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夢琳看著離去的陳世隆頓時有些著急,連忙摸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很快,陳世隆就頹廢的回來了,倒是冇有受到懲罰,而是他根本就冇有找到院長,也冇有找到副院長。

經過一打聽,才知道,院長和副院長今天去開會了!

至於在哪裡開會,這自然是陳世隆這種實習生打聽不到的!

“陳世隆,張主任找你,讓你去一趟醫療器械室!”

就在這時候,一名護士在一旁喊道。

陳世隆雖然百般不願意,但是卻也不能不去。張天華不僅僅是一名副主任,而且還是陳世隆實習的直接領導人。

陳世隆能不能實習畢業,全靠張天華一張紙。

打開醫療器械室的門,陳世隆剛剛走進去就感覺到了一個重物撞擊在自己的腦袋上!

“廢物玩意兒,竟然想要去院長哪裡舉報我!”

張天華冷笑著說道,將一旁的黃夢琳摟在懷裡嬉笑道:

“寶貝,要不是你,這次我就栽了!”

“你放心,上次看的包包我已經預定了!不過,剛剛冇有完成的事情,晚上你可是要好好表現一下哦!”

黃夢琳聞言頓時一臉嫵媚的說道:“壞蛋......”

轟~

熟悉的聲音在陳世隆的耳邊響起,頓時他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快要崩潰了!

“哈哈哈,小寶貝兒,我們走吧......”張天華上下其手。

“廢物玩意兒!”

臨走之前,張天華一腳狠狠的踹在了陳世隆的頭上。

昏昏沉沉的陳世隆踹擊之後,徹底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鮮紅的血液浸透了陳世隆的衣服,沾染到了他胸口的玉佩之上。這玉佩乃是他祖上傳下來的,從小跟著他長大。

忽然,胸口的玉佩忽然爆炸,一道七彩的光芒直接射入陳世隆的身體之中,不等他有什麼反應,就覺得雙眼一黑。

而這七彩光芒的速度幾塊,便是張天華和黃夢琳也冇有發現。

“晦氣玩意兒,還好老子剛剛學會怎麼人造植物人!正好,你就是我第一個試驗品!”

冷笑著處理了陳世隆的身體,張天華在這才大叫起來:“來人啊,快來人啊......”

迷迷糊糊之中,陳世隆隻覺得自己來到了一個奇異的空間之中,四周漆黑一片,彷彿冇有邊際。

忽然,一道虛幻的身影出現在他麵前,儼然一看,此人頭戴金冠,手持銀針,背後更是顯現出一道龍形圖騰,周身被無數的符文所籠罩。

“天道蒼蒼,人道渺渺!”

“小傢夥,你能遇見我的傳承,也算是有緣!隻希望,以後你能夠用我畢生所學積德行善,造福人間......”

虛幻的人影說完,便緩緩的化作一道道符文,瘋狂的融入陳世隆的腦海之中!

無數的藥草理論、鍼灸點穴、奇門遁甲、精氣化神......等等全部呈現在陳世隆的腦海之中。

隻是這資訊量太過龐大,再加上那人影的畢生經驗,陳世隆隻覺得頭疼欲裂,徹底冇有了知覺。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陳世隆這才從昏睡之中醒來,他感覺自己的腦袋昏昏沉沉的,彷彿裝了無數的秤砣。

“該死......”

努力的晃悠了一下腦袋,陳世隆想要睜開雙眼卻是辦不到。

再次努力了一番,發現依舊冇有絲毫作用,陳世隆這纔開始整理腦海裡麵的東西。

足足一個多小時之後,陳世隆這才整理完畢,這個時候他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精神病......

按照記憶之中九陰草心經的運氣方法,陳世隆開始吐納,不多一會,就感覺一股股暖流不斷的在身體裡麵流淌,等到一個大周天之後,渾身覺得暖洋洋的,整個人也清醒了不少。

這個時候,他纔算是徹底的清醒過來。

“你說小陳怎麼摔成了植物人呢?真是可惜了,這小傢夥我還是蠻看好的!”

就在這時候,一個聲音傳入了陳世隆的耳中。

“誰知道呐,隻能說他運氣不好吧!”

是護士!

陳世隆雖然聽不出是誰的聲音,不過卻也大概猜到了,恍然之中他想起自己昏迷之前若有若無聽到的張天華的話:

“張天華......黃夢琳......可惡!”

陳世隆的腦海之中回憶起來了自己昏迷之前的事情,他已經明白過來,自己在舉報張天華的時候,被黃夢琳告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