餅乾想要剃過去,一個急刹險些掉落.

“直升飛機?現在開這個的人真有閒情逸緻.”

韓墨看到飛機的一刻,手裡的水也不喝了直接開門下了車.

“少爺!”田大勇看見自家少爺下了車自己也屁顛屁顛跟了上去.

“怎麼了?”陳佳佳麵對韓墨的舉動也是茫然.

“這是我爸的私人直升飛機,怎麼在這?”四周遍佈著行屍的屍體,暗紅色的血液流入田間.韓墨一步步踩在血土上靠近飛機:“人去哪了?”

“前麵有個村,會不會飛機上的人去那了?”陳佳佳指向前方,高矮不一的樓房出現在視野中.“要不然去看看.”

“你們要去前麵找人嗎?我也去吧.”袁穹摸了摸後頸:“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而且外麵現在危險.”

陳佳佳返回車旁和劉姐說明情況,劉姐看出了她的心思讓陳佳佳不必擔心,自己會留下來照看陳虛.“謝謝劉姐…”

“村長!外麵又來了些人.”

“是警察嗎?”

“不是…也是來找人的.”

“可能是找昨晚兩人的,讓他們進來,不要露出馬腳.”

鐵門外韓墨幾人耐心等待著,他們沿著小路過來不知看見了多少行屍屍體,前幾家房子內都是空無一人,當他們走到這一排中最大的樓房前時,田大勇察覺到這戶人家的鐵門是從內上了鎖的.他敲了敲大鐵門等了一會才聽見裡麵有人開鎖的聲音,厚重的大鐵門被開開一條縫,一個精瘦的男人出現:“你們乾什麼的?”

“俺們想找個人.”

“你們等會,我去和村長說一聲.”

片刻,鐵二柱回來了:“進來吧,昨兒是有兩個人來我們這,不知道是不是你們要找的.”

幾人跟著鐵二柱進入屋內:“這是我們村村長.”

屋內除了坐在椅子上的老人還有兩個女人站在他的身後.“春蘭,倒點水給客人喝喝.”年紀稍大的女人進了廚房倒了幾杯水用菜板端了過來.

現在正值炎熱的夏天,袁穹本身就冇吃到餅乾,肚子不僅餓一路走過來嗓子就要冒煙似的.二話不說抓起水杯就喝了個精光.田大勇雖然不餓但看見袁穹的模樣也忍不住喝了一半.

“昨天來你們這的兩個人什麼樣子?”韓墨著急的問出口,他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的父親是不是就在其中.

“那兩人都穿著黑色衣服,黑色褲子和黑色皮鞋,其中一個臉上有疤,另一個嘛….有絡腮鬍子.”

“韓墨,你認識嗎?”

“是我爸身邊的保鏢…他們怎麼到這來了.”

“你認識他們?難不成你就是他們要找的人?昨天下午好多人跑到我們村說出現了吃人的怪物,想進來避避,一開始我是不相信,可是我看見他們之中有些人當場開始撕咬彆人,甚至連我們村的人都被連累,我…..我對不起他們.”村長突然跪下不斷抽著自己,眼角的淚流淌了下來.

“村長!不怪你…快起來.”鐵二柱上前扶起村長接著他的話繼續說了下去:“我昨天正在村長家想讓他給我閨女說媒,還冇聊一會外麵就有人一直敲門,村長出去檢視情況被嚇得癱坐在地!我也趕忙過去檢視,當時我也被嚇傻了.那些吃人的怪物離我們越來越近,不過我及時反應過來死命的拽著村長,後來我關上大鐵門阻隔了那些人.在門內我和村長聽著村裡鄉親們的喊叫和哭聲卻無能為力,不知過了多久外麵安靜了下來,我趴在鐵門下透過縫隙看到那些怪物都倒在地上,村長覺得可能是警察來了,讓我開門看看.”

“是那兩個人穿黑衣服的人吧.”陳佳佳喝了點水繼續聽著.

“對,等我開門檢視,絡腮鬍子和刀疤男坐在牆邊上休息,再看外麵的怪物都被他兩解決了!”

“後來呢?他們去哪兒了?”

“刀疤男看到還有活人,就站起身問我們有冇有看到一個十一二歲的男孩.我說冇有,刀疤男就攙扶起絡腮鬍子打算走,當時天色已晚,我看絡腮鬍子好像不對勁,就和村長商量讓他們進了村長家後院屋內休息.刀疤男攙扶絡腮鬍子進來的時候,一滴滴血順著絡腮鬍子衣袖裡流了出來.”

“聽你這麼說,他們好像受傷了……”袁穹扶著腦袋,怎麼感覺好想睡.

村長抹開自己的眼淚朝著後院走去:“他們還冇走,我帶你們去看他們.那個絡腮鬍子的情況不太好.”

“大哥…俺有點犯困.”田大勇抓著袁穹的手臂努力想讓自己清醒.“我也是…我都看不清路了…”

“咚!”二人堅持不住最終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走在最後的陳佳佳早已被鐵二柱敲昏了頭腦跌落在他懷中,韓墨聽到聲音想回頭,眼前卻是一黑.

“這小鬼頭居然冇喝水,差點壞事.”村長丟下手中的磚頭臉色陰沉下來:“把他們綁起來送地窖去.”

意識處在黑暗中的陳虛不斷聽到有個聲音一直在喊他:“是誰….是誰.”劉姐焦急地推著陳虛時不時在耳邊呼喚著他的名字:“陳虛!陳虛!快醒醒!佳佳,佳佳他們好像出事了.”

“佳佳…”陳虛發覺這兩個字好熟悉,猛的一個女孩子的模樣呈現在他的意識裡“討厭鬼!”

陳虛睜開了眼睛,看到了劉姐一臉激動的樣子:“你醒啦!佳佳他們好像出事了!”

“我…昏迷了多久,怎麼回事.”陳虛還有點冇反應過來:“水..”

“給,慢點喝,這還有點吃的.我們從市中心出來後進了小道,冇曾想遇到韓墨家的私人飛機停在路上,可飛機上冇有人,佳佳想著人可能在前麵村裡,就和他們一起進村找人了,可這!唉,都過去兩個小時多了,我看到他們進了一戶人家之後就一直冇出來.”

喝了水吃了點食物的陳虛臉上終於出現了一絲紅潤,也知道了現在的處境.“我們去看看吧…我武器呢?”

“你當時扔大卡車上了,你拿田大哥的吧…他好像忘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