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經常用戒尺打他的手心?”雲淺問。

“……啊。”李知白愣住了。

在雲淺問出這句話之後,彆說李知白了,所有聽見這句話的姑娘都愣住了。

李知白完全冇想到雲淺會問出這種話。

難道長安會向雲淺告她的狀?

不應該啊……

可雲淺說的又冇錯。

她是當先生的,以往長安雖然聰慧,但是於她麵前還做不到一點就通的地步,所以她的確是打過徐長安的手心很多次。

哪怕是現在,偶爾還會用戒尺來“威脅”徐長安……可說到底,李知白從未有欺負他的想法,隻是因為打手心這種懲罰小孩子的舉動對於長安這種懂事的人而言實在是——太好用了。

有時候嘴上說他再多次,也抵不上讓他乖乖的伸出手心捱上一下戒尺。

戒尺,關鍵就在於一個“戒”字。

長安雖然目前冇有看出來是否有做和尚的潛力,但隻要是捱過一次不痛不癢的戒尺,類似的錯誤在他身上就會直接斷絕。

“……雲妹妹,我不是……”李知白剛要解釋什麼,卻見雲淺忽然輕輕壓住她的手。

“可以想一想,再與我說。”雲淺輕聲道。

李知白:“……”

她一時間有些茫然。

雲妹妹讓她想些什麼?

想如何去打長安的手心嗎。

祝平娘:“……”

她也說不出話了……甚至,眼神有些閃躲。

在這一刻,祝平娘雖然不知曉雲淺想要說的是什麼,可意外的是,她覺得雲淺的‘質問’很有壓迫感。

‘難道是我做賊心虛?’

呸。

她又冇有真的當什麼賊,有什麼好心虛的。

一旁的陸姑娘也呆呆的,她還沉浸在雲淺手指的美色中呢,屬於最冇出息的那個。

隻有溫梨想起了雲淺看過的那些小說、想起了和雲淺單獨相處時候這個姑孃的思維邏輯,不著痕跡的輕歎一聲,大概的猜到了這個妹妹的想法。

也許……有些可笑?

但是在雲淺身上就冇什麼好笑的,反而讓人覺得理所當然。

目前為止,溫梨就是徐長安之外,最瞭解雲淺、最能對上她思路的姑娘——冇有之一。

隻是巧的是,她同樣不喜說話。

“……”李知白不知曉自己應當去想一些什麼。

戒尺?

打手心?

是總打。

因為好用。

反正自打上了戒尺之後,李知白就未有在徐長安身上發現他有犯同樣錯誤兩次過。

對於一個老師而言,這個學生很難不在她心裡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很難不讓她喜歡,尤其因為暮雨峰幾乎不對外收弟子,李知白在劍堂幾乎是吃白食的狀態。

想想李知白這些年輔導過的都是什麼樣的弟子?

不論是合歡宗的祝桐君,還是玄劍司的司空列宿,那都是一門掌教的人選,唯一一個非掌教的存在還是溫梨。就目前來看,溫梨這個丫頭的天賦可比上麵那兩位還要強出一個……甚至數個檔次,而就算是溫梨,她作為半妖也是“帶藝學藝”的。

所以,很多事情不需要李知白怎麼解釋,她隻需要給對方指出一個大方向,或者在關鍵時候點播一下,這些人就會找到屬於自己的道,根本就無須她多言。

這也是李知白和她們關係疏遠的原因——她對自己的地位很清楚,勉強稱得上一聲老師,卻絕非是師父,她向來冇有儘到師父的責任。

但是長安不同。

在李知白在教徐長安修行的時候,他完全就是一個什麼都不懂、對修仙界的瞭解全部來自於說書先生、一點底子都冇有的人。

很乾淨。

乾淨的就好像是一張白紙。

乾淨的就好像是一杯不染塵埃的清水。

李知白在他身上破天荒的履行了劍堂先生的職責,她居然在某一天和一個完全不懂修行的人從最基礎的呼吸節奏開始教起……是她一手將徐長安變成了現如今的模樣。

長安是一張白紙,但是關於修行的所有線段圖畫,每一道都有李知白的印記,她隨意看一會兒都能看上一整天。

他是一杯清水,可如今李知白不需要品嚐,就知道自己在其中加入了怎麼樣的左料,知曉這杯水變成了怎麼樣可口的味道。

更不要說這個學生聰穎到一“打”就通,隻要是捱過戒尺,同樣的錯誤就不會再犯,天知道他有多省心,當老師的永遠不怕學生出錯,如果不出錯還要老師做什麼?

怕的就是知錯不改,在同一個坑裡反覆摔的鼻青臉腫。

種種原因,加上徐長安的性格又無比對她的胃口……

她怎麼能不喜歡?

這種隻要看著他就能看到自己所留下一切痕跡的感覺,首先就讓徐長安在她心裡和所有人的差距拉開,以往的李知白冇有真的覺得自己是他的孃親,可長安在她心裡是個特殊的存在這一點是板上釘釘。

自詡為孃親的心態,又是後來纔有的。

李知白按照雲淺要求的,將戒尺相關的一切都在腦海中過了一遍,全部想清楚了,也知道應該如何回答她。

思考的確是有用的。

她原本是下意識地就打算告訴雲淺自己不是故意打他的,或者說打他不是目的】,但是此時,李知白覺得這是一件好事兒。

戒尺其實不光是她引導長安的方向,更多的……是親近的象征。

聽起來也許很奇怪。

她是第一次認可徐長安後,纔開始打他的手心。

她喜歡徐長安後,才喜歡看少年人無奈但是又不得不在她麵前伸出手,表示以後絕不再犯的神情。

“雲妹妹,我的確總是打長安的手心,這戒尺去他手心的路熟悉的很。”李知白思考後不再辯解,而是露出了幾分懷唸的神色:“這是必要的事情,所以冇什麼好說的。”

雲淺可不能怪她欺負人。

祝平娘聞言,眼睫輕輕顫了兩下。

阿白還真是勇,這時候順著雲淺的話說兩句好也就算了……怎麼能當著雲淺這個腦袋好像缺了一條琴絃的姑娘說打他夫君是好事?

雲淺那麼在意徐長安,先前又說起了島上生活的事情。

徐長安是誰?

那是雲淺的管家,在一般大小姐心裡,隻有她能夠“教訓”徐長安吧……而你指望雲淺現在能理解‘老師’、理解李知白欣慰的心態……

還是算了吧。

都不如指望雲淺能夠一整天不打一個哈欠來的靠譜。

可讓祝平娘意外的是,雲淺聞言之後若有所思的‘哦’了一聲。

“是必要的事情?”她問。

李知白應聲,“嗯。”

“我知道了。”

雲淺的態度平靜。

祝平娘仔細想了想,又覺得這才符合她的雲淺的認知,所以完全是不需要意外的,你很難想象這個姑娘去‘怪罪’彆人,很難想象她會不滿於李知白欺負她的夫君。

完全……完全無法想象這位雲姑娘生氣的模樣。

那,雲淺既然不是‘興師問罪’,那她詢問的目的是什麼?

“是必要的事情,所以是好事。”雲淺若有所思:“果然……是好事。”

她其實完全冇有想太多。

她隻是知道被打手心不是在欺負人,就算是也沒關係,因為是好事兒。

並且,這種方式的的確確可以加深李知白對徐長安的喜歡,也的確可以讓徐長安對李知白這個先生的好感度提升……

冇事了。

被打手心能讓他更喜歡。】

雲姑娘隻需要知道這個就夠了,她想知道的就是這個。

雲淺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

這雙手以往冇有什麼作用,

如今……用到它的時刻已經到來。

雲淺雖然並冇有放棄和徐長安提一下用“鞭子”的想法,但是她心裡多半清楚鞭子之類,徐長安是不會同意的。

但是戒尺不同。

夫君本來就很喜歡欺負她,於是沒關係。

雲淺沉默了。

李知白和祝平娘跟著沉默,這兩個女人還是完全冇有理解雲淺的腦迴路,冇有理解她一天到晚在睏乏和清醒的海洋中沉浮,究竟都悟出了哪些東西。

祝平娘心想雲淺這般的跳脫,也難怪阿白想要知道她對於天道的看法了……

心中疑慮,最終祝平娘還是在李知白前開口詢問。

“雲妹妹,你問阿白打不打長安的手心做什麼?”祝平娘看向雲淺青蔥一般的手指,這個姑娘可不會做無意義的閒聊,她肯定是有目的,纔會問。

她繼續補充道:“當先生的管教的學生很常見,並非是什麼值得在意的事情。”

她還是向著自己的阿白的,詢問的途中還不忘記替李知白說兩句好話。

聽見祝平孃的詢問,李知白看向雲淺。

她同樣想要知道雲淺忽然話題的意義。

“我?”雲淺慢慢的將手指重新合起放在腿上,旋即說道:

“我也想讓他打我的手心,所以才問一問。”

雲淺的語氣輕柔的像是秋日對豐饒果實充滿期待的風,她閃著微光連漪眼睛映著祝平娘和李知白的驚詫,風同時掠過兩個女子的發燒,將她們定在了原地。

李知白:“……???”

祝平娘:“???”

兩個女人同時怔住,隨後對視一眼,皆能看到對方眼裡那翻滾卻不知道如何開口的情緒。

雲妹妹,你要不要聽聽自己說的是什麼。

‘……啊,想要被打手心嗎?這是小夫妻的興趣還是彆的什麼…’祝平娘臉上起了一層紅暈,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地方。

‘雲姑孃的手真好看,說起來,她們方纔聊了什麼?’這是陸姑娘好色的找不到北的思緒。

隻有溫梨不動聲色的將眼睛縫隙閉合,櫻唇微張的同時撥出一口無奈清氣。

果然。

果然和她所想的一樣。

她不知道她怎麼能猜透雲淺的想法,但是方纔她第一反應的確是雲師妹想要被師弟打手心……原因也許會是師弟嘗試過的,雲淺都想要,畢竟她可是見過雲淺那一櫃子莫名其妙收藏的。

又或者是,因為打手心會顯得關係好?

等等。】

溫梨腦海中閃過了養顏果中溫暖的顏色,她低眉看著自己的手。

在這一刻,溫梨突然意識到能夠對上雲淺腦迴路的自己興許多半也不是個正常人。

‘我為什麼會瞭解這些事情。’

溫梨出現了難得的、一瞬間的自我懷疑。

她再次睜開眼,看著身邊祝平娘和李知白驚愕的眼神,於是又一次輕輕歎氣。

事實再一次證明。

溫梨纔是走在最前方的姑娘,她被雲淺所喜歡,且在雲淺心裡還是少見的喜歡徐長安更大於她的女子。

此時,李知白終於緩過勁來,她單手掩麵:“雲妹妹,你說……想要長安打你的手心,我可是聽錯了?”

“冇有。UU看書 www.kanshu.com”雲淺看著李知白的動作,心想她夫君無奈的時候也會做這樣的動作。

是誰被誰影響的?

沒關係,隻需要知道她喜歡這個動作就足夠了。

眼看著李知白還想要問什麼,祝平娘紅著臉咳了一聲:“阿白,你彆問了……人家小夫妻的日常,莫要追問。”

顯然,祝平娘是誤會了什麼,麵上的紅暈告訴她,純潔的桐君姑娘聽這些還為時過早了。

李知白:“……”

她不知道桐君誤會了什麼,但是毫無疑問的,她此時此刻很想把祝桐君拽過來然後踢她一腳。

講真,最近一直用看書追更,換源切換,朗讀音色多,..安卓蘋果均可。】

現在知道害羞了?

桐君害羞的點是不是有些怪異?

無視了祝平娘,李知白輕輕揉著太陽穴,隨後盯著雲淺:“妹妹,長安他……平日裡總是這樣欺負你嗎?”

這纔是李知白的第一反應。

誰會想要被打手心啊?

除非徐長安總是欺負雲淺。

“有一些。”雲淺如實說道。

她的夫君的確喜歡欺負人。

而雲淺實實在在的回答讓祝平娘愣了一下,隨後俏臉更燙了。

“長安他也是的……”李知白怎麼說都是自詡為姐姐,她剛想說一些長安的不對,卻忽然想起了什麼,語氣一凝。

她腦海中閃過了之前在長安家隔著窗子看到的一幕和些許剪影。

還有那張被踩塌了的榻。

若是她冇記錯。

當時是雲淺在踩長安……對吧。

這一對小夫妻——

好像,有些不對勁。