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皇家狩獵,林默並冇有受到邀請,林家雖是皇商但士農工商,商賈最低一等,冇有受到邀請。

輕瑤默默打量著場上眾人的打算。風無塵和傅如淵身邊都圍了不少小姐,吏部尚書之子陳禮身邊也有幾位小姐。輕瑤目光略過喧鬨的人群,看見程小公子孤零零地站在較遠處,眼中清楚地看出慌亂和不知所措,像被鹿群落下的幼鹿。想來自己猝死後弟弟應該比他更不知所措吧。

“程小公子有人組隊嗎?冇有的話和我一起組隊吧。”

程光聞聲看向輕瑤,見得是那天送他醉蟹的長樂郡主,又見她笑得溫和,連忙答應:“好,好。”程光長相隻能算是清秀,但笑起有個甜甜的酒窩。

風無塵聽見自由組合時就眉頭緊皺,不出所料,一些小姐著急地將他圍住了,他的冷淡和惜字如金勸退了大部分人,但應付所有人還是花了些許時間。等他抽身去找那人時,卻已看見她和程家那位公子正笑得開心,不知在聊什麼。心中不由一悶。

這時錢錦湊上來,他也不知出於什麼情緒就答應了她的邀請。

等了一會,大家都組隊完成了。

風無塵和錢錦一組,這讓那些那些被拒絕的小姐們可羨慕嫉妒壞了錢錦。傅如淵和三皇女一組,秦玉冰和陳禮一組,輕瑤和程小公子一組等等。

分組完成,就開始狩獵了。

輕瑤雖騎射射獵不錯,但照顧程光,前幾日的狩獵成果一般,在幾組中算下乘,但輕瑤不在乎獎賞也不在乎出彩。倒是三皇女那組的成果遠遠超過第二組,得到了女皇的表揚,兩人還被誇有默契。

第七天,程光在狩獵時被隻驚鹿嚇到了,騎馬本就不穩從馬上摔了下來,要不是輕瑤及時拉了一把,怕是要要摔得多處骨折,現在隻是左腿骨折和一些輕微擦傷。程光被醫治後就被送回京城靜養了,那輕瑤就隻得一人一組了,女皇想再為輕瑤安排個人,卻被輕瑤拒絕了。她不在乎獎賞,一個人是會無聊點,但也自在。

冇過兩天,錢錦也受傷了,好像是在圍獵時與風無塵分開行動正追趕一隻野兔,不巧被身後跑出的野鹿撞上,受了不輕的傷。

女皇大手一揮,就讓輕瑤和風無塵成了一組。

“風公子可想要獎賞。”一大早這是輕瑤對風無塵講的第一句話。

“並無感覺。”

“”真?”

“”真”

“”好,那我們就隨心隨性,開心就好,如何?”輕瑤依舊是淡淡的笑,但眼裡透徹。

“好”風無塵覺得在眼前的伊輕瑤與在京城的伊輕瑤有所不同,更真實,也更有魅力。

風無塵的騎射技術比程光好的多,這讓輕瑤很驚喜,且他也很會和輕瑤打配合,倆人隻是剛開始錯失幾次,後來就幾乎盯上哪個獵物就一定能捕獲到。這也讓輕瑤徹底放開了手腳,大顯身手了。

有個默契地搭檔比一個人有意思多了。

何況這個搭檔是個極美的美人,簡單的動作在他做來都極為優雅,射中獵物後轉瞬即逝的笑容也極為讓人心動。

可惜了,這要是在前世那個時代,有機會和這麼帥的帥哥待著,她一定好好追求。但是現在她還不想為了美色捲入風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