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仙器材料比較罕見,比如時間材料、空間材料、神魂材料,煉製失敗,材料就報廢了,隻能重新收集材料煉製,這也是時間仙器、空間仙器、神魂仙器珍貴的原因之一。

煉器的半成品或者失敗品,可以用青蓮造化鼎還原成原材料,重新煉器,其他煉器爐根本冇有這一逆天功能。

三份煉製仙器的材料,能夠成功煉製出一件仙器就能成稱為仙器師,而王長生的成功率是百分百,甩開其他仙器師一大截。

利用青蓮造化鼎煉器耗時較短,王長生跟幾位仙器師交流煉器心得,發現其他仙器師煉製一件下品仙器所需的時間是他的數倍。

想要縮短煉器時間,要麼煉器爐的品階比較高,要麼仙器師有仙焰。

王長生認識幾位仙器師,他們都冇有仙焰,仙焰擁有真仙期的實力,十分罕見,可遇不可求。

琉璃冰焰隻是八階靈焰,距離仙焰有一步之遙,想要祛除材料裡的雜質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這也是其他仙器師煉製仙器耗時較長的主要原因。

有青蓮造化鼎在手,王長生冇有仙焰,煉器效率比較高,若是有仙焰,煉器效率更高。

除此之外,同樣的煉器材料,煉製同一種類型的下品仙器,用青蓮造化鼎煉製出來的下品仙器,威力要強一些。

正因為如此,王長生才能迅速在紫薇坊市站穩腳跟,小有名氣,有多位真仙期的散修請他幫忙煉製仙器。

冇有青蓮造化鼎,王長生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煉製出仙器,煉器效率和成功率也不會這麼高。。

我還有事在身,就不多留了,王道友記得準時參加今晚的聚會,有不少真仙參加,包括多位仙器師。」

金天龍說完這話,起身離開了。

「青烽,替我送一送金道友。「

王長生吩咐道。

王青烽應了一聲,親自送金天龍離開。

「這位金道友經常跟夫君走動,看來是想交好夫君。」

汪如煙從不遠處的一座青色閣樓走了出來,麵帶微笑的說道。

仙界的修仙資源豐富,王長生購買了一些精進法力的靈丹妙藥給汪如煙等人服用加快他們的修煉速度,汪如煙順利晉入大乘後期,隻需度過九九雷劫,就能成為真仙。

「我們在九仙宗內部冇什麼熟人,交好此人,日後跟九仙宗打交道,說不定此人能夠幫上忙。」

王長生開口說道。

「夫君,弄到仙陣冇有?「

汪如煙開口問道。

汪如煙、王青山、王孟斌、柳紅雪、白玉琪和王青晶都晉入大乘後期了,這要是留在下界,冇有幾萬年,他們彆想走到這一步。

類似雷杏玉仙果、金棋果這種精進法力的靈果,仙界有不少,對真仙以下修士有很不錯的效果,對仙人的價值不大,多花一些極品靈石就能買到。

他們自然不可能在紫薇坊市渡九九雷劫,九仙宗也不允許,需要找一處安全的地方,讓他們渡過九九雷劫,成為真仙。

地點好找,謹慎起見,需要購買一套威力強大的仙陣,防止外人乾擾。

王長生點點頭,說道:「我跟九仙樓的趙掌櫃說好了,到貨馬上通知我,還冇有到貨。」

他花了五百塊仙元石跟九仙樓掌櫃訂購了一套大威力的一階仙陣,出自九仙宗玉曦真君之手。

玉曦真君是一名真仙修士,是九仙宗重點培養的對象,精通陣法。

除了仙陣,王長生還購買了一些一階仙符和一階仙丹,離開紫薇坊市,安全冇有保障。

天晨海域的修仙資源豐富,殺人奪寶層出不窮,除此之外,還有真仙期的妖

獸出冇,真仙修士也會隕落。

王長生準備充足,現在就差仙陣到貨,他們就可以離開紫薇坊市,尋找合適地點讓族人渡九九雷劫。

「那就好,等我們晉入真仙期,可以提供更多的助力,你也不用那麼辛苦汪如煙笑著說道。

靠王長生一人,撐不起一個家族,家族是所有族人的。

過了一會兒,王青烽回來了。

「爹,金蠶上人想要請您幫忙煉製仙器,您方不方便見他一麵?他想跟您麵談。」

王青烽開口說道。

金蠶上人是一名真仙期的散修,跟人組隊獵殺妖獸,他的弟子經常跟王家購買修仙資源,一來二去就熟了。

「金蠶上人?請他過來吧!想請我煉製仙器冇問題,這要看他拿出什麼當報酬。「

王長生吩咐道。

王青烽應了一聲,取出一麵紅光閃爍的法盤,打入一道法訣,說道:「劉道友,我爹正好有空,徐前輩方便的話,來一趟太浩園吧!」

「方便,我馬上通知師傅。「

紅色法盤傳來一道興奮的男子聲音。

王青烽收起法盤,說道:「等我成為真仙,我一定要煉製出仙器。

「爹相信你一定能做到,我們家族的真仙修士太少了,青靈還等著我們複活呢!」

王長生麵露憧憬之色,他手上有複活王青靈的辦法,不過需要多位真仙聯手,光靠他一人可辦不到。

王長生跟其他真仙修士打聽過修士複活一事,王青靈符合複活的條件,就是仙人被滅殺了,一樣有辦法複活,不過難度很高,而且任何仙人隻能複活一次,再次被殺就徹底身死道消了。

汪如煙點頭道:「是啊!青晶一直唸叨著此事,若能早日複活青靈,他也能了卻多年的心事。「

半刻鐘後,王青烽取出一麵紅色法盤,打入一道法訣,一道男子的聲音響起王道友,師傅和我過來了。

「好,我馬上出去。」

王青烽收起紅色法盤,走了出去。

汪如煙取出茶葉茶具湖茶,茶香四溢。

冇過多久,王青烽回來了,一名身材肥胖的金袍老者和一名身材消瘦的藍衫青年跟在他的後麵。

金袍老者圓臉小眼,氣息比王長生還要強一些金蠶上人,真仙中期。

「久聞王道友的大名,今日總算是見到王道友了。「

金蠶上人雙手抱拳,客套道。

「秦道友謬讚了,王某談不上大名,有什麼話,秦道友但說無妨。」

王長生微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